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在……在建造之时,就……就预先设计了阵法,牢房……牢房之门和整座囚牢连为……连为一体,除……除非你能把这座囚牢……囚牢都给毁了,否则……否则这门就无法用蛮力打开!”

  那人说的喘息不已,然而语气中还是带着一丝的鄙夷:“这……这件事我又不是……又不是不知道,你们先前做戏……做戏给谁看呢?”

  别人认定的事情,想要解释总是困难重重,岳欢无奈的问道:“难道这门竟然是打不开的?如果是这样,当初前辈又是怎么进去的?

  “你……少……装……蒜!”因为剧痛,那人已经只能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了:“开……关……”

  话说到一半,他身下的九幽冥焰突然由淡青色变成了苍白色,那人浑身猛然一震,陷入了极度的痛苦之中,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开关?”岳欢举目四顾,周围是光滑的墙壁,什么也没有啊!

  “蛮王前辈,你知不知道这儿有什么开关?”

  “不知道!”蛮王答得很干脆!

  岳欢又在心中问书恨少同样的问题,这次倒是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听说阿兹卡班的囚牢第十八层,只有一个控制枢纽,但是隐藏在暗处,需要专门的咒语才能开启!”

  咒语?岳欢愣了一下,这东西他还真不熟悉,估计只有阴魔宗的人才擅长吧!

  书恨少又接着说道:“阴魔宗的人,大多习惯将机关密道设计在地下,老大你可以在脚下仔细找找!”

  岳欢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是这样,心中不由的对自己这具文艺分身的见识之广博又多了一丝钦佩!

  岳欢把书恨少的意思向涅璎珞转述了一遍,两人借着油灯上微弱的火光,开始在地下寻找蛛丝马迹!

  没想到运气还不错,不到一柱香的功夫,涅璎珞就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几个古怪的图案。

  岳欢也凑过去观察,也许是年代太久,落了灰尘的缘故,那图案已经看不清了。

  岳欢又从乾坤囊里拿出个水袋,泼了点儿水上去,总算使那图案清晰了一点儿!

  最新章@{节上酷¤z匠}网x

  他和涅璎珞一起凑过去查看,两人同时愣住了!

  从涅璎珞的角度来看,那图案看上去应该是三个文字,不过形状奇特,自己从没见过!

  但从岳欢的角度,事情就完全不同了,那三个字他并不陌生——やめで——竟然是一句日语!

  岳欢上辈子可不是什么语言专家,英语都没学好,更别说日语了!

  然而作为一名宅男,长期和日本爱情动作片打交道,やめで这三个字看的实在是太多,也听得太多了!

  やめで——呀咩嗲(意思是不要啊),哪个宅男没听过?

  “我靠,呀咩嗲啊……”岳欢下意识的把这句日文读出来了。

  然而“呀咩嗲”三个字一出口,从地心深处突然传来一阵“咔咔”的声音,接着就看这周围的地面自动龟裂,向四周分开,露出一个电脑屏幕那么大的小坑来!

  “我擦,还是声控的开关,高科技啊!”岳欢又惊又喜,心里暗想道:“知识就是力量,多掌握一门外语的重要性,在关键时刻就体现出来了!”

  小坑中心,有一颗龙眼大小的红宝石,散发着蒙蒙红光!

  “钥匙!”脑海里突然传来蛮王的一声大叫,语气中充满了兴奋之情。

  而与此同时,牢房里也传来那个神秘人断断续续的声音:“开……关……”

  原来钥匙就是开关,那是不是意味着吸收了钥匙就能破坏这十八层的枢纽?

  这倒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岳欢本来还想问清楚牢房里的神秘人身份的,不过现在看来,可以省点时间了,反正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把这人放出来,放他去跟阴魔宗作对,对自己总是有利的事情!

  下一刻,岳欢把手按在了那颗红宝石上!

  不需要什么操控技巧,当红宝石和他的掌心接触的瞬间,从他的身体里突然传出了一股无比强劲的吸力,将那颗红宝石化作一道血气,吸入体内!

  在岳欢的脑海里,又一次出现了熟悉的场景。

  天空一片阴沉,不时有紫色的电蛇撕开云层,一根需要两人环抱的铜柱,竖立在熊熊火海之中。

  五条粗大的铁锁落在火焰之中,不知道被灼烧了多少年,却丝毫没有融化的迹象!

  蛮王赤裸着上身,神情桀骜,虽然被锁在铜柱之上,但周身依然散发着一股难以形容的王者之气。

  突然,天空中炸起一声惊雷,一道银白色的闪电瞬间劈在铜柱之上,而蛮王在这一瞬间发出仰天长笑,浑身迸发出耀眼金光!

  只听“啪”的一声,剩余五根铁索中的一根,瞬间又崩碎成千百个碎片。

  在这一瞬间,岳欢发现蛮王的气势似乎比之前又有所增加,腰部似乎也恢复了一点行动能力,而且在他胸口的位置,那一块诡异的纹身似乎变大了一些,看起来隐隐像一只翅膀的形状!

  蛮王似乎十分高兴,仰天长笑了几声后方才说道:“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你吸收了那把钥匙,相当于动摇了整座阿兹卡班的囚牢的根基,如我所料不错的话,再过一会儿,这里可能就要塌了!”

  “阴魔宗此时必然已经有所感应,不过他们派人下来还需要时间,你赶快抓紧时间救人!”

  蛮王说完,便从岳欢的脑海中暂时消失了,而与此同时消失的,还有岳欢身体外的那层像肥皂泡一样的护罩!

  岳欢大吃一惊,这阿兹卡班囚牢的第十八层,可是遍布着碎灵之力的,若没有这层护罩的保护,自己便将遭受窍穴粉碎,灵气逆冲的后果。

  那一瞬间,岳欢的心几乎跳出喉咙,然而几秒钟之后,他发现什么也没发生!

  那恐怖至极的碎灵之力,不知何时竟已经消失一空,想必是因为岳欢破坏了第十八层开关枢纽的缘故吧!

  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岳欢冲涅璎珞使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的一跃而起,手中的巨型狼牙棒绕了个半圆,带着层层棒影击向那牢房铁门!

  “砰”的一声传来,原本坚不可摧的铁门,被这一击打得四分五裂,飞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燕长鹰说:

  又到了跟大家聊聊我的编辑泡面的时候了。

  泡面又一次参加葬礼,感到无聊,问殡仪馆的工作人员:“你知道这里Wi-Fi密码是多少?”

  工作人员:“请尊重死者。”

  泡面又问道:“是全拼还是缩拼?大写还是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