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阳城,牛家。

  虽说牛家和李家一样,都是靠商业支撑起的家族,但其与李家最大的不同是,牛家是以黑道起手,而李家是通过白道起家,因此李家的第二代子弟,跟其他家族一样,同在主城就职。

  牛家则是不同,和主城生意上的都很少往来,他们更多的是与平民百姓交易,势力也来自于民间,完全用不着主城的庇护。

  但毕竟也是天阳城的大家族,在城主下令之后,第一时间便接到了消息。

  此时牛老的房间内,与其他家族不同,有三人在内,除了牛老和牛程之外,还有一个体型富态,油光满面,一脸和蔼的中年男子。

  牛程的父亲,牛老的儿子,牛鹏。

  鹏程万里。

  这名字与牛程的名字放在一起,就像是两兄弟一般,但由于牛家世代单传,所以名字也就这样中规中矩的取了下来。

  “爹,您老将孩儿与程儿传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么?”牛鹏开口问道。

  前一刻,他还在对牛程进行强制性的训练,势必要将自己这个儿子塑造成一个强者。

  别看牛鹏看似随和,好像是人畜无害,但他却有着武王一品的修为,只要狠起来,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如若不然,又怎能坐上天阳城黑道老大的位置。

  “爹,爷爷叫我们来,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您怎么能这么急呢……”牛程笑呵呵的道:“是不是啊,爷爷?”

  本来还遭受着自己老爹的摧残,突然又听到爷爷的呼唤,说是要让自己老爹速速前往,有大事商议,那消息,简直如同天籁之音,让牛程疲惫的身心顿时亢奋了起来,连忙叫唤着让自己老爹赶紧去见爷爷,借口还是:“如果爷爷有什么重大的事要讲,去晚了,耽搁了岂不是坏事了?”

  奈何不了。

  不过牛鹏也不打算放跑了他,便带着牛程一起来了牛老的房间内。

  “你这滑头……”

  牛老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他又怎会不知道自己这孙子究竟打的是什么注意,不外乎就是借用自己来给他自己找空子,若是有机会的话,又溜到岳家去找岳文那小子。

  叹了口气,牛老继续说道:“你爹都是为你好,你就算不为家族想想,也得为自己打算一下将来啊,若是你一直这般浑浑噩噩的过日子,你连一个像样的媳妇都找不到!”

  其实他内心是很想让自己这个孙子成为一代枭雄的,本来牛家世代单传,若是牛程再不争气,难道整个家族势力将来真的要易主么?

  牛家虽然通掌黑道,可一旦失去了主导,向心力便会不一,凝聚力也将溃散,势力也会顺势被其他家族瓦解,这可不是牛老想要看到的结果。

  “我说爷爷,别讲这些大道理了行不,你说的那些我都懂,何必一直絮絮叨叨不止呢?”听了牛老的话后,牛程似是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一副欠打的模样,吹了吹指甲上的脏物,然后道:“还是说重点吧,找我老爹有什么事,若是需要很长时间的话,我就先去找岳三少叙叙旧,等老爹闲下来了,我定准时回来接受摧……呃,咳咳……接受修炼!”

  牛程咋了咋舌,暗自呼道,额滴个乖乖,好险就说漏了嘴。

  眼珠子转了转,作出向外走的趋势,然后试探的说道:“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

  “胡闹!”

  牛鹏喝道:“你敢踏出房间一步,你就休想回来了!”

  “算了!”

  牛老伸手打断道,然会对牛程挥了挥手:“去吧,反正接下来的谈话你知道了也没用,正好放你一段时间的假。”

  “多谢爷爷!”闻言后,牛程差点没蹦起来,若不是自己也嫌恶心的话,他可能都会凑上去亲上一口,想了想,还是算了。

  “爹,您这……”见此,牛鹏忍不住想要说什么,但还没说出口,牛老又说话了。

  “哼,先别高兴的太早,等这段特殊时期一过,让你爹回去处理家族事务,你爷爷我亲自来训练你!”牛老这话,无疑是对才刚开始兴奋的牛程一盆冷水从头顶浇灌至下。

  这时,牛鹏也笑了笑,补上了一句:“爹,最近家族内事务不多,小事都让赵管家去处理了,闲来无事,正好与爹一同训练一下程儿。”

  “……”

  此时的牛程,瞬间呆滞在了原地,比刚才更甚的是,现在他如同是被浇灌了冷水之后,又站在外面被冷风吹打。

  好一个郁闷。

  “如此甚好,到时候你负责上午,我负责下午,晚上咱父子两一起操练他,这实力不想涨也得涨啊……”牛老顺着牛鹏的话,又说道。

  “爷爷你……”

  牛程哭丧着脸,拉拢着脑袋,无奈的说道:“我,我还是不走了……”

  两人顿时大笑起来。

  片刻后,牛老止住了笑,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好了,言归正传。”

  说着,他转头看向牛鹏:“鹏儿,你最近都在监督程儿修炼,想必还不知道家族青年大赛规则改变了的这个消息。”

  “哦?哪里变了?”牛鹏问道。

  “大体规则还是一样,但与往常不同的是,不再是仅限于弱冠之下的比赛了……”牛老淡淡的说道。

  “爹,您老的意思是……”牛鹏皱眉,思索片刻后,便试探性的问道:“这次的家族青年大赛,所有人都可以参与其中?”

  “没错,是这样。”牛老点了点头。

  “当真如此!?”

  本来还不确定,只是这样大胆地猜测了一下,但也不敢想象事实却真是如此。

  这样一来,虽说规则不变,但家族青年大赛的性质已经完全变了味,失去了意义所在,那这样下去又有何举办的意义?

  o更!新…p最快~Y上=p酷匠*网

  “我知道你会疑惑,你先听我解释,你自会明白……”牛老伸出老手,示意牛鹏先冷静下来。

  可正当牛老准备向他们说明之时,一个非常不耐烦的声音幽幽的响了起来,“不就是神荒门的人要来嘛,至于吗?多大点事至于这样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