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冉,你有没有听见阳紫姐姐的声音?”我转过头看着依偎在我肩头的冉冉。

  冉冉点了点头,不过脸上倒是羞红一片,两人如同刚出生的婴儿一般躺在床上,一看就知道是刚刚行过什么事情的。

  虽然说是这么说我也还是一个五分男,很快就完事了,只好多弄了几次,最后精疲力尽的躺在了床上,平息下呼吸后,我才开始隐约地听见一些喘息声和呻吟声。

  我不禁有些担心阳紫姐姐起来,阳紫姐姐根本就是御姐型的女王,要是陈维廷没抵抗住雄性大发给阳紫姐姐下药怎么办?

  按耐不住心中的烦躁,我终究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和冉冉穿戴基本可以遮蔽的衣物蹑手蹑脚的一步一步靠近阳紫姐姐的房间。

  慢慢接近阳紫姐姐的房间,喘息声和呻吟声越来越强烈,我慢慢地捏紧了拳头,脑中浮现出了泡完澡后陈维廷的那种猥琐的笑容,难不成这货就是打这个念头?要是进去是那幅画面那你就爽了!

  我怀揣着紧张的心情握住了把手,我可以听见那颗不安心灵的跳动声,我鼓励自己不要害怕,慢慢的打开了房门。

  “都不许动!把手举起来!否则死啦死啦滴!”刚打开了门我就蹿了进去。

  不过房间里并没有男人的身影,只有阳紫姐姐躺在床上发出不安的呻吟。

  我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呼了口气,然后拉着冉冉走到阳紫姐姐旁边,不过却发现阳紫姐姐皱着眉头,两只玉手死死的住着被子,看上去很痛苦。

  我伸手去碰阳紫姐姐的额头,结果在上面来回滑动了一下手指上全是阳紫姐姐的香汗。

  “别过来!别过来!”正处于睡眠中的阳紫姐姐突然大叫起来把我给吓了一跳。

  我被惊的一下子蹦了起来,然后蹲下来摸着阳紫姐姐的脑袋:“没事吧阳紫姐姐?你怎么了?”

  阳紫姐姐没有回答我,最终一直重复着那句简单的话,但我听的出来那句话里含有深深的恐惧,这应该是做噩梦了。我一只手握着阳紫姐姐的玉手,另一只只手不断抚摸着阳紫姐姐的脑袋,希望能平抚下阳紫姐姐的不安。

  然而,这并没起到什么㤻用。

  阳紫姐姐的不安越来越强烈,大叫一声,猛地惊坐起来。

  “别过来!”

  我急忙搂住她:“没事了没事了,阳紫姐姐...”

  突然之间,夜空闪电大作,照在我和阳紫姐姐还有冉冉身上。

  原本是我安慰着阳紫姐姐,结果阳紫姐姐直接逆推了我!

  “小宏,别走,姐姐害怕!别走,别走...”

  我又担心同时又高兴着说出小宏两字就代表着阳紫姐姐又想起了一部分记忆,但看着阳紫姐姐那幅魂不守舍的样子一定便是想起了一部分不好的回忆。

  我也伸手环抱着阳紫姐姐好一会儿后才平静下来:“阳紫姐姐,没事了。你是不是又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说出来,我和冉冉替你分担一点吧。”

  阳紫姐姐挣扎了一下,然后颤抖的在我头边画着圈圈:“确实,我回想起了一部分记忆,有你的,也有其他的。我隐约的还记得有几个陌生的男人接近我,甚至还想...”

  说到这里阳紫姐姐又忍不住抽泣起来,我缓缓拍着阳紫姐姐的背脊:“没事的,就算真的那样子了,以后小宏娶你就好了。”

  阳紫姐姐脸一红,看了一眼冉冉,然后摇了摇头:“不行,这样做岂不是对你不公平,况且你还有...”

  我一怔,嘿嘿一笑:“没关系,冉冉不会介意这些的,小宏发誓会好好照顾你的,所以,别哭了好吗。”

  “,酷3匠ub网~首(Q发!

  我和冉冉同时向阳紫姐姐点了点头,阳紫姐姐看着我和冉冉,破涕为笑:“小家伙还想开后宫啊,姐姐真是服了你了,有那么一个漂亮的女朋友还欲求不满,罢了罢了,姐姐就成全你好了。”

  我嗯了一声,阳紫姐姐肯定是装出来的,这点毋庸置疑,或许她现在只想找一个可以照顾她一辈子的男人,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便是她的愿望了吧。

  想到这里我心中不禁有疑问生了出来:既然阳紫姐姐和那什么蒋家的已经订婚了,那一切的资料自然是应该收集清楚,那阳紫姐姐的这事应该也是了解过的。况且阳家订婚基本就是被迫的,堂堂蒋家怎么会娶一个被玷污过的大小姐?这怎么可能拉的下脸来,蒋家的使舵人难道是智障?难不成当初袭击阳紫姐姐的就是蒋家?

  正当我思绪飞舞的时候,阳紫姐姐突然说话了:“小宏,可以陪我一晚吗?姐姐不奢求太多了,就只希望在出嫁之前还能好好和你共处一下。好吗?”

  我眼神一凝:“阳紫姐姐,我一定可以请动陈家的人帮我们的...”

  还没说完,嘴唇上便传来柔软的感觉,尽管已经经过那种事情我的身体还是紧绷了起来。

  我惊讶的分开了双唇,一条丝滑柔软的物体趁机钻进我的口中搅拌,我也开始回应阳紫姐姐,缠绵在一起。

  冉冉并没有回去,只是在我身边躺下微微一笑,然后闭上了眼睛。

  许久,我和阳紫姐姐呼吸变得急促,慢慢分了开来。

  “答应我小宏,陪我过完剩下的日子吧。”

  两滴眼泪从阳紫姐姐的美目滑落。

  我顿时邪火横生,反身将阳紫姐姐压于身下,怒吼一声。

  阳紫姐姐痛苦的哼叫出来。

  夜晚不平静,在阳紫姐姐的一声声轻哼中度过,慢慢地进行着脱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悠诚说:

昨天断网,今天被兄弟拉去酒店说什么“哎去”的

看了大老二写的新书,实在是乱,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风韵犹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