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广场之上汇集着庞大的人群,怕是有着上千的人数,不同的人群分成两派,列队都是极为的整齐,远远望去竟是给人一种震撼之意。

  一位白发苍颜的老人缓缓走上了广场一处拔高之地。

  “今日将各位召集到此地,想必大家也都知道是为了什么,我蔡家一年才有这等规模的会议一次,而现在却因为一个人将大家召集到这里。”

  老人一挥手,一个衣衫破烂的青年被驾了上来。

  此人,正是我。

  经过了几天疯狂的打揍,我已经接触到了第三道任督二脉屏障,虽然实力没怎么长进,但如果实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要间接打通第三道任督二脉到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不过就算是如此,我若是想要挣脱这几个人,依然毫不费力。

  “此次的原因便是因为这小畜生来刺杀我蔡家的两民名家主候选人,导致现在我蔡家三名候选人只有一名完好,两名一死一伤。”

  老人指着我破口大骂道。

  “这是我蔡家的耻辱,绝对不可饶恕!”

  “不可饶恕!”

  此话一出,人群旋即便有排山倒海般阵势的呼声想起,这里的人恐怕都不是什么普通人,出去八成也可以混一个高级武馆教练什么的。

  “接下来便是处决犯人的时刻!”

  老人又是大手一挥一把血色,大刀被送了上来,老人一手抓住大刀,走到我面前。

  “别杀我...我说...”

  老人冷哼一声,把我提了起来:“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老老实实的把你知道的告诉我兴许我还能饶你一命。”

  “说吧,你知道些什么。”

  “我啊...知道你是个傻逼啊!”

  老人闻言,身体条件反射的便要往后退,不过还是慢了我一步,被我擒住了喉咙。

  “谁再敢上前一步,小爷就捏爆他的喉咙。”我顺势把老人抵在身前大吼道。

  如此大规模的会议,为了杜绝有人篡位造反,可以携带枪支弹药的不过几人,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只要我的运动速度超过他们的动态视力和判断能力,我就可以躲过子弹。

  事情有好自然也有坏的发展,上帝赋予给我们的一切都将是对立的,一道阴笑传入我的耳朵,心中大感不妙。

  胸口传来一阵剧痛,松开了老人。

  “你以为我为什么能成为蔡家家主?真当我是一个不会功夫的糟老头子吗!”

  夹杂着愤怒和羞辱的声音,在广场上传了开来,身为一个蔡家家主,却被一个不过二十岁的臭小子给擒住,实在是让他颜面扫地。

  “呵呵,不愧是蔡家主,和那几个傻不愣登的傻逼少爷果然不一样...不过,我打不过你,想要走,凭你还拦不住我!”

  老人不以为然:“有本事你就试试。”

  我转身就逃了,向人少的地方冲了过去,企图从那里突破,轻功施展开来,从他们头上踏过去。

  但以千计数规模的人群,即便是最薄弱的地方,那也是不容小觑的,蔡家的人也都训练有序,很快,人群就堵住了我的出路。

  “哼,逞口舌之利,看你怎么逃。”

  蔡家主手握血色大刀,刀身之上竟是有着丝丝血色光线缠绕,一股莫名的压力,从我心底产生。

  蔡家主老远的便向我一刀砍来,血色大刀上的光线突然之间在大刀上面源源不断汇集起来,凝聚成了一个一丈多高的血色刀影,身体诡异的消失而去,接着又出现在我面前,也不顾周围蔡家人的安危,朝我竖劈而下。

  那眼神仿佛就是在看一块即将被劈成两半儿的木头。

  随着血色刀影的不断接近,我的身体感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动弹不得。

  “还没完,还没完,小爷他娘的怎么可以死在这里!”

  当刀影临于我头顶上方之时,我的身体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巨大压迫,仿佛是要将我碾碎一般,奇经八脉被压力压的紧闭。

  在求生的欲望之下,我大吼一声,身体紧绷,催动着自己的身体向旁边移开,第三道任督二脉就在这细微的移动之下,瞬间打通!

  全身的经脉在顷刻间全部张开,身体向旁迅速移开,使脑袋避开了刀影。

  刀影狠狠的劈在了地面之上,掀起一片灰尘,几个来不及躲避的蔡家人被硬生生劈成两半!

  “丧心病狂!”

  一个上身赤裸的男子从灰尘中急速掠出,充满着仇恨的声音,在广场上响彻云霄:“老不死的!今天小爷要是不死,必将铭记这断臂之仇!”

  “他日必将百倍奉还!”

  我飞快的向蔡家出口冲去,速度在开启任督二脉第三道之下再度提升了一个档次,当然,或许在这蔡家主的眼里算不得什么,但我也还是想搏一搏那微小的生存希望。

  蔡家主面不改色,,几个眨眼的功夫便出现在了我身后,血色大刀被再次举起。

  “是何人动用了我蔡家的灵器。”

  血色大刀不受蔡家主控制的飞到天上,被一个白发老人所接住。

  蔡家主瞪了我一眼,向着天上的老人跪拜:“族长,晚辈是新任蔡家家主,今日是来为了处决这个杀了我蔡家两名家主候选人人的家伙,可惜他太滑溜,差点让他逃了。”

  看☆正y版章`)节@E上酷匠网√

  白发老人看了蔡家主一眼,又看向我:“两个家主候选人,被一个十七八岁的毛头给宰了,不成器。”

  蔡家主的头上有着冷汗留下来,急忙磕头赎罪,因为他知道这在天上的老人可不是什么弱鸡。

  白发老人脚步缓慢地向我走来,却又一瞬间出现在我面前,一股类似之前蔡家主使用大刀时的压力再次席卷而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