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谪仙宗寒潭峰的弟子而言,今天可是个大日子!

  原因是洛霓裳在前段时间又得奇遇,居然再次突破瓶颈,现在已经是“绿魂”境界的修士!

  经过长老们的研究,大家一致决定,正式由寒潭峰的孙幼云长老,将其收为真传弟子!

  今日就是洛霓裳的真传弟子仪式,虽然比不上颜辉那种仙苗,但寒潭峰上美女众多,所以不愁没人来捧场!

  这次掌门没有亲自过来,主持仪式的是宗门除魔长老顾鲸闲,这货打架拿手,讲话的水平比掌门就差远了!

  由他做主持人,可谓是要气氛没气氛,要热情没热情,三言两语说完了后,直接就冷场了!

  好在修行之人也不太在乎这些仪式,反正意思到了就行,接下来就是由洛霓裳接受众人的祝贺,以及熟人之间的各种寒暄!

  应付这种场面其实是个挺累人的事情,洛霓裳陪着笑脸应付了一会儿,感到有些厌烦,便随便找了个借口,躲到外边去散散心!

  峰顶的寒潭边上,此刻静悄悄的空无一人,洛霓裳一个人走上潭边云桥,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发愣!

  今天对她而言,是很重要的日子,宗门之中和她相熟的师兄弟们几乎都来参加他的真传仪式了,唯独缺了一个人,这让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也不知那个混蛋跑哪里去玩了,一声不吭就这么走了,连个招呼都不打!

  等他回来,哼,等他回来,我就……

  洛霓裳正想得入神呢,冷不防有人在身后吟道:“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桥下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一听这个熟悉的声音和装逼的语气,洛霓裳就知道是那个人回来了!

  岳欢一回来,就听说今天是洛霓裳师姐的真传仪式,于是便打发何醉和颜辉去向掌门做汇报,自己则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

  还好赶上了,还且居然这么巧,正看到师姐在寒潭边的云桥上发愣!

  许久不见,师姐好像清瘦了些,不过看起来也更有气质了!

  岳欢心中涌起了一阵暖意,正想上前和师姐打个招呼,突然又想到如果光说“师姐你好”、“好久不见”之类的话,似乎显得有些傻,于是便有了刚才的那一幕!

  开玩笑,这么浪漫的情诗,再配上此刻的情境,绝了!

  岳欢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一个赞!

  紧接着,岳欢就看见师姐回身了,眼眶似乎还有点发红,难道是情绪激动到快要哭了?

  岳欢心中升起了一股异样的满足感,不由的伸开了双臂!

  “师姐,如果想哭的话,师弟我的肩膀可以借给你尽情的依靠!”

  下一刻,他的脑门上就挨了一下结结实实的一巴掌,洛霓裳瞪圆了眼睛冲他吼道:“你还知道回来?不告而别,一走了之,你还当不当自己是谪仙宗的弟子?你还当不当自己是寒潭峰的弟子?”

  “这……”岳欢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师姐,你这帽子扣的也太大了吧?”

  “咦,居然敢还嘴了,还反了你了!”洛霓裳当场就开始捋袖子了。

  岳欢正想抱头鼠窜,没想到一阵悦耳的铃声拯救了他,就见洛霓裳伸手入随身囊,掏出一款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手机放到耳边,按下了接听键。

  里面顿时传来一个熟悉和悦耳的声音:“师姐,你人在哪儿呢?师父师叔他们都在找你呢!”

  “哦,我在外面呢,马上回来!”洛霓裳匆匆的应付了两句,挂断了电话,冲目瞪口呆的岳欢一挑下巴:“看什么呢?”

  “这……这手机……”

  “杜千海前辈给的啊!”洛霓裳说的理所当然:“你走了之后的一天,他突然来找我,送了我这部手机,然后每隔一两天就给我打电话,约我去打牌!”

  “打牌?你一个人?”

  “当然不是!”洛霓裳撇撇嘴:“他还给曾小贤和肖家三姐妹一人一部,每次大家聚在一起,斗地主、麻将、德州扑克轮着玩,虽然有些耽误修行,不过还是蛮开心的!”

  洛霓裳一边说,一边抛了抛手中的手机,赞叹道:“你别说,这手机的发明者还真是天才,用习惯之后感觉比传讯纸鹤方便多了,刚才就是肖青烛师妹给我打电话!”

  那是,岳欢很想跟她说,你手里的东西可是高科技的结晶,不过估计说了她也听不懂。

  既然师父师叔们召唤,洛霓裳不敢怠慢,急匆匆的回到真传仪式的会场,岳欢自然也跟着回去!

  一进会场,岳欢就觉得无数道眼神盯在自己身上!

  这也难怪,最近这段时间虽然他不在门内,但是门内却一直流传着他的传说。

  说的最多的两件事,一是他在十三峰比武中的表现,几乎以一人之力,硬生生的将实力平平的寒潭峰拽到了第一的位置上,而且他的很多做法也显得天马行空,简直如同未卜先知一样!

  有些人怀疑他是不是作弊了,但这种怀疑遭到了掌教和几位长老义正言辞的驳斥——“梦境试炼”系统是门派的几位太上长老们的得意之作,甚至已经推广到了云海阁和灵韵山苑,是绝对不可能有什么漏洞的!

  然而长老们越是这么说,有关于岳欢作弊的传言在弟子们中流传的就越广,当然都是私下里进行的!

  ,更:新,g最`)快上酷E匠x网》~

  第二件事则是他答应了孤雁峰几位弟子的挑战,结果却放了人家鸽子,自己根本就没赴约,孤雁峰上下对此十分气愤,已经在门派中到处宣扬,说岳欢是一个懦夫!

  两件事情加在一起,岳欢在门派中的名声就变得不怎么好起来,除了寒潭峰的弟子和个别知道内情的人,大多数人都觉得岳欢没什么真才实学,所以才不敢应战!

  这不,岳欢一露面,就被数百道眼神瞄上了。

  那些眼神里大多带着怀疑和不屑,不过因为今天是洛霓裳的真传仪式,又有很多长老在场,所以倒没人选择在这个时候过来找麻烦!

  对这一切,岳欢恍若不绝,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翘起二郎腿,自顾自的休息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燕长鹰说:

  中午,我和泡面坐在广场的长椅上吃甜筒。

  泡面发现腿上滴了几滴,就用食指粘起来放到嘴里:“我最讨厌浪费了!”

  我望着广场上空飞过的鸽子问:“味道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