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羽见齐浮动剑了,心里暗笑,跟我玩剑?也好,也好!

  看着齐浮手中指着自己的金柄宝剑,周羽心里暗叹口气,这大家族就是好,随便出来一个人都有好剑,不过自己的这把剑也不差,这可是妖王墓里面所得,而且可以配合玉箫,只是现在没人给自己吹箫助阵。

  周羽看着虎视眈眈的一群人,随即一挥手,一道流光在手掌一闪,接着一把长剑出现在右手,这把剑周羽不知名字,取名‘雪长剑’,因为剑身之上有着一长排紫色如冰霜的符文,从而得名。

  “好剑,我收下了,给我上!”齐浮一冲身子,一动百动,所有人都围了上来,不过没人打扰周羽和齐浮,他们都对着顾忧尹和杨守能去了。

  “顾兄小心点。”周羽死盯着冲来齐浮却是声音向后说道。

  没办法,这把剑对齐浮太有诱惑力了,不仅剑身完美,连如魔晶一般的剑柄都是艺术一般,最重要的是剑本身的气,一把好剑只要放在面前都会有一股子剑气,这把剑更是剑气凌人。

  齐浮完全疯狂,他的剑极快,仿佛都是幻影一般,可是幻影中剑气纵横,一不小心就会死于非命。周羽则是挥剑犹如秋水荡漾,每一剑都好像有意或无意,而且柔软的剑更是有着喝醉的味道。

  “你快?我可以以柔克刚!”周羽,齐浮,他们的长剑都抵撞在一起,二人眼神互杀,齐浮更是恶狠狠的回道:“以柔克刚?好啊!我看看你怎么克刚!”

  两剑一用力,二人都是向后跳去,周羽准确的盯着齐浮的咽喉,既然战,那就不能心软,必须招招致命。

  周羽斜握雪长剑,快步冲向齐浮,“酒黯人魂,思人痛……”这是莫离酒的第二式,学会了后还没有机会施展罢了。

  雪长剑上忽然有着一股酒香,这味道好似陈年的老酒,又仿佛陈年的思念,齐浮惊异周羽剑中的感觉,这感觉好像他的亲人就在一旁等着他,那是思念亲人的感觉是不舍,是莫离酒。

  周羽脚下一蹦,飞身在齐浮上空,剑身由上向下一劈,顿时灵力直达剑身,右臂与剑刃呈现一直线,齐浮虽然被剑中的思念之情弄的有些迷茫,可是他还知道如果不挡住这一招就必死无疑。

  顿时齐浮抬起自己的金柄宝剑狠狠一撩,他想用剑身撩在周羽的剑身抵挡,可是……周羽却忽然在空中身子一转,“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这一刻,在齐浮的剑还在准备迎接周羽的劈砍时,周羽的剑则是转劈为斩,在身子旋转中,周羽的剑与身体融为一体,一瞬间,齐浮没有任何防备,剑光寒闪直接斩断了齐浮的脖子。

  周羽从空中落地,看着齐浮的眼睛,他眼睛里还有着对自己亲人的思念和对周羽剑术的不甘,齐浮满口鲜血,他半个脖子都成了伤口,脖子流溢出更多的血,他乏力的抬着头,“虽然不知道你是谁,可是你别得意,我齐家的第一高手不会放过你,他是齐锐月!”说完齐浮忽然手里出现一块冰蓝色的玉牌,这玉牌直接被他捏碎了,随即他笑了,这就是通知家族知道自己死亡位置的玉牌,这样整个永宁城都赫赫有名的那位齐家的天才青年才会来帮他报仇,那可是人人知晓的齐锐月!

  齐浮脑袋慢慢落地,死去了,周羽暗暗皱眉,“齐锐月?这个人好像听说过。”周羽此刻也知道那位齐锐月可能一会就会来。

  回头看去,只见顾忧尹,杨守能都在和这十几个齐家的青年拼命,剑光飞舞,拳脚翻飞,只不过杨守能被打得皮脬脸肿,而顾忧尹则是安然无恙,就凭刚才看见顾忧尹的速度,周羽就一直没有担心过顾忧尹。

  “停手!你们带头的都死了,还打什么,滚吧!”周羽用剑一指众人,顿时气势临人,仿佛一人可战千军。

  “什么!他杀了齐浮!”十几个人都还穿着齐焰家族的黑衣修炼服,个个互相看,互相嘀咕,可是看到周羽身后的尸体,他们都是脸色一变。

  “羽兄,这破烂东西给你,我不要了,我走,我要离开,我要离开……”杨守能此刻真的怕得要死,这些人个个棍棒强劲,而且打他的时候嘴还不干净,打他就好像打他们儿子,还说什么棍棒底下出孝子?

  杨守能是急忙把金鳞风铃丢给周羽,金鳞风铃在空中划出抛物线,齐焰家族个个跳起来想抢,不过周羽却是一蹬脚最先拿到了金鳞风铃,这回集齐两个了,瞬间收入空间戒指,周羽狠狠的看着众人,这时顾忧尹站到了周羽身旁,周羽道:“你们如果不想丢了性命,那就走,否则我……”

  周羽还没有说完,忽然听见十几个人里面有人说了一句,“这个死胖子偷了金鳞风铃,杀了他,现在这蒙面的二人手里有金鳞风铃,我们必须夺回来,否则回去也是死,现在大家都吃飞升丹吧,没别的办法了。”

  周羽,顾忧尹,立时心里一颤,吃飞升丹对付自己?这糟了!

  只见十几个人都吞了丹药,一瞬间气势恢宏,一股杀气在众人的周围缭绕,那冲天的杀意在众人眼睛里面就是一团团火焰。

  “全都成了练魂期,羽兄这下可不好办了!”顾忧尹眯着,眉头皱成乱麻,两个人对付十几个练魂期?找死的选择。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

  “全都成了练魂期!这飞升丹是什么毒药啊!”周羽眼睛满是震惊,可是记得顾忧尹还说过这只是黑色飞升丹,更厉害的白色飞升丹可以让人成就出体化虚期十日,如果练魂期的话,白丹更是可以让人温存在练魂期整整一年,只是价值和价格不是一般有钱就可以买得到。

  “杀了死胖子!”忽然走出一人,杨守能身子颤颤巍巍,他跌倒在地,心里就像压石害怕极了。

  “别杀我,别杀我,爷爷们,求您们别杀我……”杨守能跪在地上磕头叩拜,可是那位黑衣修者可是没管这么多,直接一剑刺入了他的大脑,这一剑,就连杨守能临死都还是在极度的害怕中,而他死前更是经历了巨大的痛苦,身体里千日冲火丹那犹如火焰燃烧一般的感觉,还有大脑如万千刀片搅动的感觉,死去时是一种解脱,死前是难言的痛苦,他也知道是他自作自受。

  周羽并没有阻止,这种人连他都想杀,而且还真是嫌弃脏了手,一种人渣让自己去杀,真恶心。

  “你们今天别想活着离开,放下金鳞风铃,然后自刎谢罪!”

  十几个练魂期!周羽,顾忧尹虽身形安稳,也不害怕,但是都知道这回玩大了,真玩大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