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这人的语气,似乎和自己颇有渊源的样子,可是在自己的印象里,从没见过这么一个人啊!

  还有,他明明是个高手,为何在酒楼之中,要装的那么窝囊呢?

  岳欢不由的问道:“林兄,你可把我弄糊涂了,我猜你这名字和身份都是假的吧?”

  何锥笑了笑,点点头算是默认。

  “那你的真实身份是……?”

  “谪仙宗,何醉!”何锥伸手入乾坤囊,将自己的宗门令牌亮了出来,正面是谪仙宗三个大字,反面是自己的名字!

  他这块宗门令牌一亮出来,岳欢自己的宗门令牌就生出感应,可见令牌绝真无疑!

  “岳师弟入门也有一年多了,应该听说过我吧?”

  岳欢很想说——废话!

  年青一代中最杰出的真传弟子,仙苗弟子之首,谪仙宗近年来最有天赋的天才少年——何醉。

  对于刚入门的新人弟子而言,要是连他的名字都没听过,那才真是见了鬼了!

  不过虽然对他的大名如雷贯耳,但两人见面却还是第一次,因为当岳欢有机会加入内门时,何醉已经下山游历,寻找突破瓶颈的灵感去了!

  “这么说,刚才在酒楼之上,你也是……”

  “哎,丢人了!”何醉笑了笑:“我卡在“绿魂”到“青海”的瓶颈上已经一年多了,一直找不到突破的头绪,所以下山扮作一个文弱书生,到红尘中打磨心境,感悟生活!”

  “既然是红尘做戏,感悟生活,那态度就得端正嘛,不然动不动揣着个修士的架子,那还感悟个屁啊!”

  听他这么一说,岳欢心中的疑团就豁然开朗了,先前在酒楼之中,何锥扮作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显然是在寻找真实的代入感!

  也正因为如此,那些流氓那样的欺负他,他都忍了下来!

  这是什么样的敬业精神?这是多么专业的职业态度?这是何其精妙的表演水平?这要是放在上辈子,奥斯卡影帝也不过如此吧?

  “那师兄你,有没有找到突破瓶颈的那点灵感?”

  “唉……”何醉摇了摇头,看了秦襄一眼,说道:“要是我没看错的话,秦襄仙子也是刚好卡在瓶颈上了吧?”

  “一言难尽,同病相怜!”秦襄笑道:“仙子什么的实在不敢当,何师兄就叫我一声师妹吧!”

  “也好。”

  ……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袁啸哀和卫天峦联手施展的这道法术,应该只能将人传送到阴间,但却并没有对他们的身体造成什么伤害,这无疑给了他们一些底气!

  何醉、秦襄和岳欢都是极有天赋的年轻修士,虽然陷落入阴间,但态度还比较乐观,而涅璎珞身为罗刹,可以说是天不怕地不怕,也没有什么沮丧情绪!

  几人商量了一下,先四处寻找一下,看能不能找到回去的办法!

  而岳欢趁机提出大家一起往北边而行,自然也没人反对!

  于是大家一起上路,涅璎珞和秦襄很快找到了共同话题,两个人凑在一起说着悄悄话,一边说一边拿眼睛瞟着岳欢,发出阵阵轻笑声!

  虽然很想知道她们聊的什么,但秦襄施展了一道“隔音咒”,彻底断绝了岳欢那点小心思!

  岳欢只好和何醉聊天,两人都来自于谪仙宗,性格又有相似之处,很快找到了共同话题!

  “师兄,你到底喝不喝酒?”

  “你猜?”何醉笑了笑,说道:“不过我和沈逸云长老不同,他是千缸不倒,我是一壶就醉!”

  修士的身体素质远超凡人,对修士而言,一壶酒醉的酒量差不多和凡人中滴酒就倒的酒量差不多。

  “那你刚才还……?”

  “平时我是不喝的,不过大战之前,我喜欢喝一点!”

  说到这里,何醉突然反问道:“岳师弟,你刚才应该已经见识过我的“笔墨江山”符了!”

  岳欢点头,刚才何醉的出手让人印象深刻。

  “不瞒师弟,这道灵符乃是变异灵符,就要半醉半醒之间,才能充分发挥其优势!”

  听到这里,岳欢由衷的叹服道:“师兄,你喝的不是酒,是寂寞!”

  “什么?”何醉没听清,又问了一遍!

  “你喝的不是酒,是寂寞!”

  《酷匠$…网‘`首发y

  “好句啊!”何醉眼里突然放光,赞叹道:“先前在酒楼之上,看你写的那首“临江仙”,我就已经惊为天人,没想到岳师弟你居然能如此不假思索,出口成章,实在是让人钦慕!”

  “这……这不过是巧合罢了!”

  “师弟,你就不用谦虚了!”何醉情绪激动的拉起岳欢的手,道:“我虽然在外游历,但宗门中的事情多少还是了解的,听说你曾经一曲新词酒一杯,吃个饭的功夫就当场写了不下二十首千古绝句,我先前还有些不信,现在我信了!”

  说到这个话题,何醉顿时从师兄变成了岳欢的粉丝,自顾自的吟了起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雅致!”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萧瑟!”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怅惋!”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洒脱!”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豪放之气,扑面而来!”

  “天子呼来不上船,自言臣是酒中仙——不羁风骨,无出其右!”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豪迈旷达,视死如归,吾心亦为之折服也!”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狂放中又带着孤寂,师弟做这首诗时,想必也在感慨苦无知音吧?”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感人肺腑,浪漫至极,兄弟你是不是心里有人了?”

  说到这里时,岳欢只觉得有两道目光像刀子一样朝自己刺过来,觉得有些尴尬,赶忙打断何醉道:“师兄别念了,这些都是浮云、浮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燕长鹰说:

  今天终于出了口气,正在卫生间洗衣服的时候媳妇进来要帮忙,我大声吼道:“这是你该来的地方吗?给我滚回客厅看电视,我去给你拿薯片。”媳妇灰溜溜的去了客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