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你的啦。”

  李辰看我那副紧张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嘴角抽搐了几下,努力压下了心中想要揍人的感觉,毕竟我们也揍不过人家,上去也就当个跳梁小丑,李辰把血色大刀递给了我让我好好保管。

  酷l匠7?网永久t免s费7C看@k小z说(p

  接着,李辰一路拎着我,身体慢慢腾飞起来,以火车前进的速度飞奔向陈家。

  半小时后,我们便回到了陈家。不得不说,这速度真的是让我体验了什么叫做风一般的感觉,完全不是一般的汽车可以比拟的,当初从陈家到蔡家可是花了将近俩小时,现在却只有短短30分钟!

  这速度简直就是比穿了特步还特步!

  回到陈家后,我便和冉冉等人见了一面,不过倒是没看见阳紫姐姐,虽然心中隐隐升起一点不安,但也还是暂时按奈了下来。

  冉冉见到我一只手臂不翼而飞后,痛哭流涕,在我好些安慰后才平息下来。

  陈雨和壮壮也来看我了,陈雨也是一脸担忧,弄得像要守寡一样,壮壮虽然表面上没表现出来,但既然来了,总也还是抱着担心的。

  处理完一些事情后,李辰就把我逮住了。

  “你小子能不能消停会儿,你那手还要昭告天下啊,我当初变成傻子医好后都没你这样过。”

  我苦笑了几声,我也不想这样啊,断了一只手可没什么好炫耀的,然后我的脸色变古怪起来:“辰哥以前变过傻子?”

  李辰怔了一下,撇了我一眼:“小犊子,骨头痒了是不是。”

  我讪讪的笑了两下,李辰一巴掌拍在我头上:“行了,去准备一下,我已经吩咐人去准备手骨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一小时后去大堂。”

  我小鸡啄米般的点了点头,心想还得去看看阳紫姐姐,心里的不安就又涌了上来,赶紧跑了过去。

  “阳紫姐姐,在吗?”来到门前,我先是敲了敲门,打了个招呼。

  屋子里没有声音传出来,我眉头稍稍皱了起来,又敲了敲门。

  “阳紫姐姐,我已经搞定蔡家了,咱们这些天就可以回去了,把你那个混蛋老爹揍一顿了,你坑一声好不好啊。”

  不过,屋中就是没有声音,我等不下去了,吸了一口气,直接撞了进去。

  “崩!”房门撞在墙上,低闷的声响传了开来,我往屋子里望了一眼,十分的整齐,什么棉被枕头都很好的摆放着,可是就是没有人。

  我走了进去,看了看,只见桌子上有着信封,拆了开。

  “抱歉,小宏。”

  显眼的字眼映乳入我的眼帘,拿着纸张的手瞬间紧握。

  “很抱歉我的不辞而别,但是我还是放不下偌大的家族,若是因为我一人,而使整个家族遭到灭顶之灾,我不敢去想象,所以很抱歉。”

  我紧咬着牙齿,眼珠瞪的似乎是要蹦出眼眶,纸张被揉成一团,身体不断的颤抖。

  “混蛋!”我低吼了一声,转身便往屋外冲去,却踩到了一根棍状的物体,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

  那是白色方形棍子,上面有两条红色的横线特别显眼,我的脸部开始抽搐,视线变得模糊。

  “若有来世,希望,可以再续前缘。”

  “啊——!”我眼睛通红,咆哮着。

  声音传出了屋子,散播在陈家中,不少人都听到了声音,快速赶来,毕竟这么大的声响不是谁都可以发出来的。

  我抹了一把眼泪,擦在衣服上,冲除了屋子外面,怒吼一声,仿佛是要把愤怒吼出来一般:“蒋家的畜生,你们敢动阳紫,我就让你们。”

  “断子绝孙!”

  在这繁华大陆的另一侧,喜庆的声音在这座城市充斥着,因为这是这是这座城市两大家族联姻的日子。

  “紫儿,今天便是你出嫁的日子了,父亲真的是很欣慰啊。”一位慈祥的中年人,对着一旁穿婚纱的美丽女子笑道。

  这位女子很明显便是阳紫,圣洁的婚纱穿在她身上,衬托出了阳紫的高贵,阳紫冷笑一声:“别假惺惺了,说白了我不过是经济和权利的牺牲品当我傻子么。”

  中年人不在意的笑了笑:“呵呵,看来父亲已经和你说了啊...还是说那个林诚宏?放弃吧,一个被踢出林家的弃子的儿子,能有多大成就,另外,这次出席前来的嘉宾,有一位林家外族管理者,和他说说,嘿嘿,说不定我阳家能在上一步。”

  阳紫咬了咬牙齿,走了开,她当然知道这话意味着什么,自己的父亲完全把自己当作了上位的工具,毫无人性可言。

  与此同时,陈家内,一名脸上依稀存在着稚嫩的少年,咆哮着:“冉冉,你最后见到阳紫姐姐是什么时候?”

  少年脸上满是狰狞,把少女吓了一跳:“昨,昨天晚上...”

  少年身体在瞬间松懈了一下,旋即便四处张望起来,最后锁定在了一个男子身上,往他身后看了一眼,冲了过去,向他腰间抓去。

  “不好意思,这车我先借一下。”

  少年翻身跃入了一辆车中,将刚刚弄到手的钥匙插入。

  “喂喂!把车还给我,卧槽,你丫的开的时候小心点,老子的迈凯伦一千多万啊,草拟马。”

  空气中弥漫着爆炸的气氛,一场大战,即将来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