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城朝楼,军事殿。两个秀衣的侍女在军事殿的门口见命魂周羽走进来,都是慌慌张的准备跪下,可是命魂周羽微微一动手指,神识金光指尖一闪,顿时两位美丽侍女都跪不下去。

  军事殿中早就准备好了桌子,这种在大殿下方长长的桌案很矮,必须坐下才能用这种桌案,周羽,顾忧尹,小书生,李为知,连同命魂周羽都是坐到了桌案前。

  “设宴,酒菜都必须是最佳。”柳方空对着下方的侍女吩咐。

  柳方空来到军事殿的最上方,那里有一个宝座,正是城主用来上朝的城主之位,这个位子不简单,上面可以害死无数人,也可以救无数人。

  “哎哟大人,您看我昏头了!您应该坐到我的位置来。”柳方空已然坐在宝座上,却还假装很大方的说道。

  “不,我坐这里就好。”命魂周羽就坐在那里,现在要等的就是战机的来临。

  一位位美丽的侍女的玉手玲珑的端着金盘脍鲤鱼。桌案都摆满了许多地方特产,比如这种脆皮鸭,鸭腿上一片片脆皮,还有咬在口里很有劲道的鸭肉,简直美味无比,那种菜香中飘杂着麻辣和油菜的味道,更是让人垂涎三尺。

  “来,干一杯,祝城主旗开得胜。”其他人都在吃,只有命魂周羽抬起手里的兽头酒杯朝柳方空拱拱手。

  “多谢大人吉言。”柳方空也捏着兽头酒杯一饮而尽,脸上满是畅快。

  每个人都在欢快中,这期间柳方空是不停的讨好命魂周羽,无非就是想让命魂周羽出手把齐焰家族灭了,或者在城亡卫危难时帮一把。

  “放心吧,必要的时刻,我会帮你的。”命魂周羽就这么品着酒,柳方空则是满脸的惊喜,站起来差点想下来抱住命魂周羽,大喜道:“如此多谢大人,日后若是有用得着属下,属下定当万死不辞。”

  命魂周羽没有说话,只是忽然眼睛看向外面的大门。只见一个身穿盔甲的城亡卫突然跑进来。

  这名城亡卫直接跪下,一脸惶恐,急道:“城主,我等个个本来是今天夜里准备攻打齐焰家族,攻其不备,可是他们现在居然带人已经来攻打了,现在已经打到东城朝楼的楼门外了。”

  “什么!”柳方空大喝一声,猛拍宝座的扶手,直接暴跳如雷。

  “齐焰家族还联合了周氏家族,他们倾巢出动,根据实际情报,他们大军总共一千四百余人,这可只比您的整体大军仅仅少一百人而已啊!”这城亡卫越说脸上越白,最后僵着脸紫白一片。

  “莫急,依我看,现在你的大军也都在东城朝楼这里,而且我的军队也都带来了,一共也有一百三十多人。”命魂周羽并没有说要把自己的一百三十精兵派出去,而是说:“我看就以东城朝楼的楼门之外作为战场,直接来一场厮杀,若是你不敌,关键时刻我必出手帮你。”

  “好好好。”柳方空松了一口气,急忙对着下方跪伏的城亡卫先锋官说道:“传令下去,一半大军出门迎敌,另一半大军从东城朝楼后方绕到敌军后方形成包围,全歼敌军,片甲不留!”

  “是,属下接令。”这位城亡卫急忙跑出了军事殿。

  周羽,李为知,顾忧尹,小书生等人都在悠闲的喝酒,因为他们知道只要玄武通使在,即便敌军杀了进来,也不敢动他们一根毫毛。

  这时忽然一位英气冲天的白袍银甲的年轻将军走进了军事殿,扫视众人一眼,只有在玄武通使的面前微微点头恭敬一些。

  这位将军正是柳方空的柳氏一脉的顶天大将,柳霆城!那日与周羽在仙途测试中交战数个回合也不能得出胜负的风云之辈。

  “父王,儿臣愿出城杀敌,齐焰家族胆敢侵犯我柳氏之地,如此可恶至极,必杀无赦。”柳霆城挥手间,一杆长长的红缨枪在手,斜握枪杆直指向青天。

  “好。”柳方空脸上欣慰一闪,随即说道:“我儿能有此心,真是柳氏之福。我们全都在朝楼上为你助阵加威!”

  “儿臣领命。”说完柳霆城直接回身踏脚,势化青光,飞冲而出,直到朝楼战场之外。

  命魂周羽说道:“我等也出去看看战局。”

  一行人都是有兴致,每个人端着一杯酒就急急的赶向朝楼。

  no酷^匠网3!永久v/免@6费D%看小M说

  来到朝楼之上,楼门下无数的士兵正想冲过来,可是城亡卫的大军也不少,每个人都用生命来捍卫东城朝楼的楼门。

  战火纷飞,硝烟弥漫,双方大军都在大喊大叫着,杀,杀啊!有的士兵更是飞檐走壁的想要从楼门的墙壁上直接飞进来,可是有着封锁大阵,只能出去,进不来。

  “柳霆城,果然不错。”命魂周羽看着远方齐焰家族敌军的大军中,一名白袍战将手持红缨枪,枪枪见血封喉,招招杀敌,身上甚至此刻还有被射入的箭矢,可是他没有因为疼痛而停顿,反而越来越猛的杀戮,拼死捍卫一般。

  不一会,柳霆城那无影无形,变化多端,速度极快的红缨枪已经是杀敌成堆,在朝楼上的人,每个都是心里叫好。

  “我辈之大将,非霆城莫属。”柳方空遥遥看着白袍战将在嘶吼,在杀戮。

  “柳方空!”忽然朝楼下一声怒喝,随即齐朝尔就飞上天空,“你以为你们的柳霆城就是天下第一吗?哼!别忘了,我齐焰家族的齐锐月也不比他差!”

  “柳霆城,你找死!”齐锐月本来与柳霆城有些交情,可是如今他杀死自己族人无数,又怎还顾得上交情。

  顿时身穿一身紧身黑衫的齐锐月,捏拳的瞬间,一柄漆黑无比的宝剑在手,挥动剑身,无数的梅花,桃花,各种花瓣诡异的出现在空中,随即齐锐月直接冲向坚守在东城朝楼下的城亡卫的大军中。

  杀!杀!杀!齐锐月直接红眼起来,飞剑无情,满天的花瓣仿佛一把把飞刀一般划伤敌人,插死敌人,加上这诡异无比的花中剑,诡异无比,使得一时间城亡卫大军是,闻风丧胆。

  “这两个人若是交手起来,不知谁更厉害。”命魂周羽眯着眼,这二人都是两方的大将。

  其实命魂周羽更想柳方空与齐朝尔厮杀。可是,一般柳方空和齐朝尔不会对战,因为如果他们一旦对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那么他们不管谁输谁赢都没有好处。

  柳方空要是死了,齐朝尔必然也会受伤,可是这样就算齐朝尔赢了又如何,自己受伤,那么只会便宜别的城池来攻打自己,况且,他们这种出体化虚期的老怪,基本很难见到动手,所以无论是哪里都是小辈们征战,而他们则是大战的掌控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