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舒知道不妙,不过身为玉龙山庄的庄主,这里是他的主场,别人或许可以畏惧脱逃,但他不能!

  因为只要一逃,就意味着玉龙山庄百年根基,毁于一旦!

  “各位,大魔天之人手段毒辣,大家一定要齐心合力,否则今天谁也没法活下去!”颜舒高呼道,心里想着若能将所有人的力量团结起来,或许还有一丝机会!

  不过他话音未落,眼角余光就撇到一道寒光暴起,向自己劈来。

  仓促之间来不及躲闪,颜舒只能侧了一下肩膀,勉强避开了要害。

  那道寒光划过他的手腕,顿时血光乍现,右手就这么和身体分离,就连他手上原本握着的金箭也被一劈两段!

  金箭是发动“杀神箭阵”的钥匙,金箭一断,这阵法更加无法开启了!

  颜舒脸色苍白的退出几步,强忍住断臂的痛苦,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位披红袍,着黑甲的威武汉子,正一脸轻松的将染血的长剑插回腰间的剑鞘之中!

  百战仙宗,张胜勇!

  “你……阁下究竟是什么人?”颜舒皱眉问道。

  此刻的他,右手齐腕而断,剧痛使他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沿着脸颊一滴滴的掉在地上,虽然及时的封住了伤口处几处要穴,但血水还是汩汩的冒出来。

  这样的伤势要是落在凡人身上,早就晕过去了,幸亏颜舒是修行中人,身体素质和承受能力远超常人,这才能坚持下来。

  2H酷匠(Z网首=发;

  他死死盯着张胜勇,此人和他曾有过几次接触,实力只是一般,绝对劈不出刚才那一剑!

  更何况,从这黑甲汉子身上,颜舒感到了一阵浓重的血腥气,仿佛在血水中泡了很久一样!

  张胜勇笑了,声音变得如夜枭啼哭,听上去让人毛骨悚然。

  “嘿嘿嘿嘿,我是什么人?”

  他一边笑,一边双手扯住自己的头发,用力向下一拉,就听“刺啦”一声,从头顶正上方突然咧开了个大口子。

  张胜勇继续用力,口子越扯越大,一只撕裂到胸口,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从他的身体里钻了出来,长长的的伸展了一下躯体,仿佛蜕了一层皮!

  片刻之后,那团血肉模糊的东西终于逐渐化出人形,一张脸看上去很年轻俊俏的样子,偏偏在眼角和下巴上,纹了几道血红色的纹身,显得有些可怖!

  身体表面的血肉逐渐固化,仿佛一层坚硬的铠甲一般,护住了他周身的要害部位!

  那人口中发出了几个断续的音节,那具金蛇血煞立刻停止了一边倒的屠杀,飞回到他身边。

  那人随即展演一笑,说道:“在下袁啸哀,颜庄主可曾听说过我?”

  这句话一说,所有人都在心里闪过一个念头——“原来是他,难怪!”

  近几十年来,大魔天五宗休养生息,诞生了几位极有天赋的弟子,其中阴魔宗卫天峦,血魔宗袁啸哀,心魔宗浅笑仙子,灵魔宗叶霜血和天魔宗齐怒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这袁啸哀乃是血魔宗这一代中最出色的年轻弟子,入门十年,便从“赤冲”境界晋升到“绿魂”境界,修行速度只能用一日千里来形容!

  而且据说此人在凝练血煞一道上,也有极其出色的天赋,若单论凝练手段和技巧的话,现在的他,已经不逊色于血魔宗当代宗主!

  而这“金蛇血煞”,显然就应该是出自他的手笔!

  “颜庄主,你刚才为何不用“杀神箭阵”?”袁啸哀好整以暇的问道,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看他的态度,颜舒就是再笨,也知道“杀神箭阵”突然不能使用和他必然有脱不开的关系。

  “我不明白,你是如何做到的?”

  “玉龙山庄这种小宗门,管理松散却又自以为是,安排几个卧底进来,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袁啸哀冷笑着说道:“裂天阁的“杀神箭阵”还是很厉害的,不过将其废掉之后,玉龙山庄可就不值一提了!”

  袁啸哀说的嚣张,但却是实情,玉龙山庄之中,修为最高的是庄主颜舒,也不过只是“黄精”境界而已,而且他体内凝练的三道灵符中,只有一道是上品。

  即便不受伤,颜舒也不是袁啸哀的对手!

  话说到这份上,颜舒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指了指台上那三枚上品灵符,道:“三枚上品灵符和“灵像图腾”的入场卷就在这里,阁下自己拿吧!”

  袁啸哀却不动手,目光扫过台下,笑道:“今天来了不少修士啊,可惜没一个能打的!”

  这句话说的比先前还要嚣张,然而说的还是实情,玉龙山庄这次举办灵符大会,只是邀请了附近的一些仙宗人士,这里面并没有什么名门大派!

  话又说回来了,真要是名门大派,也看不上区区三枚上品灵符了!

  袁啸哀凶名在外,再加上身边还有一个凶威赫赫的金蛇血煞,所有人都不想在这个时候触他的霉头!

  然而话音未落,人群中突然又传来几声惨叫,有十几个修士像发了疯一样,突然对身边的人出手,然后带着一身的血污飞到袁啸哀身后站定!

  显然,这都是大魔天早就安插好的棋子!

  局面显然已到了危急时刻。

  “阁下还不出手吗?”袁啸哀冲襄秦子笑了笑,颇有深意的问道:“或者,我是不是该换个称呼?秦襄?”

  被人一眼看出底细,秦襄也不着恼,随手扯去画皮,顿时从一个和蔼的大胖子变成了一个明眸皓齿的小姑娘!

  “袁兄果然厉害,我这画皮想要瞒过一般人容易,想要瞒过你却很难!”

  目睹这一切的颜舒和其他人,心中又升起了一丝希望。

  近些年来,云天楼暗中培养年轻高手,虽然整体实力和六大派仍有不小的差距,但楼内几个杰出的年轻弟子,却声名远播,实力未必输给六大派的青年俊杰!

  而秦襄,便是云天楼最杰出的几位年轻弟子中的一位,这几年在外面着实做了几件出风头的大事,差不多能算云天楼年轻弟子中的第一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