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自己的这段话说完后,堂舅和杨半仙便偷偷的瞄了我两眼,那态度有些让人分不清是怎么个意思,不知道是觉得有道理还是没有道理。

  不过我话是说出来了,如果他们想调查就去调查,不想去调查就不去调查,反正对于我而言,这些跟我都是没有关系的。

  堂舅这个时候,表示我的这个提议,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们一直都在调查三伯的坟,如果事情真如我们想象中那个样子的话,倒是有极大的可能,三伯的坟会影响到其他人的坟。

  杨半仙这时候也走了过来,盯着堂舅问他他是打算怎么着?继续调查调查其他人的坟吗?

  堂舅点了点头,还提出其实早在之前调查三伯坟的时候他就有过这样的想法,只不过没有说。

  现在三伯的坟需要等,我们又没有别的发现倒是不如去看看这其他坟下会不会有什么动静。

  看着堂舅的分析,我急忙点了点头,其实这也是我的想法看看其他人的坟,有没有问题,然后再来分析三伯的坟有没连带的问题,如此一来,便能够看三伯的坟到底处于什么个地步。

  杨半仙觉得我和堂舅的分析倒是也有点道理,于是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这个猜想,只是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下手,不忘问堂舅是怎么个调查法?总不能把整个区域的坟都挖过来一遍吧?那得多大的工程?

  堂舅表示当然不会挖过来一遍了,只要在靠近三伯坟的地方远一个坟头,然后再距离三伯坟头最远的地方挖,看距离近的和距离远额有什么样子的区别,如此以来,就能够分析出三伯的坟有多大的影响。

  另外还可以把影响力来判断一下,到了哪种程度。

  这么一说,杨半仙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堂舅和我的这份提议,他很主动的跑到了外边去挖,而堂舅看了看我和季瞳,只得乖乖的也去了外边,临走前还不忘记告诉我,有什么发现别忘了通知他。

  我点了点头,这挖和昨天挖三伯的坟都是同样的挖法,我找了一个还算不错的位置就下了铲,季瞳在一边看着,这里的土都是沙土,挖起来很快,但也特别的呛人,等我挖的差不多的时候,整个人身上都袭上了一层。

  季瞳本来还想帮忙,但是看到我的形象之后就果断的放弃了帮忙的打算,还往外退了好几步。

  我有些无奈,继续去挖,没挖多久,就发现了土质有了变化从沙土变成了淤土,从淤土又变成了红土,和昨天从三伯那里挖的一模一样。

  我眼前一亮,急忙把堂舅和杨半仙给喊了过来,让两个人去看。

  堂舅看完告诉我,他们那边也有同样的土。

  我诧异的问他不会吧,怎么可能呢,堂舅看我不相信还在自己手里面的土递给了我,我定睛一看,确实是和我挖的这个一模一样,颜色都没有深浅之分。

  这让我感觉事情有些出乎意料,难不成这三伯的坟腐蚀到那么严重了?已经到了整个坟墓了?

  堂舅表示他突然又有了一个新的想法,可能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糟糕,之前听那老头鬼说的时候,那波动是往村子里跑的,而我们挖的这两个都是村子的方向,或许他们受到的影响比较重。

  这一次去试试与波动相反的方向,看看会不会也是同样的土壤。

  堂舅这么一分析,我倒是感觉有道理了,说换就换,找了个相反的方向继续挖。

  这一次我没想到真的被堂舅猜中了,在这个方向往下挖,比刚刚挖的还深还大,泥土只是有一点泛红,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在继续往下挖也是同样的结果,我也算是放弃了继续挖的打算。

  而到堂舅和杨半仙挖的地方的时候,我惊讶的发现土质并没有变化,黄色还是黄色,没有一点泛红。

  这相反的方向,竟然结果也那么鲜明,我盯着堂舅,堂舅有些得意的表示其实这也很容易猜出来,他刚刚主要是猜的,只是没想到猜对了。

  我盯着堂舅,问他也就是说这三伯的血墓影响的是村子这边的方向,而村子那边的并没有什么影响?

