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那一边传来的是杜千海的声音,语气中透着股兴奋和得意!

  “哈哈,你上次跟我提出的那个“网络”的构想,果然靠谱,我苦心研究多日,终于被我想到了一个绝佳的创意……”

  杜千海开始炫耀似得说起自己的研究成果,不得不说,他的想象力和天赋实在惊人,居然想到了用天地间无所不在的灵气传递信号的方法,而且居然真的被其试验成功了!

  这是岳欢穿越到异界以来,第一次接通电话,而且身在阴间都能够有信号,说明杜千海的研究卓有成效。

  可以想象的是,手机这种高科技的通讯工具,只要一经推广,必然将很快取代“传讯纸鹤”,成为谪仙宗弟子最钟爱的法器!

  杜千海还在絮絮叨叨,说自己如何辛苦,如何灵感突发,然而岳欢心中突然闪过一个绝妙的主意,朝旁边走了几步,避开钱刃、瘦夜和肥嘟,压低了声音问道:“太师叔,你认不认识阴魔宗的高层?”

  “什么?”杜千海突然被打断,也没听清岳欢说的什么,诧异的问道。

  岳欢又问了一遍:“阴魔宗的高层,你认不认识?”

  “你问这个干什么?”

  “当然是有用了!”岳欢迅速的把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跟杜千海介绍了一下。

  “这样啊……认倒是认识不少,不过没什么交情,见面基本上都是打架!”

  “那不要紧!”岳欢松了口气,把自己的想法和杜千海说了一遍!

  “你要我假扮阴魔宗的宗主?”

  “是啊,不然这边的小鬼不放行!”岳欢恳切的说道:“其实也未必非要是阴魔宗的宗主,长老、供奉之类的勉强应该也可以!”

  “听起来挺有意思的!”杜千海笑了:“也不用换了,阴魔宗现任宗主是魑潇潇吧?我曾经跟他师父打过几次交道,这小子当时跟在他师父身边,说话阴的很,学起来比较容易!”

  岳欢很想吐槽,既然你跟他师父打过交道,为什么不干脆假扮他师父?

  但后来一想,阴魔宗现任宗主的师父,那是什么身份?

  钱刃这种小人物根本没机会接触这种层面上的人物,认都不认识,效果反而不好!

  “太师叔,这件事就拜托你了!”岳欢小声的叮嘱了一句,转身走回到钱刃面前!

  岳欢接电话的时候,钱刃、瘦夜和肥嘟都站在原地等着,看岳欢对着一个巴掌大小的东西小声说话,虽然内容听不清,但表情很神秘!

  岳欢手中的传讯工具他们从未见过,不过饲主们神通广大,随身携带几件新奇的玩意儿也属正常!

  “接着,宗主大人有话要对你说!”岳欢一边说,一边将手机朝钱刃递了过去。

  “这是……?”

  “这是宗门最新研制成功的传讯法器,你以前没见过,不要大惊小怪的!”岳欢不耐烦的说道!

  钱刃这才战战兢兢的将手机接了过去,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声音:“对阴魔宗而言,找几个听话的小鬼很难吗?”

  声音又尖又细,听到耳中只觉得一阵阵发冷,让人很不舒服,对于这个声音,钱刃是有深刻印象的,数十年前他接任“伏地魔”这个位子时,就是这个声音为他授予的权限,并赐予他一道适合鬼魂修行的法术!

  听说这个声音的主人,就是阴魔宗现任的宗主,然而钱刃从未见过他,就连他的声音,也只听过寥寥数次而已!

  对于这个声音所提出的问题,钱刃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时间愣在了当场!

  那个声音继续说道:“让你坐上伏地魔的位子,不是因为你够听话,而是因为你够机灵,你既然看出他们几个是饲主的身份,为何还不放行?”

  “您……您是……”钱刃小心翼翼的说道,虽然他心中已经基本上判断和自己说话的就是宗主大人,但这么重要的事情,不确定一下总觉得不放心!

  “哼哼……”手机那边传来了两声阴笑声:“连我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

  “这个……没有宗主手谕,我……”

  手机那边突然没声了,过了数息功夫,才听到那个尖锐的声音冷笑道:“今年的“孤魂野鬼丹”,你还想不想要了!”

  话音未落,岳欢就看见钱刃的脸骤然变色,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宗主大人饶命啊,是小的糊涂,小的知错了,这就开门!”

  这“孤魂野鬼丹”岳欢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在心里面咨询了一下书恨少后,立刻得到了答案!

  酷☆~匠@网I永久●7免费看:Z小)●说

  阴魔宗有一种特有的饲鬼的方法,将弱小的鬼魂强行凝聚在一起,注入所饲养的鬼物体内,可以大幅度提升其修为。

  不过这种做法也有其风险之处,若是体内凝聚鬼魂太多,自身无法将其压服,那么这些鬼魂一旦发动反噬,就会撕咬攻击宿主的魂魄,到时候真是苦不堪言!

  而“孤魂野鬼丹”就是阴魔宗配制出的,专门用于应对这种情况的丹药,钱刃每年都需要服下一颗,方可保无虞!

  这件事情,只有他自己本人和宗门内部的长老们知道,那个尖锐的声音一说出“孤魂野鬼丹”的名字,钱刃就再也不敢怀疑了!

  只见钱刃冲着手机“砰砰砰”磕了几个响头,这才爬起身来,谄媚的笑着将手机递回给岳欢,同时从口中吐出一柄黄铜钥匙来!

  “几位饲主大人,先前是我有眼无珠,大人们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钱刃一边道歉,一边做出“请”的手势:“请各位随我来!”

  一边说,一边当先向内堂走去,秦襄、涅璎珞和何醉随即跟了过去,瘦夜和肥嘟谄媚的跟在两侧,而岳欢故意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面,把手机放到了耳边。

  “厉害啊,太师叔,学的真像!”

  “开玩笑,阴魔宗出来的家伙,个个都是那副死不死、活不活的语气,我早据听腻了!”杜千海得意地笑道,声音也恢复了常态。

  “对了,太师叔,你是怎么知道那个钱刃需要“孤魂野鬼丹”的?”岳欢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我猜的!”杜千海说的理所当然:“反正阴魔宗饲鬼,翻来覆去也就那么几招,碰碰运气呗!”

  岳欢无语的挂断了电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燕长鹰说:

  鉴于有些人可能不了解我的编辑泡面,所以今后我会在这里对泡面做一个简单的介绍。泡面是一个非常懂得勤俭持家的人,有一次她女朋友和他闹了矛盾,于是给他发了条短信:“我们分手吧。”

  等了好几天也没回信,月底过去了,她女朋友忽然收到泡面的一条信息:“亲爱的,上个月短信套餐用完了。你为什么要跟我分手?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做的。”

  对此,我只想说,这么节俭的男人到哪儿找去,这个妹子太不懂得珍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