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云天楼的秦襄,不仅修为出众,而且长得像天仙一般,果然没有说错!”袁啸哀的笑容中,多少透着股淫邪的味道:“我一直想会一会你,没想到今天终于等到了机会!”

  “是吗?袁兄谬赞了,这小妹可不敢当!”秦襄笑得很娇俏,然而下一刻,一道金光从她指尖电射而出,直奔袁啸哀的面门!

  从境界上说,秦襄也是“绿魂”境界,并不弱于袁啸哀。

  而从灵符品质的角度上说,秦襄的四枚灵符都是上品,也不可能比袁啸哀差!

  然而她的这下偷袭却没有起到效果,袁啸哀仿佛早有预料一样,张口喷出一道血雾,那道金光进入血雾之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甚至都没有借助身边的“金蛇血煞”的力量!

  从这一下交手中,已经能看出,秦襄和六大派最杰出的的年轻弟子之间,还是有一点的差距的!

  而这种差距,主要体现在对战的经验和对于灵符法术的灵活应用上!

  “哈哈,来而不往非礼也!”大笑声中,袁啸哀一指点出,在他的头顶上方,突然出现了一条汹涌的血河,向着秦襄席卷而来!

  这是上品的“血浪天河”符,若是被血河吞没,全身的精血都会被同化其中,骨肉消弭,变作这血河中的养分!

  秦襄没把握硬接,只能躲。

  袁啸哀正想追击,突然心头升起一丝警兆,眼角余光撇到一张闪烁着紫青色电弧的电网从身后袭来,朝自己当头罩下!

  虽然从这电网上感受到了一些与众不同的地方,然而袁啸哀并不担心,有“金蛇血煞”守护在自己身旁,足以应付这样的偷袭!

  事情的发展原本也没有出乎他的意料,“金蛇血煞”长身而起,血雾汇聚成的长剑准确的劈向那张电网。

  然而让袁啸哀想不到的是,关键时刻,“金蛇血煞”的动作突然顿了一下,原本应该拦截到的电网,就差之毫厘的穿过了他的防守,朝袁啸哀的后背罩过去。

  袁啸哀当然不会想到,岳欢的“元蜃”符最适合对付像血煞这种天生灵智不足的怪物,要是再搭配上“电光石火”,更有奇效。

  乘此机会,原本一直躲闪的秦襄,突然间一反常态,将自己最强大的战斗力爆发出来。

  只见其左手轻弹,一枚枚金色的算珠电射向袁啸哀,同时右手高举,单手指天,一柄三尺长剑仿佛从其指尖生长出来,带着漫天飘飞的花瓣,仿佛画中仙子一般!

  秦襄猛地挥手,那柄长剑夹杂着漫天花雨,向袁啸哀劈去!

  这一刻,“血浪天河”的确有机会将秦襄吞没,然而袁啸哀自己,也必然将被秦襄的这道“落英神剑”符劈中。

  更A☆新!%最l%快V》上酷匠E网

  一命换一命的事情,袁啸哀是不肯干的!

  危急时刻,他先是将手中血剑脱手扔出,阻挡了一下秦襄的“落英神剑”,接着一声尖啸,那“金蛇血煞”突然化身一条金红相间的獠牙巨蟒,瞬间挡在了袁啸哀的后方。

  “电网”击在巨蟒身上,将其电的一阵痉挛,然而毕竟未能造成什么实质性杀伤。

  袁啸哀这才有功夫去寻找偷袭自己的人,然而他循着电网飞来的方向望去,那儿却空无一人,而自己身后突然又有一股寒意袭来。

  一个人影突然从空气里显形,左手火焰,右手刀光,一齐向袁啸哀后背打了过去!

  这人当然是岳欢了!

  在刚才那一瞬间,他先是打出了“电网”符偷袭,然后同时发动了“元蜃”符和“电光石火”符,干扰了“金蛇血煞”的判断,随即共享了刀霜刃的“隐匿”符,隐藏了自己的身形!

  利用秦襄为自己争取来的片刻时间,岳欢迅速的闪到了袁啸哀的身后,然后趁其不备,突然显形。

  刀霜刃的“龙之怒”和书恨少的“飞火流星”,是岳欢目前拥有的最强大的杀伤性手段,这会儿能用的自然全用上,务求一击必杀!

  下一刻,刀光和火焰全部打在袁啸哀的背上,空气里突然传来一声令人牙酸的尖锐叫声,接着就看见袁啸哀的身体突然四分五裂,化作一地的碎片!

  岳欢愣了一下,三分身的实力他清楚,绝对没这个能耐,那刚才这是……?

  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冷哼:“从你身上感应不到任何灵气,原以为你只是个凡人,没想到你隐藏够深的啊!”

  紧接着,岳欢眼睁睁的看着一团血气汇聚,重新化为袁啸哀的身形,身上没有任何伤痕,只是神色间多了一丝郑重。

  “袁兄,你可别轻敌啊,不然吃了亏别怪兄弟没提醒你!”

  一位脸色苍白的年轻人,手摇折扇走到袁啸哀身侧,笑嘻嘻的说道。

  这人正是无双仙宗的吴鸣。

  袁啸哀看了吴鸣一眼,冷冷说道:“多谢你刚才出手,我欠你一个人情!”

  “那是自然,为了救你,可是毁了我一只“替死鬼”呢,这玩意儿炼制起来可不容易!”吴鸣笑着说道,从他身上,渐渐地弥漫出一股阴森的气息!

  “替死鬼”是大魔天阴魔宗的独门法器,显然这个吴鸣也并非本人!

  不知为什么,岳欢总觉得他的声音有些熟悉。

  “云天楼,秦襄,别来无恙?”吴鸣阴阴的笑道,接着又冲岳欢招了招手,展颜一笑道:“谪仙宗,岳欢,我说的对吗?”

  “你怎么知道?”

  岳欢不动声色的问道,其实心中很是震惊。

  身为穿越客,他加入谪仙宗没多久,平时也很少在江湖上走动,这人为何能一口报出自己的名字?

  “哈哈哈哈,我怎么知道?”吴鸣仰天长笑,语气中似乎带着无尽的恨意,突然伸出右手。

  只见他的右手只剩下两根手指!

  “二位,想起来我是谁了没有?”

  “你……你是阴魔宗卫天峦?”岳欢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名字。

  “嘿嘿,原来你还没有忘记,那实在太好了!”吴鸣嘿嘿笑道,身体表面弥漫起一股黑气。

  片刻后,黑气消散,而他也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一个面色惨白,嘴角带着邪魅的笑容的青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燕长鹰说:

  今天去吃馄饨,正吃着呢,看到老板娘在用鸡毛掸子打儿子,便劝导:“教育儿子要口头教育,不能用家庭暴力,这样会对他幼小的心灵造成伤害的。”老板娘看了我一下,停了下来。我问那小朋友:“你怎么惹你妈妈了?”那孩子一脸无辜的说:“我就往锅里撒了一泡尿而已。”我:“什么?撒了一泡尿?还而已?老板娘,你累了吧?先歇会,让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