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珏就一直保持在一定距离,悄悄的跟在这一行人后面。

  从那会的观察发现,除了那带头的是一个凝魂境圆满的武者外,剩下的基本都是锻体境的人,七个人里有两个还是锻体境五阶左右的。而木珏的目标也正是他们。

  他只有一个人,虽然这些都是小喽啰,但是若是骚扰起来,也是足以对他造成足够的麻烦的。

  “扎特,咋们这回可以回家好好休息一下了,渍渍,想想都美啊!”

  “是啊!那红院的灵狐族,在也不是梦想了,想想那细腰,都特么痒痒。”

  “是啊!真是爽。”

  “嗯?”名叫扎特的男子感觉后面有人,随后转头向后看去。

  “怎么了?”

  另一个纳闷的向后看去。

  “我感觉有人。”

  “啥?”那男子向后看了看,除了虫鸣,什么也没有,倒是月光下的这景物让他不禁一个打了个哆嗦。“别自己吓自己了,有人,早就被大哥发现了。”

  “嗯,也对。”

  两人讨论完,紧了紧队伍的步伐。

  木珏目光一凝,这都能被发现?看来自己缺点很多啊!

  半响后,当扎特向身边看去时,心里惊呆了。

  刚想呼喊,便感觉自己怎么样也发不出声音来。

  剩下五人还是在美美的幻想着怎么去潇洒,自己已经减员了还一无所知。

  又是一声细响,但是却引起了所有人的回头。

  而木珏,此刻正好将又一人放倒。

  两边人目光对在一起,都互相呆了一下,然后便是带头的一声愤怒嘶喊,“你这小东西,找死。”

  随后一挥手,剩下的四人带着家伙直接冲了上来。

  木珏想都没想,直接回头就跑。

  只是干掉了三个个最弱的,这让木珏有点小遗憾。

  酷匠网正c=版“首_#发^8

  感慨归感慨,但是速度却是不慢,在加上木珏速度本就快,很快就消失在了众人视线里,到现在也只有一个受伤的老大还在追着。

  “呦,怎么不跑了?”那老大看到木珏定定的站在不远处,顿时一声怪叫,露出兴奋的表情来。

  “跑?为什么还要跑?都剩下你一个了。”

  那带头大哥没太在意,这会才想起,的确如此,四周除了黑黝黝的景物,也就只有他一个人了,手下都追散了。

  “嘿!哪怕只有我一个,那又怎样?年纪轻轻就敢来招惹我?我一只指头就可以戳死你。”

  “那就试试。”

  木珏说完便直接拿出了铭,若是不速战速决,让后面的都追上来,那就麻烦了。

  “有意思。”那大哥也是一声怪笑,向着木珏冲去。

  “雨落满天。”

  木珏想都没想,直接便使出了目前自己最强的一招,说到底,木珏心里更本没底,虽然对面受伤了,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好歹也是即将达到破元境的强者,实力相差太多。

  “哼!雕虫小技。”

  那带头大哥直接用拳头迎了上去,木珏心里一喜,敢拿肉体对抗铭?那不是拿着豆腐往刀上撞吗?

  不言而喻,随着刺啦一声,那带头大哥一条手臂便直接掉了。

  “这........”

  显然他更本就没有回过神来,呆呆的看着地上的一条手臂发呆。嘴里不断嘀咕,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就连疼痛都忘记了。

  “怎么会?这怎么可能。”

  木珏也没有想到铭竟然能够无视对面的护体元气,直接便将一条手臂斩了下来,望着他伤口处不断往外冒出鲜血,目光没有丝毫变化。

  “啊!小杂碎,我要杀了你。”

  也许是疼痛袭来,让他清醒了过来,用元力封住了伤口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直接冲了过来。

  木珏不敢大意,也是撞了上去,对面掉了右臂,但是左手抽出背后的一把长剑,战力也是丝毫不弱,几个回合下来,木珏便被打出了战圈,撞在一颗大树上,落地,嘴角留下一道血迹来。

  反观对面,那大哥也是衣衫褴褛,甚至在左臂处有两三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此时更是吐出一口血来。

  他不甘心,向木珏这样的,要不是自己大意,早就收拾了,可耐何自己本就带伤,而且还是伤了本源,又被大意斩掉一臂,实力大减,又怎么会这么惨?

  “小子,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来偷袭我的人?”

  那大哥此刻真的很想杀了他。但是知道心有余而力不足,边问话边暗暗恢复着,同时也在等待自己手下。

  “需要理由吗?很简单。弱肉强食。”

  木珏早就注意到了他的举动,丝毫不给他机会,直接又冲了过去。

  “你,好,今日就是死,我也要拉你垫背。”

  那大哥心里一横,身上元气更盛,长剑发出刺目的红光,这样做,也是为了给其他人指明地方。

  “搬援兵吗?没那机会了。”

  木珏又一次使出雨落满天,直直向着他斩去,大哥不敢在大意,举起长剑回应,几十个回合后,被木珏抓住机会,在右臂处又是一剑,直接斩进去了半个身子。

  “啊!”

  这一下直接将他战力减去一半,木珏得理不饶人,攻势越加密集,最后直接斩掉了他的头颅,鲜血冲起很高。

  木珏虚弱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在这期间他不知道自己使出了多少次轻灵九式第二式的雨落满天,体内元力早就被抽空了。

  强提起一口元力,木珏摘下了他左手上的一个戒指,然后拖着身体消失在了黑暗中。

  不一会,三个人影便急速到了这里,看到一片狼藉的场景,心里都咯噔一下,尤其是看到一个倒地的尸体时,都暗暗心里吞了口口水。

  一个武者似乎想起了什么,立马喊到,“找找,快,那二阶暴烈猿的东西都在大哥的储物空间戒指里,看在不在。”

  当一番找寻后,他们发现左手上只有四只手指,那只带着戒指的食指不见了,出现在不远处,而戒指,不见了。

  他们没有想到,本以为自己是最后的捕猎者,没想到最后依旧是别人的猎物,而猎人,会是一个小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