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本是冷血动物,如何让它做到通情达理,静静地和人类谈条件?

  本来岳文也并没有相信美杜莎会听他的话放弃攻击,所以当美杜莎攻击过来的时候,岳文瞬间反应了过来,赶紧向旁边一个侧身,只见美杜莎从离他的胸膛不足一寸的地方掠过,眨眼即逝。

  但由于美杜莎在空中需要摆动蛇尾来控制平衡,因此岳文的胸膛处被美杜莎的蛇尾扫了一下。

  只听见一阵“嗞嗞”地声音,岳文胸口处的衣物顿时冒出一阵青烟,被腐蚀掉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该死!我的金线白袍!!”

  岳文看着胸口处的大洞,忍不住大叫了出来,这可是狐小媚在他去岳府大厅前给他换上的,他“唰”的一下转过头,恶狠狠地盯着眼前对他虎视眈眈的美杜莎,说道:“不管你有多强,今天你必毙命与此!”

  话语间,岳文顿时调动起全身的实力修为,武徒三品和妖徒三品的修为同时展现出来!

  由于调动宗级七品的神识修为非常消耗内力,昨日夜里在客栈使用的时间不短了,如今又采了一天的地灵草,身心疲惫,哪里还能继续释放。

  更W新wR最快上酷匠#O网H

  而且他眼前的这条美杜莎是绝对不会受到威胁的。

  “嘶嘶~!”

  美杜莎仿佛没有听到岳文的话,在感受到岳文的实力修为后,也并没有露出一丝胆怯的行为,反而好像是受到挑衅一般,在原地迅速盘旋成一个圆饼,瞳孔紧缩成了一条竖线,蛇信子进进出出,蓄势待发。

  咻!

  一道毒液突然出现,如利箭一般,射向了岳文的眼睛。

  瞬间及至!

  “好快!”岳文顿时两眼大睁,身体也迅速做出了反应。

  由于这毒液箭射出的时候,连同周围的空气都沾染了毒气,只有退后躲避才是上上之策。

  美杜莎最开始盘旋蛇身的时候,他就猜到一定是使用远攻,故此也谨慎的后退了几步,在这记毒液箭飞向他的时候,岳文飞快的捂住口鼻,连连后退。

  “喵~!”

  像是感受到了威胁,岳文怀里的白萱顿时尖锐的叫了一声,然后又跳了下去,弓着背部,浑身炸毛,死死地盯着美杜莎,如临大敌。

  “嘶嘶~!”

  美杜莎盯着白萱,吐了吐蛇信,好像并没了刚才那样的敌意。

  “白萱,你知道它在说什么吗?”见此,岳文问道。

  “喵~!”

  白萱依旧炸毛,头也不回的喵呜了一声,淡蓝色的眸子死死地盯着美杜莎,不停地闪烁着。

  “呃……”岳文顿时语塞,我勒个擦,自己是有多白痴,就算白萱知道这条美杜莎在说什么,他也不能听懂白萱在说什么啊……

  既然自己说的话,白萱能听懂,那这条美杜莎也应该能听懂,只是不通人情罢了。

  而如今见白萱的出现让美杜莎的敌意消减如斯,他不得不重新考虑,这条美杜莎或许并没有敌意,只是误解了自己而已。

  这样一想,岳文便开始斟酌起来了,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看来只有改变方式了。

  岳文眼珠子一转,便想到了对策,他立即对着美杜莎拱手,说道:“蛇兄,在下岳文,虽然我是一个人类,但在下对妖兽是绝对没有敌意的。我本来是想在这周围寻找食物,发现蛇灵草纯属偶然,以为它是无主之物,所以才想要摘取……如今知晓此物有主,便也无了取走之意,更无夺取之心,若有误会之处,还望蛇兄见谅啊……”

  岳文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情感宣泄,表情那叫一个发自肺腑,说完之后的眼神,神情那叫一个真挚感人。

  字字珠玑,并没有说错的地方,也算是有理有据,美杜莎像是都有些动容了,也没有方才那般戒备。

  见此,岳文顿时急眼了,又说道:“我岳文可是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间车爆胎,人称花花公……咳咳,没有丝毫不良记录,绝对是好好郎君的人类是也……若是蛇兄不相信的话,可以去天阳城问问啊!”

  “扑通!”

  但他这话一出,白萱的眼前顿时闪过一道电弧,被岳文雷的外焦里嫩,扑通一下就摔在了地上。

  如同雷击的白萱转头看向岳文,眼神里充满了浓浓的鄙夷,像是在说:“你这丫的脸皮真厚!”

  美杜莎的蛇头之上也是挂上了一颗豆大的汗珠,两只眼睛已经完全变成了两条横线,满满的都是鄙视。

  岳文他见白萱和美杜莎如此反应,却也不以为意,这丝毫不影响他的装b,他说道:“白萱,回来吧,想必蛇兄也不会再追我们了。”

  “喵?”

  听了岳文的话,白萱疑惑的看了眼岳文,眼神里充满了一个众人都懂的意思:“你丫是白痴么?”

  “诶,你这眼神什么意思?”岳文怪声怪气的,突然露出一个自恋的表情,摸了摸下巴,笑眯眯地说道:“难道是见到我爆胎了?”

  白萱:“……”

  “居然没反应!?”岳文悲痛的抱住脑袋,又问美杜莎:“蛇兄你觉得我帅不帅?”

  美杜莎:“……”

  岳文捶胸顿足,痛心疾首,双手高举,大声喊道:“苍天啊……快救救这些无知的妖吧,居然见到像我这样的惊天地,泣鬼神,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间车爆胎的宇宙无敌超级大帅哥都没反应,是不是太没天理了啊,啊啊啊……”

  白萱:“……”

  美杜莎:“……”

  不只是白萱,就连美杜莎也被岳文的自恋轰炸的头晕目眩。

  岳文本来就运足了全身内力,虽说看起来放松,但却丝毫没有懈怠,当他眼神瞥到了这一点,瞬间把全身内力转移到了双腿。

  找准这一空隙,瞬间上前一把抱起了白萱,然后脚下再次一用力,向后猛地一蹬!

  “嘭——”

  岳文的脚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一阵肉眼可见的空气波动向着四面八方扩散,一阵巨响,地面直接裂开了一个大坑!

  唰!

  呼呼!

  一阵风从美杜莎身边掠过,速度极快,在那一瞬间,连同那棵蛇灵草也一同飞了出去,几乎与岳文的速度相同。

  岳文嘴角微微上扬,腾出一只手,一把抓住了这棵蛇灵草。

  美杜莎的脖颈被这阵风吹得向后缩了缩,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这速度比自己都要快上几分,也难免会让它愣住。

  可当美杜莎看见蛇灵草不见了的时候,蛇眼顿时一凛,嘴巴顿时大张,尖牙骤现!一声嘶鸣!杀气凛然!

  就在这时,岳文的声音也同时传了过来:“哈哈哈,我就知道蛇兄深明大义,讲道理,果然不假,还把蛇灵草慷慨的送给了在下,就此谢过了,但在下还有事,就先行一步了,有机会的话一定回来拜访!”

  美杜莎当即转过头,看着岳文离去的方向,已经没了任何人影,不过以美杜莎的速度绝对能够追的上,但它却没有立即追上去,而是微微眯起眼睛,瞳孔已经完全缩成了一根细线。

  片刻之后,却是朝向与岳文相反的方向缓缓蛇行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