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不是出自站在一旁由于憋屈而一直没有发言的牛程之口,又会是谁?

  此言一出,牛老和牛鹏表情各有不一,牛老是蓦地一愣,而牛鹏则是蓦地一惊。

  牛老愣的是,这消息他也才知道不久,这小子是如何得知的?而且看他胸有成竹还带着不屑的神情,仿佛是早已知晓了一般!

  牛鹏惊的是,神荒门这一个重磅炸弹的抛出,让他差点没回过神来。他作为一方大佬,怎会没听过神荒门的大名?神荒门的势力庞大,无人知其深浅,只知天阳城乃至周围大大小小各个城池都以神荒门马首是瞻。

  神荒门内,宗级高手多如狗,王级高手遍地走。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不至于让地方各势力都为之臣服,据说,在神荒门里,被各个城池的高手仰望的尊级,乃至更高,也是多如牛毛,只是未曾露面而已。

  可谁又敢去试探其宗门里究竟有……还是没有呢?

  “爹,程儿此言……”

  也难免牛鹏不相信,他也不敢相信,试想一下,在天阳城内,宗级高手已经是凤毛麟角,王级高手也不见得有很多,可为什么会被令人仰望的神荒门看中。

  ……或者说,被需要。

  “这小子说的没错,这次神荒门是来挑选有天赋的年轻人的。”牛老安耐住心中的疑惑,缓缓的道。

  “真是这样?”

  得到了确切答案后,牛鹏反倒没有先前那般震惊了,而是开始冷静的分析起来,“爹,您说是不是神荒门出了什么变故,所以要到各方城池挑选天赋不错的弟子扩大内需?”

  “不要妄加猜测。”牛老说道:“这不是我们该想的,也不是我们能随意编排的,现如今的问题不是在于神荒门的到来,而是我们该如何应对这次意外。”

  牛鹏点了点头:“没错,这对我们来说,是机遇,又是挑战。”

  突然,牛老问道:“鹏儿,你手下还有没有像样一点,对我牛家忠心的青年才俊?”

  他这样问,无疑也是想让牛家进入神荒门的视线内,对于自己孙子已经不抱有希望,那就只有放在对牛家忠心的手下上面了。

  可这话听在牛程耳朵里,是极为刺耳的,他不满的说道:“爷爷,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在您眼里,我连爹手下的那些打手都比不上吗?”

  “哼,你自己心里清楚!若是你稍微求点上进,我还会这般退其求次?你以为爷爷不想让自家人扬名立万?你以为爷爷不想让自家人风风光光的受人仰望?而爷爷我最想的还是让这些成就和名声都让你得到!但你看看你现在,有什么能力去得到这些?”

  牛老越说越气愤,最后都忍不住站了起来,怒指着牛程吼道:“即使爷爷帮你拿到了这些,然后在把一切都送给你,你又能拿得起,端得稳么!?”

  “谁让你们小时候不管紧我,让我修炼,现在倒好,如今我成了这样子,反而还全怪我了?”牛程也不满的反驳道。

  嘭!

  一声巨响,只见牛老的座椅顿时四分五裂,说着就快步走向牛程,同时怒喝道:“你这不孝子!”

  “爹,您老稍安勿躁!”

  牛鹏见状不妙,赶紧拉住牛老,出言安慰道:“别为了程儿气坏了身子,若是您老现如今出了什么状况,那孩儿还真不知当如何是好了……”

  “呼……”

  稍稍冷静了一点,牛老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然后示意牛鹏不用担心,瞪了牛程一眼后,重重的“哼”了一声,才转身回到另一个完好的座位上坐下。

  牛程也是一阵发怵,他没想到一向和蔼可亲的爷爷竟突然发这么大的火,当时他直接愣在了原地,若不是牛鹏的阻拦,后果他连想都不敢想。

  但毕竟他还是牛家的大少爷,从一出生就是别人眼中认定了的家主,他内心深处那种从小养成的骄傲让他依旧不满牛老的决定和安排。

  牛程硬着脖颈说道:“爷爷,这次家族青年大赛,我也要参加!”

  “胡闹!”牛程的老爹和爷爷几乎在同一时间出声,两人相视一眼后,牛老又说道:“若是在往年也就罢了,即使你再怎么不堪,再如何的实力不济,你也不会受多重的伤。往年也不见你如此积极,而恰逢今年这次情况如此特殊,你却想要参加,你说说,你这到底是想找死呢还是想找死呢还是想找死呢?”

  “……”

  牛程被问的面红耳赤,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自己爷爷的话,句句都戳中了他的伤疤,并且还狠狠地撕开,让他不得不冷静下来面临这个血淋淋的事实。

  “爹,其实程儿最近已经很努力了,他……”

  牛程的老爹在一旁有些看不下去了,毕竟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就算他再不争气,也始终是自己的孩子,见自己的孩子心里不好受,他也高兴不到哪里去。

  可他还没解释完,就被牛老打断了:“行了,你也不用为他开脱了,要他真有本事,还会被我几句话就说的无法应对?我们还是继续方才的话题,短时间内你大概能找出多少人来?”

  “呃……”

  牛鹏一滞,心中暗忖,爹今日究竟是怎么了,平日里对程儿一直都是关爱有加,生怕收了一丁点的伤害,可现在为何突然变得严厉起来了?

  心中担忧,正欲转头看牛程的情况,可就在他的头刚动的一瞬间,就被牛老喝止住了:“干什么?没听见我在问你话呢!?”

  “是!”

  牛鹏浑身一震,站得笔直,他也不敢忤逆牛老,赶紧说道:“我族麾下青年一辈,除开出行任务者,天赋还算上乘的,一个月内能召集到十人左右。”

  对于手下的人员,他几乎是不用登记造册,全部都印在脑海里,需要的时候,便能直接说出来。这样的首领,才值得那些满腔江湖热血的人追随。

  见此,牛程心里一堵,满满的不是滋味儿,愤愤然的离去,在门口的时候丢下了一句话:“这次家族青年大赛我一定要参加!”

  说罢,不理会愣神的二人,径直的出了房间。

  待到牛程的气息已经消失了,牛鹏才突然回过神来,害怕牛老生气而降罪于牛程,顿了顿,便转身对着牛老抱拳鞠躬,恭敬地道:“爹您放心,这个不孝子作出如此大不敬的事情,孩儿一定会……”

  “罢了。”

  还没说完,牛老便伸手打断道:“就随他去吧,受点伤也好,是时候让他长长记性了,不然这样下去,我牛家定会后继无人……”

  “是,爹。”牛鹏点了点头说道。

  \;酷2:匠$/网FO永久/免●:费n看小V。说

  “你也先下去吧。”牛老对着他挥了挥手:“先去做好人事安排,这一个月内,由你亲自训练教导那些年轻人……”顿了顿,他再次叮嘱道,“记住,一定是要对我牛家忠心耿耿的才行!”

  “是!”牛鹏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了,你先下去吧。”牛老朝着他挥了挥手,然后闭目不语了。

  闻言后,牛鹏便悄无声息的退出了房间,并缓缓地带上了房门。

  也不知过了多久,房间内的牛老突然睁开了眼睛,喃喃道:“哪个做家长的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功呢……你从小运气就好,希望这次也一样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