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一个昵称有泡面的人,能够在我断更后解封我的告示,真心感谢!我也经常吃泡面……

  !!!

  “张毅,五年了。”张天看着天上底掠过的秋燕。

  春去秋来,年复一年,张天在折磨间又度过了五个年头。如今快到他十四岁的生日了。

  “是啊,希望你觉醒的武魂能够强劲,让张家趋炎附势的那些人刮目相看,没有支持也能成才!”张毅握着张天的手。

  “你还有我们!”

  “喂,快走,听说王家的天才王振东来了,年纪轻轻就已经筑基成功了,今天是来挑战我张家年轻一辈的!”

  “呸,什么东西,也敢挑战我张家。”

  “就是,王家不过一个暴发户的家族罢了。”

  亭楼旁的人速度明显增加,路过两人的的时侯还窃窃私语着,恰巧让两人听到。看来有好戏看了。

  “走,张天,看看传说中的天才…”张毅一把拉过张天。

  “别想那么多了,走吧,车到山前必有路…”

  张毅悄声安慰了一句,便拉张天着前往了张家大门。

  “张家的杂碎,难道没有敢出来和我王振东一战?”

  张家大门紧闭着,在大门的上空漂浮着一个人,手持三尺青锋,目光如电。他帅气的甩了甩头发,脸上的光芒更甚,在他本就帅的可怕的脸上更添几分妖异。

  “这张家大阵虽然恨人,不过如果我王家也能有一个,必能保百年平安。”

  王振东看着面前挡住他的五彩光芒,摇了摇头,他深知王家和张家的差距,在张家看来,王家只是一只蚂蚁可以轻易的辗碎,但是这种家族都特别要脸面,他们不可能落下身子,让金丹乃至元婴高手对付,只能由同辈人。

  所以今日王振东才敢来叫板。

  “谁能去灭了他?”张家内堂,堂上做了四五位年过古稀的老人,每位老人的修炼都过两百年,修为都达到了出窍期,是张家的支柱。不过此时每个人都面色如墨。

  堂下跪着一片瑟瑟发抖的小辈,丝毫不敢言语。

  这让天空上的王振东更加放肆,竟然开始公然辱骂张家。

  张家大长老想了想,挥了挥手。大长老的侍卫见状赶紧来过。

  “让孙超出去对对这个王振东,打死不用,虽然王家势小,但是吃掉他们也不容易,告诉孙超,费了这个王振东即可。”

  “孙超少爷,大长老请您出手,对付一下王家小子,并且嘱咐您,不用结果他,费了他即可。”侍卫来到孙超身边,轻声道。

  “哦?”孙超轻咦。

  “我正好刚刚突破筑基中期,想找个对手,看来天助我也。”

  “少爷!”侍卫大喜。

  “您突破了,筑基中期?那岂不是可以傲视兴隆镇附近小辈。在下一次兴隆聚会上,我们张家可以夺得好名次了。”

  “不…不…”孙超沉吟。

  6/酷。t匠“网Q首e发l

  “此事尚早,我现在先出去解决了他,稍后我会和大长老详谈。”

  孙超的口气明显带着一丝厌烦。

  “是,少爷!”侍卫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按照张家族规侍卫是不得多问主子的事情,否则轻则费去修为,逐出家族。重则砍头,杀无赦。

  “没事了,你先下去吧!”孙超道。

  “是,多谢少爷!”侍卫的口气带着一丝感激,在这个宗法制严明的时代,明显罕见像孙超一样好说话的少爷。

  “飞!”

