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朝尔一听这话,心脏发紧,差点晕过去。

  命魂周羽又坐了下来,齐朝尔站着不敢动,命魂周羽则是一下子皱起眉,仿佛凶神恶煞,大声震慑道:“齐朝尔!我告诉你,现在认罪还可以从轻发落,别等我亲自去你齐焰家族那种破地方!”

  “我有罪,唉,是我一个人的错,请大人不要牵连我的家族,望大人开恩。”齐朝尔跪伏在地,歪着头心里认栽了,其实他在家族和修真界名气也挺大,也是别人眼里的豪杰,可是城主明显已经站到了玄武通使大人的一边,就算齐朝尔想要造反也没有把握,强行拼命,最后只能家族受到灭门之灾。

  “大人,这么多年了,他这种贩卖禁药的人,就该死。我这手下,李为知,他以前就是齐焰家族的仆从,他说的话,不用查,一定可信。”柳方空见有机会扳倒齐焰家族,顿时对着命魂周羽,一阵的添油加醋。

  齐朝尔捏着拳头,恨得心里一堵,这个城主柳方空,早就猜到他想吞并自己家族,没想到,这个时候他竟然趁火打劫,落井下石。

  “罪不至死。”命魂周羽忽然一句话让众人都是一愣,个个不敢置信,这种罪,不至死?

  齐朝尔也从发愣中醒悟过来,急忙的磕头谢恩,每个响头都磕得嘣嘣响,齐朝尔更是直接破涕为笑。

  “虽然你走私禁药,可是齐焰家族对永宁城也是有贡献的嘛,比如养活这么多下人,在永宁城谁不知道,齐焰家族是下人和仆从最多的家族啊。”命魂周羽这些话说的逼真,好像真的是体谅齐朝尔似的。

  其实每个人都知道,齐焰家族,不把随从下人当做人,想杀便杀,想打就打,这么多仆从是因为怕不够杀,不够打,他们眼里,奴才是奴,与‘人’没有关系。

  见命魂周羽是故意想要放过自己,齐朝尔立即催动体内灵力,顿时灵力在眼睛里一转,随即眼睛里面就哗哗落泪,好像真的感激涕零一般。

  齐朝尔道:“多谢玄武通使大人开恩,齐朝尔自知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还请大人恩赐惩罚。”

  齐朝尔心里此刻则是把柳方空当做的大敌,简直恨到骨子里,如果不是玄武通使开恩,自己家的百年大家族可就毁于一旦。

  “嗯,既然你也认罪了,那就扣除整个齐焰家族的一半家产,包括兵器法宝等物品。但是主要的不是惩罚,惩罚你,那是希望你能改过自新,别在误入歧途。”命魂周羽说话间,丢出一个超大空间的储物戒指。

  齐朝尔也是明白人,在地板上捡起了戒指,随即拱手,一脸感恩戴德,说道:“谢大人恩典。”

  “下去吧,我叫人陪你回去,把储物戒指带回来,我还得上交王朝。”命魂周羽敲了敲桌子,随即朝外说道:“书生,你跟齐朝尔族长走一趟。”

  小书生进来领命后,与齐朝尔,一同前往齐焰家族去了。

  这时柳方空见不能杀死齐朝尔,顿时嬉皮笑脸的来到命魂周羽面前,很是恭维的暖声,说道:“大人,您看这天地酒楼怎么办?那里面可是有两名出体化虚期的修者,如果要把他们捉拿归案,可能还得请您亲自出马。”

  “不准打草惊蛇,我自有决断。”命魂周羽板着脸,一皱眉道:“我的计划是放长线钓大鱼,你暂时别参和,平时怎样,日后你还是怎样,懂不懂啊?”

  “是是是。”柳方空急忙答道:“大人您英明神武,那属下先告退?”

  “温故道人留下,其余的,先退下吧!”命魂周羽一挥手,柳方空,周九城,顿时仓惶的退了出去。

  刚一出曲王府,柳方空就捏紧拳头,我堂堂一个城主,何时受过这样的闷气,真是气死我了,不过倒也还不错,起码让齐焰家族实力大损,等风头过去了,我就灭了他齐焰。

  雅堂外的顾忧尹和李为知正在门外等候。而雅堂内,此刻仅仅只有三人,周羽坐在命魂周羽的一旁,周羽说道:“温故道人,不知你什么时候准备放了家妹和家父?我父亲年纪大了,我妹妹又还小,如果他们有一点三长两短,我想,你也绝对不会好过!”

  温故道人脸上宁静如水,不起半分波澜,很是清瘦的脸庞下有白须,他抚摸着白须道:“令尊与令妹,跟老道有什么关系吗?”

  “你还敢说!”周羽差点肺都气炸了,抓了人,还要装不知,“你们赤清宗的一个黑衣弟子直接把我妹妹和父亲从柳明妖岛抓走了,至今音讯全无。”

  “什么!”温故道人直接站了起来,有些脸色不好,但是语气肯定的说道:“首先我赤清宗没有黑衣的弟子,再者我赤清宗这半个月,更没有一个弟子下山过。”

  “不可能。”命魂周羽一下子拍响了桌子,很是愤怒,“我命令你赶快把我弟弟的父亲和妹妹放了,否则铲平你们赤清宗。”

  温故道人被镇住了,可是他闭上眼,掐着手指,一计算,一占卜,没有,赤清宗根本没有外人,而且更没有黑衣的弟子。

  “大人,老道宗门实在没有您找的人,如果您要责罚,老道只能任凭处置。”温故道人走到玄武通使面前,眼神里很是真诚,不像在骗人。

  Y\更()新最:快{4上酷;匠网◇

  命魂周羽眼珠转动,周羽也是焦急,老道不敢骗玄武通使,可是父亲和妹妹,到底去了哪?那个黑衣人,又是谁呢?

  见到玄武通使和周羽都是一脸的担心,温故道人赶忙说道:“大人莫急,既然是有人想要嫁祸给我赤清宗,那想必他也不会伤害这位周羽少侠的亲人,还很有可能把少侠的亲人偷放在我赤清宗,老道给您和周羽少侠承诺,只要人到了我赤清宗,老道我一定亲自把他们护送来这曲王府。”

  温故道人所言非假,赤清宗的确没有周九龙和果果的消息,而且也真的没有穿黑衣的弟子,赤清宗多数弟子都是紫衣和白衣。

  没了办法,最后温故道人也离去了,周羽和命魂周羽都到曲王府的用膳堂喝酒,连同顾忧尹,李为知,四人喝得尽兴,只是周羽不会醉,不过命魂周羽却是醉得不醒人世。

  周羽暗笑,自己看着自己醉,还是有些稀奇,唉虽然暂时没有父亲和果果的下落,不过那黑衣人对自己没有加害的意思,想必他一定还会出现。

  周羽,顾忧尹,李为知,命魂周羽,都在酒桌上睡着了。清晨空气清新,院子里更是花草升香。

  当周羽等人来到见客大雅堂的时候,居然来了两个人在等候他们,一个是青海涛,一个正是美艳动人的女子,君雅芳。他们应该在城外等候军令,怎么都回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