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夜守护着被月霜冰封了的大地,一股忧郁涌上心头。孤星难与群星荟萃如离群落雁哀嚎遍野。

  远处山间乡野,亮着几户窗,炊烟袅袅,在这孤独的夜里透射出一丝温暖。

  张天从昏睡中醒了过来,看着周围异常生疏的环境,心中心中疑惑不解,不是应该在医院吗?

  只记得和女朋友一起吃晚餐,半路上突然闯过来一辆车,推开女朋友后自己竟然被撞飞了,昏睡中来到了医院,可是这是哪里?

  张天挣扎着坐起,忍着全身的剧痛伸出手臂看了看双手,双手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刺痕,一条条粼状的伤口遍布整个手掌。

  “嘀嗒……嘀嗒……滴答……”

  低头一看,原来是站起来用的力使手上的伤口崩裂开来。血液大珠的一滴滴的滴在木板上,溅起一朵妖艳的血色樱花。

  即使是这位心性特别好的张天心里也是一阵茫然,大量矢血让他眩晕着再次无力的躺下,在柴草堆上,看着环视破旧的床板和旁边堆放的杂物,明显这是一个柴房,不过这个柴房似乎被翻动过,地上的东西很杂乱。

  他再次用尽自己全身力气站起,把着侧身墙壁走向距离他不到三步的木门,他推开木门之后,才发现这个世界和他原来的世界完全不同,和地球的社会完全不一样。

  推开木门后映入眼俭的是一片开阔地,左边是一片片平房,右边是高楼,不够这些建筑都像极了中国古代明清时期的建筑。

  难道自己穿越了?张天前世最喜欢看网络小说,对于穿越小说更是酷爱。自己在这里才是真正的举目无亲,真正的孤独人,他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法律,规则。

  只要这里面的人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就没事。

  张天暗想!

  其实张天对原来的世界也并没有什么留恋,父母早亡的他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女朋友,没想到自己就被撞死了。

  张天看着面前行走过的一个个人类,身穿的都是青灰色长衫。神色匆忙,怀里都抱着一些东西,不是书本就是柴火或者是一个个大箱子。

  他正想和来来往往的人打个招呼,却发现这些人掠过他的眼神带着深深的不屑。

  “嗨,张天,干啥呢!”远处传来一阵声音,张天询声望去,原来是一个重量级胖子在风中挥舞着他那粗大的手臂,脸上带着一丝欣喜。

  胖子身穿和他们同样的青灰色长衫,但是显得格外干净整洁。

  !=酷Z匠网唯q一'正版(E,F其4K他都16是盗版PO

  “我可算找到你了,我在门口等你都等急了!没出什么事吧?”

  张天觉的自己和远处的那个胖子应该很熟悉,可是就是记不起来。

  正当张天苦思冥想的时候,他的脑袋却突然好像进入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杂乱无章的片段和庞大的段落让他眼前一黑,差点让张天窒息。

  这是另一个世界张天的记忆。

  张天缓了一会才缓过来,而脑袋中多了许多信息,张天把这些信息稍微整理了一下。

  原来这个世界叫做无尽大陆,他们的家族叫做张天,父母本来是张家的天才,但是在张天三岁的时候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将孩子托付给了刚才那个胖子的父母,胖子名叫张毅。

  张天作为没有父母庇护的孩子自然受尽了欺辱压迫。

  但是自己还是有几个好兄弟张博文,张磊,还有村长的女儿张月。

  这是一个武者为大的世界,每个人十四岁的时候觉醒武魂。

  觉醒的武魂千奇百怪,上到天空,下到土地,大到山峰,小到蚂蚁。虽然每个人都能觉醒武魂,但是有用的毕竟是少数。

  多数都是铲子柴刀都废武魂,武魂只是一方面,主要还是得用功法修炼。

  “没事吧,”张毅小跑过来,一把扶助张天,看着他道。

  “没事,没事!”张天道。

  张天通过刚才的记忆知道,他能活下来都是张毅的原因,张毅的父母本就和张天的父母不和,但是张毅的父母打不过张天的父母,当时张天的父母还是族内最天才的人。自然巴结。

  可是张天的父母一走就是五年,说不定早已经死在了外边,就连当年对张天倍加关怀的族长兼爷爷也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在对他热情。

  只有张毅等少数的几个兄弟才暗地里帮助他。

  “你怎么了,怎么哭了?被张龙打怕了?我记得你从来不哭的!”