  孙超一声爆喝,拔地而起。直奔王振东所在之处飞入,所过之处,无不发出一声哀鸣,这是风速过快的滑声,表示他已经快到了先天之灵了。

  “你…”王振东在张家大门上空侃侃而谈,他正想说下一句的时侯却被几乎瞬间出现在身前的人呆住了。

  孙超也不过十五六岁,和王振东一个岁数,但是修为却比王振东高出去了不知多少。

  “不知阁下怎么称呼!”王振东将玩昧的眼神收起,取而代之的是严肃,与庄重。

  “我叫孙超,张山义子。”孙超轻描淡写的说道。

  “鄙人王振东,王家之人。”王振东拱手。

  “废话多说无益,尚且我这个人也不愿意多说废话,要打快打。”孙超仍然是那幅表情。

  “好!”王振东凝重的道。

  “烈日剑法第一式,耀空。”

  王振东率先出招,将手里的青云剑挥的呜呜作响,在他觉得时机成熟的时侯,你发出了他的第一剑。

  烈日剑法是人阶下品剑法,是王家的传家之宝。万古大陆的功法等级分为天地人三级。对于一个兴隆镇的小家族,人阶下品已经实属难得。

  王振东手里的青云剑乃是他在一山谷中的得到,剑柄上未署名,拿回家族被王家的鉴定师鉴定为人阶下品飞剑,王振东用着也不吃力,最后将这把剑命名为青云剑。

  “孙超,小心,这把青云剑乃是我在一山谷中所得,我总觉得它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王振东缓缓的挥动了剑,剑慢慢的动了起来,可是孙超却瞳孔一缩。

  在他的眼里这把剑的速度是极快无比。

  “这就是传说的快慢剑,人剑合一?”

  一直关注此事的张家族长和四位长老,作为出窍期拥有神识得修士,他一眼就看穿了剑法的奥妙。

  “次剑法惊人,此子天赋更加之高,竟然领悟出传说中的人剑合一。”

  “不能留!”二长老喝道。

  “王家近几年蒸蒸日上,虽然不及我张家,但是大有取代我张家的目的,所以这个人不能留,必须杀死。”

  “我也是这么想,所以我已经传音给孙超,让他…”族长将手缓缓放到脖颈,做出一个动作。

  “竟然是人剑合一?”孙超也看出了王振东的状态,但是孙超毕竟是筑基中期高手,修为的高低决定着战斗的胜利与否。

  孙超也出背后的剑,与王振东的剑不同于孙超的剑,孙超的剑通体漆黑,带着阵阵邪气,王振东甚至感觉听到了剑体上的哀鸣,似乎不断有凄厉的惨叫声。

  “这把剑?”王振东疑问道。

  “我用过这把剑杀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凡人,九百九十九个灵动期修士,和九十九个筑基期修士,他们的恶灵怨气使这把剑达到了人阶顶级,估计加上你的灵魂,就能使这把剑一跃达到地阶。”

  孙超刚才听到了义父的传音,本就有杀心的他此时更加凶厉。

  “证魔剑法第一式,刹魂。”

  “证魔剑法第一式,刹魂!”

  随着孙超的爆喝,他手中的剑快速划过天际,这才是根本意义上的快剑。虽然在境界上人剑和一高过其。但是修为决定一切。

  孙超手中的证魔剑就像一道紫雷,从云霄直下,划出数百丈的剑芒。

  王振东见状不好,可是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

  “噗!”

  一道血泉喷涌而出,王振东在最后的关头将身子稍微侧了点。刹魂的剑芒只将王振东的左臂砍断。

  “你!”

  王振东看着静静平躺在地上的属于自己的左臂,有看看左面空荡荡的衣袖,他明白,再不用点力他就会死在这。

  “孙超,你不用猖狂,我会回来的。”王振东披头散发,面色凶恶至极,再也没有刚到张家的风度翩翩。

  “王振东,你今天觉得自己能踏出张家?”孙超哧笑一声,再次辉动右臂。

  “证魔剑法第二式,慑灵。”

  这次的剑招竟然没有任何剑芒,就像舞蹈一样。只不过证魔剑上黑气更甚。

  “王振东,你死在我的慑灵上,也值了。”孙超阴森一笑,嗜血的眼睛里泛着残忍。

  “不好。”

  王振东爆退,这次他没有任何迟疑,右手一翻,手中出现了一张带走精美纹路的符。

  “万里大挪移?”

  谅是天才之名响遍会藉郡的孙超也忍不住惊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半蓑飞絮说:

最新章节更新了,今晚6点以后还会更新一章,弥补之前因手机原因的断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