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水。”

  模糊中,我只听见了一个略微熟悉的声音,然后身体就被如同岩浆一般的东西浇了上来。

  滚烫的液体泼洒在我身上,缓缓地在我身上流淌开来,灼热的温度使我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嘶——!”

  灼热的高温不断刺激着我的大脑,这点温度在平常对我来说或许不算些什么,但现在我却感觉身体如同普通人一般孱弱,仅仅是这些温度便让我忍不住呲牙。

  “哟,醒了啊。”

  撑着疼痛,我努力地睁开了一丝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噙着笑容的俊脸,他便是不久前所见过的那位蔡家三位继承人之一——蔡国生!

  蔡国生看着我笑了几声,然后身体慢慢地退后了几寸,一只脚划破的空气重重的踢在我的腹部之上。

  疼痛从腹部慢慢散发出来,并不是那种深入骨髓一般的剧痛,甚至比先前的滚烫的液体在我身上所带来的刺痛还不如,这倒是让我感到惊奇。

  这让我猛然得一愣,发觉了眼前的“蔡国生”,并不是说真正的蔡国生。

  身为一个家族的三大家住候选人之一怎么可能连一个受重伤的废人都踢不伤,更何况这还是南方的一具庞大家族的少爷!

  “你还真是厉害啊,我蔡家两个家主继承人都被你给宰了。”

  “不对,是一个,不过还有一个失血过多也应该死的差不多了,这倒是便宜了我。”

  “虽然他们两个确实不怎么样,不过呢...”

  “再怎么说他们也都是我蔡家的人,要杀要剐可轮不到你一届外人来管!”

  “蔡国生”又是一脚落在我身上,却也还是和刚才一般并没有力道。

  我开始打量起这里来,一个并不怎么空旷的屋子却有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眼角的余光所看到的东西让我身体开始打冷颤。

  电椅,散落一地的用麻绳所编织起来的辫子,一个火炉台,上面放着一根铁烙子,还有一堆看起来似乎是用来夹手指的东西...他们该不会是二战期间的国民党老蒋部队的残余吧,就不可以学学你们手下向共党看齐么,要知道后期共产党都是靠国民党撑起来的。

  蔡国生莫名的又笑了一声,退到了屋外,和一个家主模样的老人在耳边说了几句话,接着,老人便带着蔡国生走了进来。

  老人的脸上也挂着笑容,只不过在我看来有些虚伪罢了。

  “呵呵...”

  老人走到了我面前:“不愧是英雄出少年啊,如此年纪便有这等本领,老夫真是自愧不如啊。”

  我冷笑一声,没有说什么,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

  “这等天才我可比想让他就此埋没啊...”

  “老家伙,别把我当什么刚入社会的毛头小子,这种手段就别给我用了,那没什么屁大点用。”

  老者不在意笑了几声:“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老实的投靠我蔡家,否则,嘿嘿,一个陈家可不值得你死心塌地,毕竟他可不是林家。”

  “林家?”

  老人突然的话语令我的脑中浮现出冉冉的身影,当初遇到冉冉时,虽然说是养父养母遇到了麻烦,但后来所出现的那群混子我还是有点印象的,当初那壮汉也有些异样,最后如不是那个什么莲哥出来,那天的事情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完了。

  林冉冉,林家。

  我不禁把冉冉和林家联想到了一起,莫非那群人真正的目标并不是冉冉的养父养母,而是冉冉?

  冉冉难不成还是那个林家里的什么大小姐不成?

  一些疑问在我脑中闪过,开始担忧起冉冉来。

  杞人忧天也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我现在可还是在才加这个大监狱里,与其担心冉冉还不如先想想怎么脱身,但时候出去了也可以立马赶去陈家。

  “怎么样?只要你肯为我蔡家效力,我保证等我们占领陈家之后定然有你一席之地!”

  我不禁再度冷笑一声,一口痰直接不屑的吐在了他的脚上,你若说的好听一点我还指不定就答应了,你现在搞得侵略一样实在是让我很难升起好感来啊。

  “这便是我的答案。”

  “敬酒不吃吃罚酒,三天后你就等着被当众处决吧!”

  老人气愤地离去后,蔡国生并没有走,而是残忍的狰狞一笑,双拳向我的脸孔挥来。

  “家主走了可还有我!”

  拳头不断捶打着,力度不怎么打,速度倒是很快,不一会儿,我的脸上便是青一块紫一块了。

  老人在屋外点了点头转身离去了。

  蔡国生的耳朵动了动,从袋中迅速拿出了一个肉色的物体,握在手中,随着挥拳冷不丁地塞进了我的耳朵。

  “林诚宏,不用害怕,我是蔡国生。”

  我哼了一声,果然没猜错,眼前的“蔡国生”果然不是真正的蔡国生。”

  “想必你也猜到了,我并不是你眼前所见到的那位,他只不过是我是一位心腹,真正的我不在这里。”

  “刚才你也听到了,三天后他要将你当众处决,那是你惟一能逃出去的机会也是最危险的一次机会,我能告诉你的只有那么多,其余的便要看你自己了。另外,你的功法我已经派人秘密送到陈家去了,你不用担心。”

  话音一落,我便感觉那东西被拿走了,用屁股想也知道是面前这家伙拿的。

  “蔡国生”打完后又吐了口吐沫,也转身走了,进来了两个黑衣壮汉,开始对我拳打脚踢,毕竟演戏谣言全套,万一这里有什么留下的窃听器可就不太好了。

  挨打之中,我也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这等不知疲倦的挨打之下,不断地开始增强。

  我也感觉到,身体中的奇经八脉在一点一点的被疏通着。

  看o}正版章节上酷8*匠}网#

  第三道任督二脉打通之时,已经不多了。

  三天时间,便在这样的挨打中,悄然流逝...处决即将来临!

  “蔡国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悠诚说:

算是半回归章吧,过几天就考试了,考完我便彻底回归!

祝大家考试顺利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