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阳城,傅家。

  “莽儿,你现在修为是何境界?”傅老一家人虽然都如莽夫一般,似是一心向武,不关心世事,但若真是如此,他傅家凭什么能坚持到现在。

  g酷%匠_网p;永Xn久免4d费(●看小》说=y

  “回爷爷的话,莽儿已经有突破至武者的迹象!”傅莽自己也是有些激动,在神荒大陆上,一切以实力为尊,修为越高者,得到的待遇都有不同,几乎没人能够抵挡得了提升修为的诱惑。

  特别还是像傅莽这样的武痴。

  “好!好好好……”听了傅莽的回答,傅老不由得拍手叫好,连连称赞道:“你的天赋,可不比你那大哥差,虽然当年你大哥在你这个年纪已经是武者三品修为,但也是在家族青年大赛前几月服用了小境界丹所致,根基不见得有你扎实啊……哈哈哈……”

  说完,傅老还连连大笑。

  若是杨武在此,怕是会对自己爷爷的忌恨更为深了,为何同为大家族子孙,待遇却如此不同?

  就因为他是七品,而傅莽是九品?

  就因为他不如自己大哥,可……傅莽不也是如此吗。

  听了傅老的称赞,傅莽心里也是有着按耐不住地激动,毕竟有谁在年轻的时候不希望得到长辈的承认和称赞?

  “放心吧爷爷,莽儿定不负您所望,在这次家族青年大赛上取得第一的名次!”傅莽说这话的时候信心十足,毕竟以他现如今的实力修为,就只有杨武可以和他斗上几个回合,还有谁能与他抗衡?

  可傅老接下来的话,直接让傅莽脸上的自信瞬间溃散:“有信心是好事,但是这次青年大赛,你大哥也会参加的……”

  “什么?大哥也要参加?”

  傅莽蓦地一愣,脱口道:“那我还有什么胜算?”

  可刚说出口,他自知失言,下意识的捂住了嘴。他知道爷爷最忌讳的就是计较个人得失,而他刚才说的这句话,显然是为了让自己获得最终胜利。

  果然,傅老瞪了他一眼,不过却没有责怪:“莽儿,年轻人争强好胜是好事,我也没怪你什么,虽然这是你今年最后一次的家族青年大赛,但兹事体大,关乎到我傅家将来的地位,不得不委屈你了……”

  “爷爷你不用多说了,莽儿明白!莽儿一直谨记着爷爷的教诲,一切以家族利益为重!”傅莽认真的回答道。

  “好!不愧是我傅家的儿郎,一言一行颇有我当年的风范!哈哈!”傅老顿时开怀大笑,抚须满意的看着眼前的孙子。

  “若是爷爷没有什么事,莽儿就先退下了。”待傅老停止大笑之后,傅莽才说道。

  “嗯,去吧。”

  傅老点了点头,然后又是一阵大笑,仿佛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一般。

  傅莽在关上房间门的那一瞬间,满脸堆笑的表情瞬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阴沉:“哼,想让我自动让出第一的名头,想也别想!”

  望着傅家府邸的某个方向,傅莽喃喃自语道:“大哥是么,我一定会让你知道,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实力,我早已不复当年,不再是原来那个只会跟在你身后,看你大展身手激动不已的傅莽……”

  “我已经超越了你……”身影渐渐的没入,消失在了黑夜之中,只留下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徘徊在这劲冷的空气之中。

  ……

  天阳城,李家。

  装饰华丽的内堂里,此时也与其他家族的形式大体相仿,同样是一人坐着,一人站着。

  坐着的自然是李家家主,李老。而站着的,是一个玉树临风,面容消瘦的英俊少年,从其的身形来看,此人并不是一个高手。

  仔细观察,清晰可见他右手手指处尽是淡黄色的老茧,虎口和手掌处却是嫩白无暇,由此可见,这个人定喜舞文弄墨,而不好刀枪棍棒。

  但从他的眼神之中,却又看不出文人墨客的软弱,刚毅似乎还带着阴狠的眼神,对任何人都是一样,只差脸上刻着“生人勿进”四个大字了。

  他,正是李家,和岳文同辈的子孙,李霄。

  在家也是排行老二,他本名叫做李地,大哥名为李天,后来他觉得自己始终比自己大哥矮了一头,变自唤为“霄”。

  九霄云外,更比天高!

  由此可见,他李霄不服输的性格,是与生俱来的。

  “爷爷,有什么事直说吧,我还有幅画还没完成……”

  李霄的话带着些许的不耐,还没说完,李老便怒喝道:“不孝子!成日里只知玩弄你那些笔墨纸砚,纯属玩物丧志!就算你不修炼,你也得学习经商啊,不然偌大的李家,将有谁来继承!?”

  瞪着依旧无动于衷的李霄,李老顿时一个气结,手背拍手心,连连几下,又道:“谁来继承!?”

  “不是还有李天么?”李霄抬了抬眼皮,很是随意的说道。

  “你……”

  闻言后,李老气得老脸涨得通红,指着李霄说道:“这正是你一直都比不过你大哥的原因!你大哥不仅没有因为修炼而荒废了学习经商,而且还把实力修为提升到了武者三品的实力,若是你大哥离开了,我们李家还要靠我这个老头子来支撑吗!?”

  其实李老对自己的大孙子,李天,是充满了信心,甚至他已经看到了李天被神荒门选中的那一瞬间。

  “爷爷你真有自信。”李霄冷冷的一笑,又说道:“不过,你就这么确定,李天一定能被选中?”

  李霄又如何不知道自己爷爷心中所想,毕竟年轻气盛,被自己爷爷如此看不起,不由得出言反驳了一句。

  “那是自然,凭着他们那些草莽武夫,又如何能入得了神荒门大人们的法眼?不论大陆何处,凡是出名的大人物,又有哪个头脑简单之人?”

  李老自信满满的说道。

  “那,爷爷是打算让李天去参加这次家族青年大赛?”李霄淡淡的问道。

  “不然呢?你去?”李老轻笑道。

  “那又有何不可呢?非要有修为才能杀人吗?”李霄冷冷的道,扔下这句话,不顾李老的错愕,转身出了房间,临走前又扔下了一句:“如果爷爷非要这样决定,请一定给李天穿上防卫甲,不然不等神荒门使者选中,就已经命丧于台上……”

  “你说什么混账话!?”

  李老拍案叫起,但李霄早已离开,不知道是不是听见了这句怒言。

  片刻后,李老仔细回味了一下李霄的话,在房间里来回踱步,顿时一拍额头,自语道:“对啊!没想到李霄这不孝子说的话竟然还有几分道理,对对对,没错,天儿那边一定要保护好才是……”

  说完,李老也出了房间,带上房门后,便有目标的去了一个地方,而李老去的方向,不是李家的藏宝阁,又是何处。

  在李老背影被黑夜淹没后,李霄的身形才渐渐从黑夜中浮现出来,望着李老离去的方向,摇了摇头,然后纵身一跃,消失在了原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