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天峦和袁啸哀,一个是阴魔宗的少年天才,另一个则是血魔宗最杰出的年轻弟子。

  两人的年龄差不多,修为都在“绿魂”境界,可以说实力上也是半斤八两,难分伯仲!

  只不过让人感到诧异的是,据传大魔天五宗,彼此之间多有内讧,并不是铁板一块,这小小的玉龙山庄居然能吸引卫天峦和袁啸哀两人联手,倒真是有些稀奇了!

  “二位,断指之仇我可是一直记着呢,没想到今天冤家路窄,居然在这儿相见,这可真是缘分!”

  说这话时,卫天峦在笑,然而他的声音中却分明有着刻骨的恨意!

  这也难怪,当初在那面时空裂隙之中,岳欢借助蛮王之力,不仅击杀了哭魂先生、剥皮娘娘和魏忌,还抢走了树妖的变异灵符,而且秦襄还让他断了三根手指!

  这件事,一直被卫天峦视为生平的奇耻大辱,发誓要报仇雪恨!

  从卫天峦现身之时起,岳欢和秦襄便明白,今天只怕要面临一场凶险的苦战了!

  “在开打之前,我能不能问一个问题?”秦襄突然开口说道。

  “问吧!”

  酷匠;网}m正x?版6首L)发/

  “血魔宗和阴魔宗实力雄厚,怎么会看得上区区三枚上品灵符?”秦襄终于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卫天峦和袁啸哀同时笑了起来:“区区三枚上品灵符,我们怎会放在眼里?先前只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

  这话倒不是假话,以卫天峦、袁啸哀的身份,那都是大魔天重点培养的对象,想要什么上品灵符没有?

  “那你们是冲着那三张“灵像图腾”仪式的入场卷来的?”

  “算你聪明,猜对了!”卫天峦点头道。

  张逸凡出身于云海阁,乃是三大仙宗之一,和大魔天是死对头!

  他凝聚“灵像图腾”的的观礼仪式,自然不可能邀请大魔天之人参加!

  想进去,只能另想办法!

  秦襄的神色间显然有些不信之意:“凝聚“灵像图腾”固然是一件极其难得的事情,但你们大魔天之中也不是没有类似境界的高手,难道真的需要去云海阁学习经验吗?”

  “学习经验?”卫天峦仿佛听到了什么极其可笑的事情:“我们去云海阁,是去要张逸凡的命!”

  “少跟他们废话了!”袁啸哀突然出声打断道:“今天这儿所有的人,一个也别想走!”

  话音刚落,他身后的大魔天妖人们,都想立刻出手!

  “慢着!”岳欢突然说道,一弯腰,从地下捡起半截金箭来!

  这半截金箭原来是开启“杀神箭阵”的钥匙,只不过箭阵已经被破坏,而这钥匙也在刚才的偷袭中,被袁啸哀一剑砍为两段!

  所有人都不知道岳欢这么做的用意,就连颜舒,脸上也露出错愕的神色!

  “你说这种大话,当我不存在吗?”岳欢一边上下抛弄手里的半截断箭,一边笑嘻嘻的问道,那语气,活像一正在调戏妹子的流氓!

  袁啸哀的面色阴沉了下来:“小子,你这是自己找死!”

  “会吗?”岳欢夸张的笑了笑,把手里的半截金箭掂的更欢快了。

  “罢了,我也不亲自出手,这玉龙山庄里既然布下了一道“杀神箭阵”,我就拿来借花献佛,请阁下尝尝滋味!”

  一边说,一边扭头冲另一边的颜辉说道:“颜庄主你没意见吧!”

  颜舒下意识的“嗯”了一声,随即反应了过来,后背顿时出了一层冷汗!

  这“杀神箭阵”已废之事,他是一清二楚的,更何况现在连开启法阵的金箭都断成了两截,要是还能开启,那才真是见鬼了。

  你自己想怎么玩都可以,别把我往火坑里逼啊!

  颜舒一张脸顿时垮了,想再说点什么挽回一下,又不知从何开口,眼看袁啸哀阴森的眼神从自己身上扫过,恨不得当场扇自己两耳光!

  岳欢兀自说个不停:“你不信?那要不我们打个赌,待会儿这箭阵一旦启动,四十八根箭便会一一射出,每一根所蕴含的灵力都是前一根的两倍,只要你能挡住前十根而不死,我便停止箭阵,饶你一条性命!”

  这段话,颜舒之前对他说过,岳欢干脆一个字不差的又复述了一遍。

  颜舒都快哭了!

  袁啸哀也不是傻子,之前他化身张胜勇,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想:“连恐吓的话都一模一样,你当老子是白痴吗?”

  再看了一眼颜舒脸上哭笑不得的表情,袁啸哀越发肯定岳欢是在故弄玄虚了。

  “哼,用“杀神箭阵”吸引我的注意力,然后秦襄暗中偷袭,肯定是这个节奏没错了!”袁啸哀面无表情,心中暗想道:“和大魔天中人比心机,哼,你可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既然你这么有自信,我就让你射上十箭又如何?”袁啸哀冷笑一声,故意往前走了一步,将双手背在了身后!

  见他这么有信心,其他大魔天妖人都自觉退了一步,把舞台让给袁啸哀,只有卫天峦,轻声说了一声:“小心!”

  袁啸哀看了卫天峦一眼,没有答话,心里觉得他这么说简直是看不起自己!

  “来吧,我就站在这儿不动,不闪避也不招架,只要你的“杀神箭阵”能伤着我一根头发,我任你处置!”袁啸哀竟把岳欢刚才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

  “真的?”岳欢笑了:“你可别说话不算啊!”

  话音未落,岳欢突然轻弹箭羽。

  只见自广场四周突然闪起九个颜色各异的光点,一飞冲天,在半空中瞬间交织成一张拉满弦的巨弓形状。

  巨弓已拉满,弓弦上扣着三只箭——一支如火蛇,蜿蜒扭曲,吐信不已。

  一支如冰晶,花树堆雪,寒气四溢。

  最后一支好似一双张开的翅膀,泛着七彩光芒,似乎还在轻轻扇动。

  眨眼工夫,半空中的巨弓一化为二,二化为四,眨眼功夫幻化成了十六张一模一样的巨弓,每一张弓上都驾着三支箭,一共四十八支箭,全部指向袁啸哀。

  场中自有一股肃杀的气氛弥漫。

  这一幕场景何其熟悉!

  袁啸哀抱着双臂,嘴角挂着不屑的笑容,说道:“还等什么?快射啊,射啊!”

  听到这话,岳欢不由得脸红了:“哎?居然提这种要求,人家不是随便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