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大哥,我……我,我该……该不会眼花吧!”猪想瘦结巴道。

  “不,不……不知道,我……我想我也眼花了!”书恨少也变得结巴起来。

  刀霜刃知道书恨少并不是被猪想瘦的结巴症给传染了,而是眼前的画面太过震撼所致,即便此刻他开口,估计也只会结巴。

  “九尾凤凰?这不会是孤雁峰张懿师弟的法宝吧?”陆承帆看着云镜画面吃惊不已。

  “没错,这的确就是张懿师弟的法宝——凤凰台!”顾鲸闲同样感到吃惊。

  这件法宝的威力强横,就连张懿自己,也从来不会再同门切磋中使用。

  “不好,叶平山激发了凤凰台,其打出的九尾凤凰威力,可相当于‘蓝光’境界的修士全力一击。”薛儒一拍大腿,便化作流光冲出了问心堂。

  身为谪仙宗执法长老,他只想能够及时赶到,化解这场危机。

  “咻!”一声凤鸣响彻天际。

  九尾凤凰闭合翅膀,拉着长长尾巴,便朝着岳欢完全撞去。

  “不好!”岳欢面前全是金光,就连眼睛都快睁不开来。

  就在这时,皮卡丘却从一旁冲了进来,张开四肢挡在了岳欢面前,同时架设起交错纵横的拦截电网。

  “傻瓜,就凭你元素精灵的力量,怎能抵挡如此恐怖的杀势!”岳欢想都没想,就用手指化了一个圈,将雷电精灵皮卡丘收了回去。

  面对这样声势浩大的攻击,岳欢知道凭借自己的修为是完全无法阻挡如此威势的了,想都没想,就在心中大喊道:“蛮王前辈!”

  就在凤凰台被鲜血激发的刹那,蛮王就已经察觉,此刻他也顾不了自己是否会暴露了,立即将自己的力量投射在岳欢身上。

  受这股力量的刺激,岳欢顺势出拳,宛如山岳一般对撞而上。

  轰隆!对撞冲击波好似同心圆般漫步而开,擂台随着寸寸碎裂。

  九尾凤凰席卷天地杀势,就在蛮王轻描淡写的一拳之威下,瞬间化作金粉碎屑消失于无形。

  风平浪静,凤凰台变回它原来的模样,只不过上面现出了一道明显的裂纹。

  叶平山单膝跪倒在擂台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师父的凤凰台在岳欢满前竟然连一息时间都不到,就被击溃开来。

  而这件法宝是师父的心爱之物,自己偷偷拿出来居然还损毁了,要是让师父知道了……

  叶平山不敢想下去了。

  ……

  孤雁峰上,张懿正盘膝打坐,突然吐出一口鲜血来,因为他滴血祭炼的法宝,就在这一刻完全与其失去了联系。

  “是谁?!”张懿再也没有心思打坐,卷起旋风,就往失去凤凰台感应的方向飞去。

  当看到一片狼藉的擂台,以及碎裂了的凤凰玉台,张懿心中怒火简直要从脑门上冒出来。

  “小子,竟敢打碎我的法宝,我非得好好教训你不可!”张懿抡出手中折扇,就要往岳欢面门扇去。

  如果他出手,岳欢自然无法抵挡,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杜千海的身影突然慢条斯理地飘现在擂台边,看似很慢,却恰到好处地赶到。

  他只伸出了一根手指头,就将张懿的大折扇定在了岳欢面门之前。

  “小懿,你这样子就不对了喽,擂台比武有所损伤在所难免,再说也是你自己的弟子偷拿法宝有错在先,怎么可以颠倒黑白呢?”

  “师叔?!”

  镇定下来的张懿此刻才发现,只用一指挡住他的老头,不是别人,正是谪仙宗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杜千海师叔。

  杜师叔居然发话了,张懿心中又惊又恐,赶忙单膝下跪,请罪道:“见过杜师叔,弟子知道错了,请您老原谅!”

  现在才反应过来的执法长老薛儒,也赶忙跑到杜千海面前跪下道:“见过杜师叔!”

  “都起来吧,身为长老本应该修身养性,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要是被一时情绪冲昏了头脑,那我们的行为又同大魔天有何分别。”杜千海不露声色的说道。

  “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张懿你带叶平山回去面壁思过,当然岳欢也有错,同样罚去后山思过。”

  ……

  这不是岳欢第一次被罚面壁思过了,刑堂的石室空寂无聊,没办法,只能用这些时间来刻苦修炼了。

  岳欢的修为本就接近黄精的巅峰,在海量灵力的刺激下,没过多晒日子就达到了瓶颈,接下来就是百无聊赖的等待灵感了。

  好在杜千海前辈倒是隔三差五就来找他赌一场,倒也能多少排解下寂寞。

  “前辈,你的修为都这么高了,为什么还流连于赌博之中,而不去博一下灵像图腾,白日飞升?”这一日,岳欢忍不住问道。

  “白日飞升?”杜千海冷笑了一下:“漫漫修行路,何处是尽头,要是永远都是一个人,又有什么意思?”

  说这话时,从他的眼中,岳欢分明看出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也许,那是前辈回想起了自己的过往青春吧。

  在这个世界上,无论人有多老,他也有年少轻狂,青春浪漫的时刻。

  就像桃花落尽的枯木,它也有过开满粉红,争相斗艳的荣景。

  嗡嗡嗡!突然岳欢身上的“枯荣”符剧烈颤抖起来,似乎与岳欢突如其来的感悟,产生了共鸣。

  哔哩啪啦!无数灵丝从岳欢头顶飞窜而出,开始绕着他的身体循环,宛如灵蛇缠绕,并渐渐开始融合在一起。

  这个过程持续了足有十余分钟,最终交缠在一起的灵丝,化作一抹粗大流光包裹着“枯荣”符,重新没入岳欢身体。

  “我这是进入了‘绿魂’境界吗?”一时之间,岳欢都有点懵,因为这一次突破瓶颈,与过往都不太相同。

  “没错,你小子运气不错,瓶颈居然这么就破了。”杜千海笑道。

  此刻,“枯荣符”已经完全融入岳欢的第四大窍穴“绿魂”当中,岳欢感觉全身都充满了生机力量,禁不住仰天长啸。

  要知道这可是通过“如意”符,复制蛤神的顶级灵符所得,在加上传说中的“枯荣”符乃是被佛性侵染的菩提树临死前落下的最后一片树叶所化,叶分两半,各主生死,乃是极其罕见的上品灵符!

  )酷/1匠网;4唯({一n正;版ic,其他都●a是盗Tv版●…

  “啊!”

  “枯荣”符刚一入定,就爆发出了能量涟漪,好似同心圆般扩散到整个后山。

  哗啦!一条灵气波顿时以窄长的山上阶梯为界限,将谪仙宗的后山化作了两个世界。

  一边是枯叶落尽,只剩枝桠;另外一边是桃花满天,争相斗艳。

  正所谓一枯一荣,一念一界。一枯一荣,非假非空。

  这还只是传说中的“枯荣”符刚到第一级所展现出来的力量。

  杜千海坐在一旁看着这一切,心中暗暗感叹:“这小子还真是不简单,就连传说中的“枯荣”符都被他熔炼入体,看来我要收其为徒的计划得提早进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燕长鹰说:

  月底了,最后再吼一嗓子,还有恶魔果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