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看似是没有关系,你且听我说完。”

  晓骸沉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又道,“你别打断我的话,我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这事还是要从五千年前说起……”

  “……”

  “我一直保持着这副身躯快五千年了,当年被奸人暗算,可是尝尽了苦头,到现在我的腰部都是毫无知觉的,若不是以半龟形化,我早就没办法直起身子了,虽然苟延残喘至今,但修为却迟迟没有进展,眼看大限将至,却也无能为力……”

  晓骸苦笑:“蛇灵草极为罕见,而且生长地点不明,也没有多少人见过此物,本以准备就此消弭在世间,十年前,我遇见了莎儿,是她却让我见到了一丝曙光,于是我便来到了这里,并占据了这间客栈……”

  “老夫是真心不想强迫任何人,但,不论是人、妖、魔,当他们遇到性命攸关的抉择时,除非有特别大的意外,是决计会倾向生命的……”

  怔怔的看向岳文:“小岳子,现在……你可否明白老夫了?”

  “……”

  这一刻,岳文倒是明白了事情的原委,点了点头,然后站起了身,又道:“不知小……前辈可否让在下看看你的身体?”

  “看身体?”

  众人皆是一愣,晓骸也不例外,但他却是最先一个回过神来的,“嗯”了一声,表示同意了岳文的话。

  得到准予,岳文这才向晓骸走去,正当他准备将手放在他肩膀上的时候,美杜莎却突然道:“住手!你想干什么?!”

  说着,她便有出招拍打掉岳文的趋势,但又被晓骸适时的喝止住了:“莎儿!”

  “爹……”美杜莎极为不满的嗔道。

  “好孩子,听爹的话,别阻挠小岳子。”晓骸说完后,又看向岳文,眼神中有着一丝坚毅:“来吧。”

  岳文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便将左手放在了晓骸的右肩上,同时运行起神荒之力,如涓流一般的浸入他的身体。

  晓骸忽然一愣,随即又缓和了下来,只是心中的震惊,却是难以平息的,他本以为,岳文只是来“看”自己的身体,也就如同他口中所说的那样,却不想到,竟是如此,以内气入体的方式查看体内的组织。

  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即便是修为高深,也不会如此轻车熟路。

  当岳文探测的越来越深入,他的心中也是越发的惊讶,从肩部往下看去,身体组织竟然接近全部坏死!这就是寿元将尽的现象么?但最让他震惊的,还是晓骸脊柱处的旧伤……比上三叔的伤势,不知要严重多少倍。

  十倍?

  不,好像太少了。

  百倍?

  貌似,还是有点少。

  千倍?

  岳文不敢想象,比三叔的伤严重千倍以上的是什么样的境界,但他现在可以肯定的是,他正在探测的这个“小孩”,伤势之重,不可估……

  最为主要的是,他竟然还撑到了现在!?

  还是五千年!

  岳文自付没有这样的毅力,长则百年,短则十年,他都可能会选择一些极端的方式来解决。

  在心中,岳文已经开始暗暗佩服起他来了。

  在运行神荒之力的同时,还以缓慢的速度对其进行初步的修复……

  神荒之力,源源不断,它并非岳文的内力,而是来自于他丹田处的“枪魂”,这种魂力,可以释放出去,但却不能提升实力,这让岳文很是郁闷。

  仿佛是感受到了这种几乎不曾断歇的气息,正在不断的修复自己的身体时,晓骸猛然睁开了眼睛,几乎是不可置信的转头看向岳文。

  一旁的美杜莎,以为岳文对晓骸做了什么,大喝一声道:“早知道你心怀不轨,果然不假,给我……”

  “住手!”

  这句话是三人同时喊出的。

  阎洪和巫马宁柔感受到了岳文有危险,他们的丹田也会出现一丝悸动,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要对美杜莎发起攻击。

  而晓骸却是知道,岳文并非对他有恶意,反而还在帮助自己,修复他身上的组织,因而如此。

  若是阎洪和巫马宁柔喝止,美杜莎还不会停下,但晓骸说的话,她就不能无动于衷了,瞬间便停止了动作,满是不解。

  “爹?”

  “你先别说话,小岳子正在帮老夫修复身体。”

  晓骸不知道的是,他的这句话,如同一向波澜不惊的湖面,仿佛是被扔进了一块巨大的石头,泛起了很大的波浪。

  他们也都不是修炼新手了,自然明白修复身体组织的手法,是多么的困难,除非是炼药师,谁还能掌握这种只能用于修复组织的内气?

  可……少爷(他)是炼药师?

  他们心中几乎同时这样想道。

  时间过得越久,晓骸心中越是震惊,这究竟是要达到何等境界,才能如此源源不断的提供内气,修复他体内坏死如此之多的组织?

  岳文自然也是知道这一点,若是他继续这样下去,也难免会让人起疑心,说着,他假装有些疲力,收回了手,作出将要摔倒的架势。

  “少爷!”

  阎洪和巫马宁柔率先反应过来,赶紧上前扶住了岳文,并同时担忧道:“少爷!你没事吧?”

  “没事。”岳文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

  而美杜莎则是担忧的看向晓骸。

  此时,晓骸缓缓地睁开眼睛,且迸发出一种发现至宝一般的精芒,连忙起身,见岳文如此,便道:“小岳子……你这般,让老夫实在是……”

  “前辈不必担忧,我没事。”

  岳文脸色苍白,似乎有些体力不支,在阎洪和巫马宁柔的搀扶下,半眯着双眼,说道:“只是,在下想要告诉前辈一件事情,且事关重大……”

  “请讲!”晓骸顿时面色凝重。

  “因为前辈的身体组织上的损伤,实在是过于严重,或许是拖得时间太久的缘故,即便是有整棵蛇灵草……”

  晓骸屏气凝神,众人也是大气不敢出,静静地等着岳文即将说的话。

  酷/(匠D网(永/久;J免费o看(小_说%

  “即便是有整棵蛇灵草……”岳文深吸了一口气,面色严肃,郑重的说道:“可能也无济于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