“你们?!”张逸凡欲要再次发动图腾之力,但体内的灵气,早就被消耗一空,再无战斗余力。

  “张逸凡老儿,看现在还有谁能救得了你。”大笑声中,耄耋发动他的上等灵符“饕餮”,化作幽冥鬼爪,便向张逸凡笼罩而去。

  “饕餮”符化作的幽冥鬼爪,拍在了张逸凡的头顶之上,一条条宛如蚯蚓的黑丝,沿着发丝毛孔,钻入张逸凡头颅。

  随即缠绕上“生命之树”,一点点将“云鲸图腾”这颗果实,从树上强扯下来。

  “啊!”张逸凡声嘶力竭地嘶吼,被抽离“云鲸图腾”的痛苦,是修行者也无法承受的。

  “耄耋老怪,你……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啊!”张逸凡眼睁睁看着自己多年累积的心血,一点点被剥离抽出,双目流血,表情狰狞。

  “哈哈哈哈,张逸凡,估计你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也会有今天吧!这都因为你太过自大,目中无人所致,怪不了别人。”耄耋大笑。

  说话间,“饕餮”符在耄耋全身灵气的催动下,爆发最大力量。

  刹那之间,“云鲸图腾”再也支持不住,被幽冥鬼爪的黑丝,一下从“生命之树”上拉扯了出来。

  “到手了!”

  耄耋喜出望外,将“云鲸图腾”用早就准备好的锁灵盒装了进去。

  失去“云鲸图腾”加持的“生命之树”,顷刻之间干枯下去,张逸凡的强者生命也因此走向尽头。

  瘫倒在鲜血淋漓的地面之上,张逸凡两眼呆滞,他知道被抽走“云鲸图腾”的自己,已经活不了多久了,遗留的唯有深深的悔意而已。

  为何他当初意气用事,不让水晶宫多加防御。

  为何他自大到认为自己只要凝练出“云鲸图腾”,他就能天下无敌。

  为何他没有听那直言相劝的小辈话语。

  ……

  任务完成,耄耋号令魑魅魍魉,拔出四大旗幡,发动另外一个掩护大阵“迷踪鬼雾”。

  白骨尸城幡,冥煞聚魂幡、牛鬼蛇神幡和愁云惨雾幡一齐摇动,顿时就让打成一团的主殿,变得黑雾一片,所有人就好像落入了浓稠墨汁里面,根本看不清面前的事物。

  “快走!”耄耋大吼一声,便招呼大魔天众人,在“迷踪鬼雾”的掩护下突围出去。

  当魑魅魍魉带着旗幡,冲出穹顶之后,大阵失去法力加持,渐渐削弱下来。

  “迷踪鬼雾”逐渐散去,人们才发现张逸凡倒在血泊之中,身死道消,再无半点生命迹象。

  “太上长老!”虚灵子扑到张逸凡的尸首前,痛哭流涕。

  ……

  而此刻在水晶宫外,岳欢正紧密的关注着陈霄生的叶霜血的战局。

  他已经暗中跟着这两人很久了,自从叶霜血出手的第一时间,蛮王就惊喜的告诉了他:“岳欢,看到叶霜血所用的蒲扇没有?我感应到了,那便是开启锁链的第四把钥匙。”

  “什么?”岳欢闻言看向了半空打斗的叶霜血,只见她手中捂着枫叶形状的蒲扇,不停还从中扇出红色风暴来。

  蒲扇上有一根根紫黑色脉络,散发着浓郁的血腥味道。仔细感应一下,发现这些紫黑色脉络是用诸多修炼强者的鲜血凝练而成。叶霜血天赋异禀,他叛出水晶宫反投大魔天灵魔宗后,受到灵魔宗中的大人物器重,赐下这件蒲扇法宝。

  红色风暴从蒲扇中弥漫开来。

  血气弥漫!

  这血气中带着淡淡的苦腥味,陈霄生稍微吸了一口,就感觉头脑晕眩,他顿时就知晓这红色风暴乃是血色雾气所凝聚,带有剧毒。陈霄生冷哼一声,挥手间,取出一枚‘清净符’。

  W更新最,快,(上酷:》匠网,

  ‘清净符’乃是上品灵符。

  灵符释放出丝丝缕缕的清新气流,湮灭了红色风暴。

  早先叶霜血还在水晶宫修炼时,他的实力是比陈霄生差一些的。然而此时叶霜血已经反投大魔天,修行魔功,实力一日千里,竟不弱于陈霄生了。叶霜血见陈霄生化解了自己的红色风暴,不由冷哼一声。

  “陈霄生,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的魔功”。

  叶霜血冷冷一喝。

  只见他的体内渗出成百上千枚血色符篆,凝聚成一张亩许大小的符篆大手,狠狠的抓向陈霄生。这血色符篆乃是叶霜血屠杀生灵,吸收鲜血,凝聚成的血符,每一枚血符都意味着一条人命。

  叶霜血不知杀了多少人,吸了多少鲜血,身上缭绕着黑色怨气,简直是十恶不赦的邪魔。

  “哈哈,陈霄生,今天我就把你打残,捏碎你全身的骨头,让你在我脚下爬”,叶霜血张狂着。

  陈霄生挥手间,一把金色符篆长剑凭空凝聚,剑身有十余丈长,闪烁着金色的光芒。金色符篆长剑硬轰叶霜血的符篆大手,轰隆隆的撞击声,肉眼可见的涟漪呈同心圆一般从撞击处扩散开来。

  “我身为水晶宫大弟子,手段不会比你少。叶霜血,你背叛宗门,杀人练功,死有余辜,今天我就要斩妖除魔”。

  陈霄生也打出了真火,开始施展种种手段。

  ……

  陈霄生与叶霜血打的难解难分,不相上下。两人都是天赋奇才,手段层出不穷,战斗起来施展的种种手段更是让人眼花缭乱。此时岳欢脑海中的蛮王已经忍不住了,他迫切要得到蒲扇。

  “岳欢,我把力量灌注到你的体内,你去把蒲扇给我抢过来”。

  蛮王浩浩荡荡的力量灌注到岳欢的身躯之中,这力量浩瀚的很,岳欢的身躯都因此散发出蛮荒的古老气息。岳欢隐隐看到一幅幅模糊的画面,那是天与地接壤的蛮荒大地,身躯高大的蛮王仰天怒吼,声震八荒。蛮王的力量实在太强了,绝对要超过已经凝聚灵像图腾的张逸凡。

  “轰!”

  岳欢一拳轰击叶霜血,这一拳浩浩荡荡,足以打爆一座小山。他拳头上缭绕着浓郁的蛮荒气流,古老而亲强横。岳欢一拳打出了数十颗水缸大小的气爆,在叶霜血身上乱炸,噼里啪啦,叶霜血双眼狠狠一缩,身上撑起灵力护罩。然而这蜥灵力气爆何等厉害,叶霜血被炸成了一个破烂口袋,胳膊腿都碎了。

  “蒲扇”。

  岳欢把蒲扇拿在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燕长鹰说:

老婆总是嫌我幼稚,刚在车上又在叨叨这事,我有些不高兴了,骂道:“有完没完? 开着车呢,别惹我,要是出了事故怎么办!” 她似乎知道自己错了,低头沉默不语,我有些不忍,于是转移了话题道:“再给我一点硬币,这台喜羊羊的没那台灰太狼的好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