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这里的时候,阎洪停下来兀自感叹,却是没有继续开口说下去。

  岳文抿了口酒,静静地等待下文,看来这其中果然另有隐情。他虽然没有关心过妖族中事,但对于他们的家族,还是颇为了解。

  阎洪和巫马宁柔,一听便知道是阎家和巫马家的妖,而且这两家分别是牛妖和马妖,在妖族中的地位不低。

  “其实,这件事还要牵扯到十年前,狐族一脉被灭之事……”阎洪叹了口气,继续娓娓道来,“十年前,狐族一脉还是妖族的顶级家族,就连虎狮两族都无法与之匹敌,他们的心法实在太过变态,掌握核心精髓的大能,能摄人心神,只通过狐媚之术便能将敌人彻底洗脑,并为他所用,实在恐怖!”

  闻言,岳文心中暗忖,这岂止是用恐怖就能形容的,简直是逆天。

  “不过,狐族心法,也只有狐狸才能修炼不是么?就算你说是怀璧其罪,他族获得了狐族心法,也无济于事,难道不是?”岳文淡淡的说道。

  仔细一想,阎洪说了这么久,等同于没说,不过是让自己感慨了一下狐族心法的妖孽而已。

  “是,前辈您说的没错,我们妖族的心法,确实只有同族才能修炼,只不过……”阎洪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此心法并非狐族所有人都能修炼的,不仅仅是需要天赋,还要族内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才能进行修炼,这也使得某些旁系天才心生不满,故而引发了……内乱……”

  听到这里,岳文算是有了大致了解了,内乱导致他人乘虚而入,这种事并不少见,切为人之常情,再次抿了口酒,静候下文。

  “由于狐族家族底蕴丰厚,资源丰富,妖族内大小家族无不眼红,但平时谁又敢去招惹?”阎洪苦笑一声,继续说道:“而现如今,狐族内乱,正是虚弱之时,大家族想要趁虚而入,小家族们则想坐山观虎斗,然后趁机分一杯羹,人人成精,都想从中获得利益。我阎家和巫马家也不例外,作为实力不弱的家族,自当是率先站了出来,而那时,我和巫马宁柔,又是家族内年轻一辈的佼楚,变带领着各自家族里的战力,前往狐族……”

  “所以……你们赢了?”岳文淡淡的问道。

  “没错,还是大获全胜,并且我阎家和巫马家是获利最大的两个家族,连虎狮两族都比不上,而作为功劳最大的我和巫马宁柔,都将获得了族内最多的奖励,但是……”

  言及此,阎洪摇头叹息,自顾自的倒了杯酒,一饮而尽。

  巫马宁柔也是如此,眼神中流露出沉痛之色,走到桌前,就借着阎洪的空酒杯,满上一杯,借着也是仰头,一饮而尽,看着空荡荡的酒杯,苦笑一声,不语。

  见状,岳文大概已经知道了差不多了,便道:“因此,你们也内乱?”

  “都说因果报应,这话果然不假,我和巫马宁柔虽说都不是是家族里子一辈的老大,但都为各自的家族兢兢业业,从未有过半点外心,可却没想到,正是因为这样,反倒是让自己亲兄弟起了嫉妒之心,想致我们于死地!”

  说到这里,阎洪咬牙切齿,他继续道:“为了保证自己的地位,他们居然暗地里给我们下阴手,在一次借着庆功的噱头,给我们下了毒,并封锁了我们的十二正经脉,使得我们只能保持人形,不能使用妖力了……”

  这个岳文知道,前世他在流浪的时候,妖族之人想要暗算他,都会先变成本体,不然没法使出妖力,这也是岳文在很多次险些中招的原因之一,妖族在变成人形之后,实力连徒级都达不到,乍一看就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可一旦变回了本体,实力会瞬间恢复,杀人于猝不及防。

  最为厉害的,还是达到尊级的妖,即使不变回本体,也能使出妖力,那才是最为恐怖的存在。

  而十二正经脉,则是变化的根本所在,若是这十二正经脉不通,妖便无法进行人形和本体之间的转换,且不能继续修炼了。

  如此说来,十年前,阎洪已是妖师三品,这种天赋,可见一斑!

  “那……你们都没想过报仇?”顿了顿,岳文问道。

  “报仇?”在一旁一直没有出声的巫马宁柔冷笑一声,“如今的我们,还有什么能力报仇?傻着去送死?还是说他们会把脖子伸出来等着你来砍?”

  “巫马宁柔!”

  阎洪赶紧喝道,然后小心的看了眼岳文。

  对方可是王级七品的大能,而且还是狐族一脉,即使是宗级高手来此,也不敢与之正面对抗吧。

  阎洪想的很长远,对方是狐族,说不定还有可能解开他们的困扰也说不一定。毕竟他们对自己家族的人已经死心,仅剩下满腔的不满,如果不是没有办法,早就回去报仇了,何必受这种委屈。

  “可是,你们就这么听话,留在这里镇守此地?为什么不想想其他办法,多出去走走,说不定还能找到解决的办法呢?”

  岳文没有理会巫马宁柔的讥讽,不论是谁,性格是不容易改变的。

  见岳文并没有计较,阎洪顿时放下心来,说道:“这个我们早就想过了,但是说的容易,做起来难啊,如今我们没有实力,又不能回妖族,若是贸然踏入人族境内,被发现了是妖,只有被就地诛杀的份,那还有寻找解决办法的机会啊?”

  “如果我有办法解决你们的问题呢?”岳文点了点头,说道。

  “什么?!你有办法解决我们的问题!?”最激动的还是巫马宁柔,他顿时大声的惊呼出来了。

  阎洪此时也是激动不已,若是岳文能够帮助他们,那他们恢复的希望就更大了。

  此时在岳文肩上的白萱,那淡蓝色的眸子也闪烁着点点异光。

  ,?更新√最5快2◇上●m酷L7匠(9网!

  “没错,但是我有个条件……”说到这里,岳文迟疑了一下,转头看向了巫马宁柔,问道:“你也是师级修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