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洁的圆月还高高的挂在天边,街道上的一滩滩积水,也倒映着淡淡的月光。

  这条如同被强盗洗劫过的村庄,就算在白日也不会有人走过,但在此时,路边的一颗桑槐树下,隐隐约约浮现着个高矮不一的人影。

  其中一个较为瘦弱,体态比较佝偻的人影肩上,还站着一个类似小猫一般的动物。

  它的眼睛一眨一眨的,两个淡蓝色的光电若隐若现。

  他们不是岳文一行人,还能有谁?

  但为什么会多了这么一个人,而且这个人的身形和岳文第一次见的那个老人如此相像。

  至于这种诡异的事情的发生,还要追溯到一盏茶的功夫之前。

  前不久,自知付不起房费的岳文,赶忙收拾好一切东西,悄悄地出了房间,来到这个约定的地方。

  白萱一直在他的房间里呆着,所以岳文临走的时候,白萱也像是理所当然的一般轻轻一跃,跳到了岳文的肩上,然后又迷上双眼,接着睡觉。

  阎洪和巫马宁柔作为岳文的附属妖,自然能感觉到自己的主人已经出发,所以两人也就不约而同的起身前往。

  本以为这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觉,但岳文却不知道,他的身后一直跟了一个人。

  “年轻人,你这是要去哪啊……”

  都安安稳稳走了一段路程后,本以为已经成功睡了霸王店,但就在此时,一个幽幽的声音从他身后突然的传了出来,加上周围恐怖的景色,凌晨的冷风一刮,让岳文的头皮阵阵发麻。

  “我……我这不是尿急嘛,去上,上茅房,哈哈……”受过了那么多次的惊吓,岳文也就没有第一次那样震惊了,见怪不怪的转过身,尴尬的摸了摸后脑。

  “喵~!”见到老人后,白萱好像很高兴的喵呜了一声,然后直接从岳文的肩上跳了下去,跃到了老人的肩上。

  “可是茅房不在这边啊。”老人笑着摸了摸白萱的脑袋,然后略显疑惑的问道。

  “呃……”岳文顿时满头黑线。

  “难道你想在街上撒尿?”老人又问道。

  “对啊!”本来岳文还在想如何圆这个谎,却没想到这个老头子居然帮自己说了出来,“我就是这样想的,毕竟我没找到茅房嘛,所以……”

  “原来是这样啊。”老人点了点头,然后对着岳文招了招手,说道:“年轻人,虽然这里没什么人,现如今时辰还早,但这毕竟是败坏风俗的事情,并不值得挂齿,你运气好,这时候遇到了我,过来我带你去茅房吧。”

  “……”

  卧槽,这是什么节奏?

  还要你带我去茅房?

  不对,这不是重点,为毛我遇见你是运气好了?

  大哥,呃不对,大爷……我特么不是想上茅房,是想跑路啊喂。

  没办法,岳文此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这老头子绝对不是偶然遇见自己的,而且实力也深不可测,想要用强跑掉显然是不可能的事。

  “老头子,我实话跟你说了吧,我根本没有灵石,所以能不能先赊账,到时候再还双倍的灵石?”

  思来想去,岳文决定还是照实说算了,既然这老头能跟上来,肯定不会不知道自己心中是如何想的。

  “哦?那你打算现在就去天阳山了?”老人问道。

  “是。”

  已经不打算隐瞒了,岳文点了点头,照实回答,他也没想到这老头居然如此好说话。

  “先带我去你们约定的地方吧,我还有些事情要跟那两个小子说。”

  说完,老人便直接转身向着岳文他们约定的方向走去了,步伐还特别快。

  “诶诶,先别走啊,你先听我说完啊……”本来岳文还想先礼貌性的回上一句话,然后再带老人一起去,却没想到这老头子居然比自己还熟悉路,便小跑着追了上去:“啊喂,别走那么快啊,啊喂,卧槽……这究竟是谁带谁啊……等等我啊……”

  ……

  片刻功夫,两人便到了岳文他们约定的地点。

  可当阎洪和巫马宁柔看到老人的时候,同时一愣,然后立即换了一个非常恭敬的神情,微微欠身拱手说道:“见过白老!”

  这一现象让岳文也是一愣。

  阎洪和巫马宁柔是什么身份,这两个桀骜不驯的妖族大家族公子,居然会对一个人如此放低姿态,这让他如何不惊讶。

  同时岳文也在暗自猜测,这被换做白老的老头子究竟是什么身份。

  “嗯。”

  白老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你们已经成了这小子的附属妖了?”

  “是的,白老。”两人同时一怔,他们没想到白老居然一眼就看了出来。

  其实,这根本不用猜,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以他们的性格,如何能心甘情愿的跟着一个人类,而且还是个等级这么低的人类。

  最让白老疑惑的是,这小子究竟是如何让他们心甘情愿的成为他的附属妖的?

  “你们应该知道,此去天阳山的凶险,毕竟你们两个也不能变回原形,就凭借着你们一行人的实力,能确保安然无恙的到达?怕是这妖兽森林还没走到一半,就都阵亡了吧。”白老毫不留情的出言打击道。

  “白老,请放心,我们自有办法。”知道白老说的是事实,但阎洪仿佛是成竹在胸一般,神情自若,淡淡的回答道。

  “没错,白老,您放心吧,我们会成功到达的。”巫马宁柔也是随声附和道。

  “……”白老周了眉头,审视着阎洪和巫马宁柔,像是要看穿他们,是不是说的实话,见看不出什么破绽,便说道:“如此最好……”

  KZ酷V匠4网‘◇永久!Y免*n费H看),小M说…O

  “等等,等等等等,容我插一句先……”但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岳文打断了。

  等白老停了下来后,众人纷纷疑惑的看向岳文。

  白萱也舔了舔洁白的爪子,摸了两把脸,眯着眼睛打了个大哈欠,然后懒洋洋地趴在白老肩上,竖起耳朵听着。

  “我有几个疑问,需要你们给我解释一下。”见此,岳文又继续说道:“首先,什么妖兽森林?我们去天阳山,又不是去打仗,为什么还要穿过妖兽森林?这是怎么回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