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已经耽搁了一天了,再加上今日,距离一周后的家族青年大赛就只剩下最后五天。

  这让他怎能不急?

  但如果他知道家族青年大赛已经延期至一个月以后,肯定当即掀桌,大骂坑爹。

  “少爷,是你自己想要采集地灵草的,这怪得了谁?”巫马宁柔本来就对他的这个行为表示极为不满,现在找到机会,当然不会放弃这次抱怨。

  “没事,我们赶紧出发,现在要争分夺秒,不能浪费时间。”岳文自知理亏,没有狡辩,想了想,准备连夜赶路。

  “不是吧老大……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当我们都是不用休息啊?你不累,我们还累呢……”躺在地灵草堆上面的巫马宁柔无语的说道。

  “少爷,我和巫马宁柔现在的体质和普通人差不多,整整一天下来真的不能有点支撑不住,如果强撑着连夜赶路,也走不了太远。”阎洪想了想,表示同意巫马宁柔的说法。

  “那也行,你们继续休息,我先走了。”说罢,岳文转身就走。

  “我擦!”见此,巫马宁柔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我们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脑残的主人!?”

  阎洪也是微微有些不悦的皱眉,不过他有种预感,眼下他的行径绝对是装的,但为什么要这样,却是说不上来。

  “我知道你说出这句话是出于人之常情,但是,你必须为你这句话负责。”岳文瞥了一眼巫马宁柔,然后双手背在后面,背对着他说道:“如果还活着的话,立即原地俯卧撑一千个。”

  闻言后,巫马宁柔顿时来气了,一下子从地灵草堆上蹦了起来,大声道:“凭什么!?”

  “还有力气反驳,看来并不是要死了嘛。”岳文淡淡的说道:“快点做,不然我可能会脑子一抽,不小心就把你的妖丹给毁了。”

  “你!”巫马宁柔愤怒的指着岳文。

  “巫马宁柔,算了!”阎洪这时候突然出来阻止,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照做吧!”

  “洪哥……”

  阎洪又摇了摇头,巫马宁柔这才罢休,愤愤地瞪了岳文一眼,表情极为不满,哼了一声,说道:“我可是看在洪哥的面子上……”

  “随便。”岳文不想听他废话,直接打断道:“只要你照我说的做就行。”

  酷》☆匠网j永Ib久z;免√t费e看q小◎说

  “……”

  就在巫马宁柔又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丹田处的妖丹一阵剧痛,顿时捂着丹田处,扑通一声便跪了下去,满头的大汗。

  不用想,定是岳文通过神识在刺激巫马宁柔的妖丹。

  “巫马宁柔!”

  见状不妙,阎洪赶紧上前扶着他,然后看向岳文说道:“少爷,放过他吧,我向你保证,接下来他一定不会顶嘴,马上照做!”

  阎洪赶紧替他保证。

  他敢相信,如果不照做的话,岳文肯定会毁掉巫马宁柔的妖丹。

  “好,姑且饶他一次。”说罢,岳文便收回了神识,淡淡的说道。

  下一刻,巫马宁柔便恢复了过来,重重的喘着粗气,见他又要奋起反抗的时候,阎洪赶紧把他按住,附耳低声道:“巫马宁柔,你冷静点,先听我说,把这一千个俯卧撑做了,毕竟对你来说又不是难事。”

  “……好。”

  巫马宁柔很是不情愿的回答道。

  阎洪点了点头,便放开了他,站了起来,怔怔的看着岳文的背影,不知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虽然他也对岳文的做法感到不悦,但他总觉得以岳文的性格,是应该不会无的放矢。

  因为他还是岳家之人。

  如果说,让巫马宁柔做俯卧撑是另有原因,那为何又没有叫他去做,毕竟他和巫马宁柔的条件是对等的,唯一不同的就是巫马宁柔反驳了他。

  难道真的只是意气的惩罚而已?

  可是岳文这样一抽一抽的,像个二货一样,谁都猜不到他下一步会做什么,或许这样真的别有深意也说不一定。

  先不管那么多,阎洪看了眼已经开始做俯卧撑的巫马宁柔,当下便走了过去,和巫马宁柔一起做了起来。

  “洪,洪哥,你……”

  “别说话,咬牙坚持。”阎洪淡淡的说了一句:“况且我现在也没事做,倒不如和你一起来接受惩罚。”

  见着巫马宁柔憋得通红的脸,就知道他想要说什么,于是阎洪继续解释道:“你别在意,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虽然我嘴上没有像你那样说出来,但我心里却和你想的一样,所以应该和你一起受罚,你就安心做你的吧,我也开始了。”

  说完,阎洪便缄口不言,自顾自的做起了俯卧撑。

  如此,巫马宁柔也不再多言,也开始认真做起来。

  “这还差不多,一会你们就知道好处了……”岳文瞥了一眼在做俯卧撑的两人,喃喃自语说道。

  随即,他一个人走到一边坐下,就在此时,肚子里突然传来“咕……”的一声响。

  也是,他现在修为不高,加上已经两天没有进食,就只是中途喝了一点酒,不饿才怪。

  看了一眼趴在地灵草堆上睡觉的白萱,用手指点了点她的小鼻子,问道:“小家伙,你饿不饿?”

  “喵?”

  白萱突然睁开了她那淡蓝色的眼睛,疑惑的看着岳文,可能并没有听到岳文刚才问的什么。

  岳文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想不想吃东西?”

  这一回,白萱算是听到了,淡蓝色的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喵呜了一声。

  岳文会意,便把她抱了起来,一边四处的打量,一边问道:“小家伙,你知道哪里可以找到吃的么?”

  “喵~!”白萱似乎是对她的称呼表示不满,不悦的叫了一声,并露出爪子抓了一下岳文的手臂。

  “嘶……”岳文感到一阵吃痛,苦笑摇头:“你这小……”

  还没说完,岳文顿时察觉到手臂上的尖锐正蓄势待发,赶紧改口道:“白萱,这样叫你总可以了吧?”

  “喵~”于是,白萱便心满意足的收回了爪子,半眯着眼睛,很是享受的样子。

  “……”岳文无语的看着怀里的小白猫,暗忖:这要是让她化为了人形,肯定会是一个小魔女!

  要是长得可爱那也就算了,但若是……说起这个,仔细端详了一下白萱的模样,如此乖巧的喵咪,化为人形之后应该不会丑吧?

  不过,当务之急找食物才是重点。

  放下心中的杂念,岳文便抱着白萱向迈向了森林的某个方向,但他不知道的是,他这一去,就差点让他一去无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