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过的很疯狂,以至于第二天醒的很晚。

  “诚,你醒啦。”冉冉在我耳边低语道。

  冉冉和阳紫姐姐依偎在我身边,愧疚感毫无预兆的升起了:“抱歉,冉冉,我...”

  冉冉用手指抵住了我的嘴,微笑的摇摇脑袋:“没事的,冉冉已经说过了,只要能待在诚的身边就好了。”

  我叹了一声,身体坐了起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副极度“唯美”的画面。

  阳紫姐姐就靠在我旁边,白洁的床单上染上了红色和白色夹杂着的颜色,衣服七零八落。

  我被吓的叫了一声。

  此时阳紫姐姐的眉头还稍稍的皱着,看上去有些痛楚,被我的一声惊叫弄醒了。

  “嗯~,小宏,早上好啊。”

  阳紫姐姐如同一只猫一般揉了揉眼睛,我咽了口唾沫,干笑几声:“阳紫姐姐,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早些起床吧,哈哈..”

  作势我便要去拿衣服,结果却被阳紫姐姐拉住了:“怎么可以这样呢,这些事情都是要妻子来做的嘛,坐着,我去拿衣服。”

  什么鬼?妻子?虽然说要结婚我是举五只手同意的,不过以你现在的状况可以动吗?

  果然,阳紫姐姐刚想坐起来就被从下体传上来的痛楚给弄倒了。

  “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么痛。”阳紫姐姐往下望了一眼结果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眼睛雪亮雪亮的,“怎么会这样啊,小宏,我不是已经...”

  这种事我怎么会知道啊,记忆没完全恢复难不成就是这种惨样?

  我说不知道,反正我只知道白色的是什么东西。

  阳紫姐姐脸红的捶了我一下,不痛不痒。

  酷,P匠(G网首}发@a

  现在问题来了,如果阳紫姐姐没有被几个人玷污,那救她的又是谁?昨天晚上那么激烈,怀孕了该如何是好?

  想了一会儿便不想了,或许等请到陈家的大佬帮忙这些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了吧。

  拾起了掉落在地上的衣物,帮阳紫姐姐穿戴好,冉冉倒是可以自己穿,然后就出去了。

  打开房门,一个女仆便出现在我面前:“先生,恭候您多时了,请随小仆前去洗漱,小仆会好好服侍您的。

  我立马拒绝了,这我特么哪敢让你服侍啊,等下阳紫姐姐肯定打死我。

  阳紫姐姐抓着我,看样子今天应该是不能走路了,抓着我都有些困难更别说是独立走路了。

  洗漱的时候也是惊魂,阳紫姐姐硬要帮我洗脸,搞得我一惊一乍的。

  洗漱完,吃了个早饭才发现已经11点了。

  。。。。。。

  我想我这个应该算是中饭了吧。

  吃完就走招呼都不打一声,实在是刺激!

  不过这别墅的地方也确实找的好,郊外,嗯,不错,就是要这个清静。

  然而我们要上哪去打车?

  这鬼地方估计就算是站个几个小时有没有出租车过来都是个问题,无奈,阳紫姐姐身体又不好,只好抱着阳紫姐姐走了大半个钟头才运气好遇到了出租车,不要问我为什么抱而不是背,都是明白人。

  再次来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多了,这让我心里有些谎,毕竟已经错过了约定的时间那么多,怀着期待的心情到来,却要拾着失落归去。想想都怕怕。

  还好,他们还在那里,这让我放心了不少,既然他们可以等这么点时间,说不定也可以原谅我的迟到。

  “姐姐,我已经说过了,那家伙肯定是个骗子,否则怎么到现在怎么还不来。”大街上,一个身材雄壮的男子对身边正祈求着他的女子说道。

  “怎么会,壮壮,你就再等一下好了,你要是升高地位了,姐姐也放心了,你也可以一辈子衣食无忧了,再等一会儿吧,我们已经没有这么多机会了,如果不行,那父亲的事就真的...”

  “姐姐,你这个人就是心太善了,那种老畜生管他干嘛!就因为赌钱把我们两个至于什么地步你忘了?如果那个什么教导主任敢用这个威胁你,大不了我们就退出陈家逃离这个地方!还有,姐姐你也是,都快三十了,老大不小了,时候该找个人嫁了,否则以后真的嫁不出去了。”男子看了一眼身边的女子,叹了一口气。

  “哎,美女,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此时我已经下了车,抱着阳紫姐姐。

  听见我的声音名为壮壮的男子就以一种来者不善的眼神看着我:“喂,我姐姐遵从你的召唤而来,请问你踏马就是我的master?”

  对于他的奇怪的话语我有点摸不清套路,只好抓了抓头:“兄弟,你说中文好不好,大家都是炎黄子孙说中文比较有亲近感。”

  壮壮好像并不感冒,反而冷笑了一声转过身去:“姐姐,你确定那么一个毛头小子能帮我们的忙?醒醒吧。”

  美女对我笑了几声,我也算是搞清楚了原因:“没事,年轻人总会有些张狂的时候,调教一下就好了。冉冉,照顾好阳紫姐姐。”

  我将怀中的人儿递给了冉冉,扭了扭手腕,鬼魅般的出现在壮壮面前:“唉,年少轻狂啊,用蛋疼忏悔吧。断子绝孙手第一式!黑虎掏心!”

  说时迟那时快,我趁他愣住之时,伸手直接往他那个地方一扯。

  瞬间,惨叫在大街上回荡。

  我拍了拍手,对美女一笑:“放心,只不过是教训教训他,那玩意儿没事。”

  闻言,美女才松了一口气,拍了拍美胸。

  我眼皮一跳,慢慢蹲下身子,又打了一下壮壮:“怎么样兄弟,够爽了吧,唉~,以后别那么叛逆了知不知道!”

  我一盖头打在壮壮头上教训道,壮壮不服气地看了我一眼语气结结巴巴的:“在我面前装逼有什么用...何...何况你胜之不武...有什么好得意的。”

  少年,失败了要勇于承认,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是大家族间的生死斗你财产现在都已经在被分尸了。

  “你这话说的倒是有趣,我在装逼?我这是叫装逼吗!”我又是一盖头打在壮壮头上,只不过他现在捂着下面不敢说话,我要是装起逼来你姐姐早就在床上了等着了!那还有你乱吠份!要不是我昨天我不小心对你姐姐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你以为你有资格站在这里?一点地位都没有还敢这么嚣张,真是活腻了,如果你口中的什么教导主任心急一点的话,你姐姐现在估计都在酒店里了!听你的口气,貌似很害怕那个什么教导主任啊,既然如此,我今天就让你这土鳖看看,何为装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悠诚说:

话说可否赏脸加个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