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勇脸上一红,自己刚才显然是输的一败涂地,但为了在手下面前保住面子,他还是毅然嘴硬道:“刚才只是敬你一口酒而已,谁跟你斗酒了?”

  “嘿,输就输了,居然还不认账,真是个没种的玩意!”涅璎珞一连讥讽,手指轻弹,两只大酒缸呼的一声飞出窗外,远远地落入江水之中,溅起大片的水花!

  自从数年前离开玉龙山庄,来到这丽川镇以来,吴勇还是第一次被人骂是没种的玩意儿,心中只觉的一股火腾地就冒了起来!

  力气大酒量高又怎样?在修士面前,最多也就是一介凡人而已!

  吴勇的眉毛不自然的挑了一下,冷声问道:“你敢这么跟我说话,仗着谁为你撑腰?”

  在他看来,对方知道了自己的修士身份还敢这么有恃无恐,显然是有所依仗才对!

  “撑腰?对付你们几个臭鱼烂鳖,要什么人给我撑腰?”涅璎珞闻言笑了起来:“喂,要动手就快点啊,别影响我吃饭!”

  “哼,口气倒真不小!”吴勇一拍桌子,“噌”的一下站了起来,从他的身上散发出一股逼人的气势,站在他身后的王三和岳欢身边的何锥,都被这股气势所逼,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而直面着他的涅璎珞却恍若不觉!

  “确实是好身手,这样的妞我喜欢!”看到这一幕,吴勇脸上已露出一丝淫邪之色,喝道:“不过你很快就会知道,和修士相比,凡人的武功就算是修炼的再高,也是毫无用处!”

  话音未落,吴勇右手闪电般击出,五指张开心如鹰爪,直袭涅璎珞的前胸!

  因为对手身份不明,所以吴勇也多了个心思,这一下出手并非杀招,而是采用的擒拿手法。

  但是他出手的位置,显然就又带上了一分龌龊心思!

  因为受到灵符力量的灌注,所以修行者的身体素质大多远胜常人,吴勇这一爪刚出手,四周就响起撕裂空气的声音!

  眼看就要抓住涅璎珞的前胸,吴勇甚至在脑子里提前意淫了一下那丰满的触感,却突然觉得眼前一花,就见涅璎珞突然也伸出右臂,一样的鹰爪迎向自己。

  双方在半空中不期而遇,顿时纠缠在一起!

  吴勇只觉得一股大力传来,自己的手臂就此凝在了半空之中,动弹不得。

  别看涅璎珞的手白嫩小巧,此时此刻却变得好像钢铁铸就一般,捏得他指骨生疼!

  一直以来,吴勇都对自己的力量很有信心,比如王三的那个跟班铁熊,曾经和他比试过臂力,当时他没有动用灵符,只用了三成的力量,就让铁熊输的心服口服!

  然而这一次,他真正的觉得遇到了对手!

  三成,五成,七成,九成……吴勇缓缓加力,最终用上了十成的力道,然而对方的手臂却稳如磐石般的凝在半空之中,连晃都不晃一下!

  酷)匠v$网首T发

  吴勇觉得后背已经开始出汗了,可对面那位娇小的姑娘,却一脸平静,甚至还带着讽刺的笑容。

  “你就这点本事?”

  吴勇只觉得一股气从胸口冲上大脑,这种时刻如果自己不能拿出点真本事来,那以后在手下面前,可就永远抬不起头来了!

  一念及此,吴勇悍然发动了自己最后的底牌,启动了体内唯一的一道“蛮力”符。

  只见他的右臂似乎突然膨胀了几分,裸露在外的皮肤颜色也瞬间变得通红。

  “哈!”吴勇一声大喝,从体内迸发出一股蛮横的力量,被他全部汇聚到右臂之上。

  就听一阵“喀拉拉”的爆骨声响起,原本凝在半空中的两人的手臂,终于被打破了平衡,一点点的被朝着涅璎珞的方向压了过去!

  一寸,两寸,三寸……片刻之后,吴勇已经彻底在场面上占据了优势。

  涅璎珞虽然还在坚持,但她的手臂现在已经被挤压成了一个别扭的姿势,很难发力,想要搬回劣势简直是痴心妄想!

  吴勇的脸色因为兴奋和用力而涨的通红,鼻孔中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脖子上的青筋都凸了起来。

  而在他身后,王三和他的几个手下摇旗呐喊,为吴勇加油助威的同时也大放厥词,希望能影响涅璎珞的注意力,一时间什么污言秽语都出来了!

  “二哥,加把劲,这小娘们儿不行了!”

  “哈哈,小妞,你还是趁早认输吧,看你这身细皮嫩肉,要是受了伤哥哥会心疼的!”

  “二哥,这妞可是极品啊,待会儿你先吃肉,别忘了分兄弟们些汤喝!”

  ……

  眼看胜负就要分出,四周一片呱噪之声,然而吴勇却渐渐觉得有些不对劲。

  对方实在是太平静了,平静的有些超出常理。

  和自己对抗的这小妞,从头到尾嘴角都带着鄙夷的微笑,而她身边的那个少年,到了这时候居然还在一边饮酒一边看风景,对自己这边的战局丝毫不关注!

  难道对方还有什么底牌不成?

  “这就是你全部的本事了?”涅璎珞突然开口问道,语气轻松地就像在拉家常一般!

  “你……”吴勇只说了一个字,就觉得全身力道一泄,连忙把嘴闭紧!

  “哎,真是让我失望啊!”涅璎珞摇了摇头,突然问道:“你怕疼吗?”

  吴勇正不知道对方问这句话的意思呢,突然觉得一股难以抗拒的大力瞬间从对方的手掌上爆发出来,接着就听“啪”的一声,一阵剧痛传来,自己的手腕已经扭曲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

  剧痛如潮水般涌来,而他的心更是仿佛坠入寒夜的冰河之中——自己可是连“蛮力”符都用上了,在这种情况下还被对方随随便便折断了手腕,那对方实力……

  吴勇不敢想了,额头的汗珠一滴滴的流了下来,甚至连喊疼的勇气都没有了,“蹭蹭蹭”退开数步,同时暗中捏碎了一枚小铃铛。

  只听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随风远远的飘散出去。

  “你干嘛?”涅璎珞有些奇怪地问道,她一直呆在罗刹小世界中,这还是第一次出来见世面,对于修行界的传讯法门并不是很了解。

  这种传音金铃一般都是一对,分别由两个人携带,用于传递信息,一方捏碎铃铛,持有铃铛的另一方就会得到感应,前来查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燕长鹰说:

  跟媳妇一起去买床,销售员热情地介绍了一个款式,媳妇问:“这床质量怎么样?”

  销售员:“姐,您放心,质量好得很,经过千次震动抗压测试!”

  媳妇嘟着个嘴,嘀咕:“才千次啊?那怎么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