  堂舅纠正了我一下,说应该是没有太大的影响,三伯的墓对的主要是村子,看来情况是真的,真的是有人在对村子下手。

  堂舅也表示说,在埋三伯的时候。那个看风水的风水师应该是动过手脚了,只不过当时并没有人在意,而他对于这种的也不是太懂,他肯定是施了什么阵来让三伯的坟慢慢的变成一个凶墓,然后再用别的方法,挡住村子相反的一面,让三伯的墓主要对村子。

  好狠的心啊,我不禁感叹,这风水师如果真的如堂舅所猜想的那样的话,我真的是不敢想了,他跟村子或者说跟三伯有什么样子的恩怨情仇了。

  堂舅表示这他就不清楚了,具体的还得问三伯。

  我表示三伯已经死了,怎么问,堂舅表示所以才没得问啊。

  我有些无语的盯着堂舅,接着想到了什么就问堂舅,那给三伯看风水的风水师可能死了,但是他的儿女可没有死啊,我倒不如去他们那里拜访拜访,看能不能找出点什么原因,就是不知道那风水师有没有把自己的秘密告诉儿女。

  堂舅表示没有告诉儿女,不代表没有告诉老伴啊,我可以从他的老伴那里试试,以我的美男计。

  我瞪了堂舅一眼,他老人家什么时候也这么不着调了,我可没有开玩笑,我是很认真的对待这件事情的,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只有搞明白那老风水师为什么这么做,我们解阵的时候,才会顺利。

  堂舅表示他也是认真的,我要是想去的话,就去吧,他不会阻止我得,还主动的把那风水师家的地址告诉了我。

  我看了看天,这忙活了一天我真的是累了,在加上村子距离我们村还有好几公里的,光是走路我都怕了,更别提到了之后会不会找到人什么的了。

  想了想,我打算明天再去,今天就不去了,跟堂舅一说,堂舅也没有说什么,让我赶紧把挖的都埋了,如果让村里的人看到了不好。

  点了点头,把挖好的这些个坑,都埋好了之后,终于可以回家了,回家的时候堂舅还没有忘记提醒我,别忘了明天去老风水师家看看。

  我点了点头,表示知道,等到了屋里之后我倒头就睡,这次可真的是把我给累坏了。长那么大还没做过那么多的火,怪不得堂舅一直都说我还不如个女人。

  反正我这个人也是破罐子破摔那种类型的,想当初在诡楼里我都承认自己是女人,这怕啥。

  这一觉睡过去,睡得我是腰酸背疼的,本来想一觉达到第二天的,但是到了大半夜之后,突然被一阵声音给吵醒了。

  声音并不是从外边传出来的,而像是从我的耳朵里传来了。在听着这个声音想了想,我大骂一声靠,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是狐狸老头,我有些惊讶的问狐狸老头是怎么进去我耳朵里的?

  狐狸老头跟我说,他要是现在能揍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我干咳了两声,问他这么晚了找我干什么,我得美梦都被他给吵醒了。

  狐狸老头让我去村尾的竹林里谈谈,还表示,只能我一个人去,不要在叫其他的人了。

  我跟老头表示能不能不去?狐狸老头表示不行?

  我有些无奈,但还是接受了他的传叫,从屋里面出来,我还躲了一会儿,就是想看看季瞳有没有起床,好在季瞳并没有什么反应,在看看堂屋,堂舅和杨半仙也没有反应。

  这让我放心的出了门,一路小跑,跑到了村尾的竹林,我到的时候狐狸老头已经在那里待着了。

  看到我他很淡定的打了声招呼,我打着哈欠问他到底是什么事啊,那么急,我睡着了,都被他给叫醒了,还有他是怎么通知我的,我感觉我们两个都有好远的距离了。

  狐狸老头告诉我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今天是不是都去坟地了?

  我诧异的看了他两眼,问他他是怎么知道的?狐狸老头也懒得解释,就问我从坟地里有没有什么新发现?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狐狸老头问我不是在场的吗?怎么会不知道。

  我解释说,我当时虽然在场,但是目标主要是在其他事上,因此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新发现。

  酷Yb匠、"网'首D2发PK

  狐狸老头有些无奈的表示好吧,反正我也不靠谱,他都习惯了。

  接着他又问我,村子里的死人会不会是因为墓地的原因?

  我点了点头,表示极有可能,但是目前还不知道是不是墓地的原因,我当然希望是墓地的原因的,这样的话就会省了我们不小的事。

  狐狸老头表示,他也希望是那墓地的原因,这样的话也会省了他很多的事。

  我盯着狐狸老头,问他到底找我有什么事,有事就快说,我都快困死了。

  狐狸老头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盯着我,表示我怎么就那么多破事呢,要不是我们两个认识的比较早,接触还算融洽,他都懒得搭理我。

  我打了个哈欠,跟狐狸老头摆了摆手,打算回家睡觉,狐狸老头却突然又拦住了我,告诉我想不想和季瞳永结同心。

  季瞳!

  听到这个名字,我猛的有了精神,狐狸老头盯着我表示,他说过可以替我和季瞳牵线,只要我愿意这都不是问题。

  当然他也是有条件的,我需要答应他一件事,到时候他一定会帮我把季瞳弄到手。

  我问他什么条件,狐狸老头表示,帮他查一个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