  张毅看着在自己怀里痛苦的张龙,疑惑的说道。

  张天听着张毅口中的张龙,眼中闪烁着仇恨。

  张龙是张天父亲张千之弟张山之子,理论上来说他们还属于表兄弟。自从当年张天的父母离开,张龙便是更加肆无忌惮的欺负张天。

  虽然张天一直忍辱负重,但是张家一直都有风言风语。

  说是当年老族长病危,不能再胜任族长位置,张家嫡系只有张山张山兄弟,他们竞争族长之位置的时候,张家旁边恰巧出现了一只巨大的凶兽。

  父亲当时作为张家第一人自然义不容辞前往斩杀,第二天母亲却收到了父亲的传音飞信,让母亲前往。

  母亲将五岁的张天扔在张毅家,让张毅父母帮忙照看几天,过几天就回来。

  张毅父母也没想那么多,为了张山,自然满满的答应了下来。

  可是张山夫妇一去再也没回来,族内也寻找过,连尸体也没有。张山就好像和那只巨兽凭空消失了。

  有的人说在斩杀巨兽的时候看到了张山和别的人,他们一起将张千夫妇打下了山崖,这更做定了张千夫妇死亡,张天的磨练之路才刚刚开始。

  从此张天的地位一降再降,受到张山一脉的打压,以至于嫡系子弟沦落为柴房看门的。

  还不时的被张龙打上几拳,根据记忆,是张龙来找张天身上的玉佩,张天不给,因为张天的玉佩是母亲的走的时候给他的,让他无论如何都不要离开这个玉佩,这个玉佩会救他一命,伴有天大的机遇。

  也许当年的母亲感觉的事情不好,但是母亲依旧去了,为了爱情。父母就再也没有回来,每当夜深人静,别人的孩子都被父母叫回家的时候。家家灯火通明传出父母呵斥孩子声音的时候,当看到大街上父母宠着孩子的时候。

  张天就捧着猪都不吃的饭,默默的看着手中母亲给自己那枚玉佩,一直到天明,他时常看看天,再看看玉佩,然后平躺在柴房屋顶,就好像进入妈妈的怀抱。

  张天渐渐想起了母亲说的话“儿子,玉佩千万不能丢,无论如何不能丢,你要自强。如果我们不在了你也不要伤心了。

  “张天,张天!”

  张毅摇晃着泪水满脸的张天焦急的道,千万别出什么事啊。

  “没什么,我只是想起了母亲。”张天从回忆中醒了过来,虽然他不是这身体的主人,但是回忆记忆就好像看了一部99D电影似的,心灵被深深地震撼了,他暗暗发誓,张天绝对要傲视天宇,问鼎七界。找回这个世界的父母,不要再像地球那辈子,父母到死也没享福。

  “我们去哪里坐一坐吧。”张毅指着路边破旧的凉台,看着精神状态反常的张天道。

  “好啊!”

  张天此时也不在哭泣,他明白,哭泣没有用。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张毅,玉佩呢!”张天看着正默默注视自己的张毅说道。

  “哦,玉佩在这!”张毅将手中早已经准备好的玉佩递了过去。

  为什么张龙差点将木屋拆了也没看到玉佩,因为玉佩在张毅这里,张天也不傻,知道放在他这里迟早会被抢去,林龙做梦也想不到。

  “妈妈!”张天看着手中玉佩,虽然在张天记忆里看到过无数次,但是张天还是亲自接过了玉佩。

  玉佩通体粉红,正面是一条龙,栩栩如生。背面是三个血红的大字。

  七界令!

  任何污垢都沾染不了这枚七界令玉佩,有一次张龙故意把张天的玉佩扔到粪坑里,捞出来依旧香气沁人,甚至粪坑都香了。

  从此张龙看觊觎张天的玉佩。

  玉佩温文如玉,握在手里有一种心连心的感觉,就像握着妈妈的手。

  “谢谢你。”张天看着张毅,说出了五年来一直都想说出的话。

  “不用谢,兄弟。”张毅着满脸真诚的张天,心里也狠狠的悸动了一下,他也幻想过没有了母亲的日子,他自己绝对会死。

  可是张天在这种人人欺的情景下活了五年。

  “不用谢,我们是兄弟!”张毅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半蓑飞絮说:

最新章节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