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就连岳欢自己也吃惊了,他可是和涅璎珞交过手的,对于罗刹女王的身体素质有最直观的体验!

  不夸张的说,刚才那一棒子,就是一座小山头,也要被打塌了!

  这铁门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居然能扛得住这种程度的撞击,而且连半点印痕都不留!

  这一点倒真是出乎岳欢的意料之外!

  钱刃给他的钥匙,只能打开阿兹卡班囚牢的大门,至于每个牢房各自的钥匙,都存放在每一层的入口处。

  然而刚才进来前,岳欢看的清清楚楚,这第十八层的牢房,是没有钥匙的!

  本指望有涅璎珞在身边,凭她的蛮力,再坚固的牢门也不在话下,没想到刚才却遇到这种怪事,这么一来,如何开门倒成为了一个难题!

  岳欢正思考呢,突然听到身边的涅璎珞沉声说道:“你站远点?”

  话音未落,她的皮肤上开始蔓延出大片的红斑,眼睛也因为充血也变得一片通红,显然是将要使用“先祖之魂”的征兆!

  涅璎珞扬起了手臂,屏气凝神,黑黝黝的狼牙棒上居然有一层肉眼难以看清的光芒流转。

  眼看这一棒子就要砸下去,突然听到牢房里传来个声音:“居然是个罗刹,有意思,你这样砸门,不嫌吵得慌吗?”

  角落里那人一翻身,居然坐了起来,不过灰白如稻草般的长发依然垂下,遮住了面容。

  “慢着!”见此情景,岳欢连忙喝止住涅璎珞,问道:“这位前辈,请问你的真实身份,为何会被关在这里?”

  “哼,又来这一套,我记得这些小把戏你们已经很久不用了啊!以为找个罗刹来,就能让我放松警惕?”那人嘿嘿冷笑到:“省点心吧,那个秘密永远都会烂在我的肚子里!”

  “秘密?”岳欢愣了一下,说道:“我们并不想知道什么秘密,我们只是来……”

  话说到一半就被那人打断道:“是来救我出去的对吗?”

  “额……差不多吧!”

  那人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声嘶力竭,好半天才停了下来,说道:“阴魔宗的小兔崽子们,越来越不成器,同样的招数你们一百年前不是已经玩过一次了吗?”

  “同样的招数……?”

  那人继续说道:“一百年前你们玩这招时,还晓得用个苦肉计,找个小崽子把右手砍断了再来骗我,怎么着?一百年过去了,你们苦肉计都不屑使用了?”

  听到这里,岳欢差不多也算是弄明白了,这人应该是误认为他和涅璎珞是大魔天派来的人,使用阴谋想骗取他的信任,而且这种事情好像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这里面应该牵涉到了一桩大秘密!

  岳欢有心解释,然而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那人嘿嘿笑道:“居然是个女罗刹,长得还挺漂亮,难道这次要对老子用美人计?那老子可等了好多年了!”

  眼看涅璎珞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好看,岳欢连忙说道:“前辈,你误会了!”

  “误会?”那人似乎嗤之以鼻,笑道:“接下来,你是不是要说你们不是阴魔宗的人,然后为表忠心,再破口大骂阴魔宗几句,跟他们划清界限?”

  这人的态度有些偏激,想必是被关押的太久的缘故,根本不相信任何人,岳欢一时间倒不知道怎么跟他沟通了!

  不过还没等他继续说话,耳边便传来一阵细微的机杼之声,接着那人身体一颤,身体瞬间紧绷了起来!

  岳欢这才注意到,在这人的手腕脚腕之上,分别束缚着一根极细的锁链,不知用什么材料铸成,一头锁住这人的四肢,一头伸入地下!

  随着机杼之声源源不绝,那四根锁链逐渐拉紧,将那人的四肢向四个方向拉扯过去!

  这刑罚,倒和五马分尸差不多!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那人已经被拉成了一个悬空的“大”字型,只见他的身体开始痉挛痉挛不已,不过这人的性格也真是硬气,居然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酷匠网、*首p发M

  然而这还不算完,从他身后的墙壁中,突然伸出了一排铁管,从中喷出一缕缕稀薄的黑烟。

  岳欢眼尖,看到在那些黑烟中,竟然有一个个细小的鬼魂形象,一接触到那人的身体,便扑上去撕咬不已。

  鬼魂是虚的,并不会真的对他的肉体造成伤害,但那种痛觉却是真实的,身体被成百上千张嘴撕咬的感觉,让那人也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哼之声,身体痉挛的更加厉害了!

  再过了一炷香的功夫,从那人身下的地面上,突然冒出了淡青色的灰气缭绕的火焰。

  这种火焰岳欢还是第一次见,但脑海深处却突然传来蛮王诧异的声音:“九幽冥焰?”

  这个名字岳欢并不陌生。

  三分身中,书恨少日后所要凝练的灵像图腾是三足金乌,那可是玩火的大行家!

  三足金乌作为太阳神的化身,自带的太阳真火乃是万火之源,光热始祖,是世间最为堂皇霸道的火焰。

  而和其并称为世上五大异火的,还有朱雀的三昧真火,赤凰的重生浴火,毕方的燎原星火和旱魃的九幽冥焰。

  传说中,这种火焰乃是上古尸神旱魃采集九幽地火,精炼而成,蕴含了阴间冤死之人的无穷怨念,可以直接灼烧人的神魂,最是阴毒无比!

  九幽冥焰一出,那人再也忍受不住,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阴魔宗的兔崽子们,你们每天折磨老子一个时辰,这些帐我都给你们记着!”

  眼看这人的惨状,岳欢也觉得有些不忍,不过那人被困在牢房之中,他却在牢房外面,就算想出手也爱莫能助!

  眼看那人牙齿咬的咔咔响,全身的青筋都凸了起来,口中的嘶吼早已沙哑,岳欢不由得问道:“前辈,我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帮你?”

  “哼,阴魔宗的小子,少在这儿假惺惺,有种的便把老夫的牢房门打开!”

  “我当真是想帮您!”岳欢无奈说道:“可您刚才也看见了,这门我打不开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