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临近,随便找了个客栈租了间房子便住了下来,三天,倒是可以等,目前二号和铭都是受伤中,或许能发现什么有作用的东西也不好说。

  宁可错了,但是也不能错过啊!

  整整一日,木珏都在修炼中度过,下午出去转了一圈,才发现,街道上人变多了,不用打听,都知道是奔着那拍卖会来的。

  走到门口,一个小二模样的突然叫住了木珏。

  “小客官,这,有点事老板要和你商量。”

  可是在木珏听来,这个小字怎么那么刺耳呢?

  点了点头,便跟着他看到了二楼。

  _~酷-匠*|网唯√一正z…版iq,/‘其他:都\是#盗0l版kA

  “客官,你好。”

  一个很胖的家伙,看起来四十多岁,笑眯眯的模样一看就是个奸商。

  “有事吗?”

  “这.......事,的确有。”

  “哦?什么事?”

  “那个。”老板犹犹豫豫的目光左右躲闪着,就是不往下说。

  “你个小老儿,怕个鸟,小屁孩,这里本大爷包了,赶紧滚蛋。”

  突兀的,一个身影从木珏身后走了进来,对着他们就是一顿乱吼。

  木珏头都没有回,盯着老板问到,“是这样吗?理由是什么?”

  “那,那个。”

  “那个什么?我出一百下品元石,赶快滚蛋。”身后的人继续插嘴。

  “呵,只是比我出的钱多吗?有意思。”

  他怒了,缓缓回过头去,才发现门口处站着三个三个中年汉子,身体结实的不像话。

  “那又如何?”木珏打量了他们一番,继续到,“既然用元石来谈这件事,那就好好谈谈如何?”

  他很意外,这个世界也是看谁钱多吗?

  “呦呵,听到没有,哥几个,和我谈钱呐!”边说边打量着木珏,看他穿着最平凡的衣服,也跟本就没有在放在心上。

  其余两人一起起哄,哈哈大笑。

  “可以,我天少还没怕过谁。”

  “那好,一个中品元石顶多少个下品元石?”

  “一万啊!你不会没听过吧?别逗我好吗?”天少纳闷的看着木珏,眼神里满是戏谑。

  “哦!那我先来,我出一个中品元石。”此刻木珏才算知道了那个势力多可怕,随随便便便是给了自己进一百万啊!

  老板本来还想劝劝他的,可是听到一个中品元石时,又止住了,目光转了转,又坐了下去。

  天少明显一愣,然后便是哈哈大笑,身边两人可是在重新打量着木珏了,这家客栈,一年也挣不到十来个中品元石吧!

  “有意思,我出5个,记住小子,必须的拿出来。”其实他也怕被坑了。

  “好,那就100个如何。”

  赤裸裸的打脸,你加五个,好啊!我直接给你加100倍,看你怎么接。

  天少懵逼了,自己来参加拍卖会,家里只给了一千中品元石好不好,这住间店就要100个?但是面子怎么可能不要?狠了狠,“200个。”

  老板傻眼了,那可是自己十年的收入了啊!这一百下品元石的房间此刻竟然涨了两万倍?

  “500个。”木珏拿起桌上的茶壶,倒出茶来,轻轻抿了一口,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天少气愤的抬起手指指向了木珏。“小子,你是何人,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

  “.......”

  旁边两人直接石化,天少脸色变成了猪肝色。

  “600个,小子,我记住你了,别让我逮到你,赶快滚。”

  “呵呵,是吗?一千个,你继续。”木珏声音依旧平淡。

  这还怎么继续,自己身上只有这么多了。

  等了半天,他依旧只是不说话,木珏瞅了瞅,“天少是吧!继续啊!”

  天少依旧不说话,只是吃人的表情很可怕。

  “对了,衣服的话也可以,一件我可以兑换给你一千个中品元石的,咋们继续。”

  “不,小子,我要看你拿出那一千元石。”

  木珏无所谓,直接一摸戒指,顿时倒出一大堆来。

  老板眼睛都绿了,此刻就差趴在木珏面前磕头了。

  “你说的衣服值那么多,可是当真?”他咬了咬牙,还是说了出来,“我可以换。”

  “嗯,自然当真。”

  “那好,我出两千。”说完直接脱了上衣。

  木珏笑了笑,“好吧!你赢了。”说完站了起来,收掉元石,走到了天上的面前,“天少好魄力,在下佩服,这客栈房间归你了。呐,这一百元石,当做道歉的吧!”

  本来皱着的脸顿时笑开了花,“那里的话,小兄弟会做事。”边说边吧元石装进了戒指里。

  “那我相信以天少的实力和钱力会付账的吧!”

  “那是自然,怎么会不付呢!”

  木珏眼里闪过一丝得意和鄙夷,最后笑着离开了。

  “看到没有,他怂了吧!就他那样,还想和我斗。不过,还算会来事。”

  旁边两人可是直接懵逼了,说完直接找了借口速度离去。

  “那个客官,房费你看。。。”

  “没事,不就是两千.........”

  说到这里,他说不下去了,这时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被耍了。

  很远了,木珏似乎听到了一声怒吼。

  日后,木珏才知道,那天少那天是光着身子出来的,身上还挂了彩,吼声吵到别人,被修理了,又被讨了衣服和钱,家里这里有两天车程,都回不去了。

  虽然人多,但是有钱的木珏来说,随便便找了一个住了下来。

  吃过晚饭,关了门,又盘腿坐在了床上,开始修炼了起来。

  远处,一个女子立在半空,定定的看着几个房顶的黑衣人,他们来到了木珏屋顶,然后静静的潜伏着。

  而木珏,却是一无所知,实力高出一定阶段,元识根本就发现不了的。

  “血狼帮的人嘛?有意思,看来这小家伙有秘密啊!日后得了解了解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