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在了阳紫姐姐已经有些泛黑的皮肤之上,我开始将伤口里的毒液吸出来。

  血液刚入口的时候的血腥味让我有一种想要呕吐感觉。

  强忍着呕吐,将一口毒血吸了出来,转头吐在地上。

  不过这么点量很明显根本解决不了什么问题,继续埋头吸了起来。

  一点一点的毒液被慢慢地吸了出来,有时为了节省时间我会咽下去一点,重复了十几次后阳紫姐姐的脸色总算有了点红色。

  此时外面的枪声也渐渐消停了下来,一个与阳紫姐姐有着几分相似的男人闯了进来,那是我昏迷之前看见的最后一个人。

  ......。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医院里了,阳紫姐姐并不在这里,我躺在床上,看着映入眼脸的白色。

  老爹在旁边和医生说话,让他一定要弄好我的病情什么的。

  “唉~,先生,您儿子倒是没什么事,治疗一下康复起来也快,只不过那位小姐...”

  医生说了一半又不说了,我心头涌起一股不安,大叫起来:“你说,阳紫姐姐她怎么了!”

  老爹走过来打了我一下脑袋:“医院里别大声说话。”

  我没顾老爹依然大叫着,最后,医生开口了:“那位小姐胸口的毒液虽然被吸出了不少,但由于残留在体内的毒液时间太长,已经随着血液循环到了大脑,就算是医治好了,可能会改变她的性格和一些记忆。”

  我心中仿佛咯噔了一下。

  改变性格?一些记忆?虽然说我年纪小但这意味着什么也还是知道的,阳紫姐姐会变的不一样,变成另一个人?这还算好的,要是改变了记忆...。

  接下来的事我不敢想下去,开始闷头痛哭起来。

  几天后我出院了,临走前看了一眼阳紫姐姐,阳爷爷走过来和我说没事的,以后一定还我一个一模一样的阳紫姐姐让我不要担心。

  我也不知道怎么联系他们,之后也就没有给他们打过电话了。

  直到现在。

  又和阳爷爷联系上了,以前的一幕幕也从脑海里浮现出来。

  “阳爷爷啊,您老怎么样啊,身体还好伐,阳紫姐姐怎么样了?”

  既然联系上了我自然也是关心地问道,毕竟性格改变和记忆错乱都是建立在能医好的前提之上,要是医不好后面的也都是无稽之谈。

  “我当然好啊,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小紫不是在你那里吗?”

  我听了阳爷爷的话有些奇怪,然后突然反应过来:“阳爷爷,你说这个说话不冷不热的而且貌似还不认识我的是阳紫姐姐?”

  保镖已经走了过来,我只好压低声音对着手机说道。

  阳爷爷叹息了一声说是上次被毒蛇咬后留下来的后遗症,很难医治好了,除非是从根源上激发,否则根本就医不好,这次让阳紫姐姐过来明面上是管束我,实际上是让我想办法医治一下她。

  我说那保镖是怎么回事,一副居高临样的样子。

  阳爷爷又叹了一声气:“唉~,其实小紫已经订婚了,就在一个月后,这件事是他爸爸做主的,提出联姻的是一个大家族,势力太大,他爸爸估计也是觉得门当户对,就直接定下了,小紫她估计都还不知情,那保镖就是男方派来的,如果你小子可以的话就帮帮小紫吧,可以的话你小子就娶了小紫好了,以你老爹的身份还是很容易的。”

  我拳头捏的咯吱咯吱响,眼中没有什么表情,眼神却冰冷无比:“嗯,我尽量。”

  说完这一句,我就直接挂了电话把手机递给了冰山阳紫姐姐,然后坐了进去。

  就靠在阳紫姐姐旁边:“阳紫姐,好久不见,你还记不记得我啊。”

  她没吭声,好吧,果然,她不记得了。

  这就很麻烦了,失忆了要医治好就很难了,我就一直说些小时候的话给她听,可她却没什么反应,一旁的保镖脸倒是黑了下来。

  我说看你麻痹,嫉妒啊,区区一个保镖还丫的一个手下败将就敢这么屌?再看一眼打死你信不信,还愣着干嘛,开车啊,你丫的是不是傻,你家少爷的未婚妻还在这里坐着,赶紧开车啊!

  这话就是我故意说的可以引起阳紫姐姐的怀疑,到时候自然会来问我,到时候也可以摸出一点消息来。

  果然,阳紫姐姐的眉头皱了一下,很快又舒展开来,没问什么,但眼中可以看出有一丝隐藏极深的疑惑。

  保镖黑着脸开车送我们到房子下面,我们下了车,刚要上去,结果这家伙也要上来。

  “刚才没打死你就不错了,别得存进丈啊。”

  如果此时有别人在场一定会说我一声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打了别人骂了别人还有理了?

  不好意思,对走狗爪子我就这个样,你要不服就来打我啊。

  }酷:匠。网$;永久uv免=…费看vW小2说《@

  上了楼放好行李之后阳紫姐姐就直接把我拉进了一个房间,把我摁在床上,然后毫不顾忌的在我旁边坐下翘起了二郎腿。

  “说吧,你是怎么知道我是别人未婚妻的,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