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闻岳文如此道来,邬志兴不由得也是心头一松,其实如果岳文不同意的话,他都已经做好准备好生解释一番了,若是没办法说通,那也只有撕破脸皮。

  可他没想到的是,岳文居然如此通晓情理,而且考虑的问题也如此中肯,甚至还考虑了他的感受,顿时没由来的让他感觉到了一阵错愕。

  试问,妖兽森林里的妖兽,哪个见了自己不是避而远之,大部分都是恨不得杀他而后快,能有一个如此设身处地的,还是头一个……不,或许是太久没有感觉到了,以至于快忘尽了吧。

  “岳兄弟,你如此以来,使得我……”邬志兴叹了口气:“有些盛情难却啊……”

  “哎,邬兄言重了,既然你肯愿意出手帮我,不论成,还是不成,也不管结果如何,这份心意,我可是将会一直铭记在心的。”岳文淡笑道。

  其实,他全然明白邬志兴心中所想,也知道他即将做的打算是什么,因而也一直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就当做是看了一场幼稚的游戏,消遣时间罢了。

  而岳文之所以做出这些迷惑众人的事情,也是非常直白的理由,那边是“迷惑”二字了。就如邬志兴所说,出门在外,处处留个心眼。当然这也不必他来提醒,岳文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而且刻骨铭心。

  即便是自己身边最亲的人,也不外乎如此,亦是不会轻易显露自己的本心。

  但似乎,岳文内心有着一个可以将身心头托付的人……但不是岳震,也不是岳平,而是……狐小媚。

  想到狐小媚,岳文不自主的就会露出一丝笑意,这种感觉……好像只有在自己的母亲身上感觉到过吧?

  这才几天没有见到狐小媚,自己突然很想她呢。

  摸了摸身上的蛇灵草,岳文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心中暗道:放心吧爷爷,三叔的病也会治好的,而家族青年大赛,我也不会给岳家丢脸,岳家……是时候醒来了……

  “呼——”

  算了,不去想这些有用没用的了,当下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好,想这些不过是自寻烦恼罢了。

  “岳兄弟!”声音略微有些激动。

  “嗯?”

  “没事,呵呵。”邬志兴自知失态,赶紧摆了摆手,然后笑道:“我只是突然有种与你相见恨晚的感觉,岳兄弟你别介意,这不过是我个人的想法,见笑了。”

  看着邬志兴这番举动,岳文也是突然一愣,不过随即便释然了。

  仔细斟酌片刻,大致就明白了邬志兴为何会如此失态了,而发生这样的事情,却全然是在岳文的意料之外,但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邬兄是性情中人啊。”岳文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让邬志兴又是一愣,随即大笑道:“岳兄弟又何尝不是呢?”

  “……”

  接下来,似乎当晓骸出价十四万五千块灵石之后,便再也没有人继续竞争了,没有灵石的,都眼观鼻,鼻观心,不语。

  但,不管有还是没有,他们的心中又是如何盘算了,都不得而知了。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都带着一种以欲望驱使的激烈情绪,没有表现在脸上,倘若你仔细去观察,还是能看出些许端倪的。

  美杜莎似乎对这个结局没有丝毫的不满,一颦一笑处处充斥着温和,只是唯独眼神停在岳文身上的时候,有种不易察觉的寒光。

  岳文只有干巴巴的笑一笑,不过却没有避开美杜莎的目光,而是直接迎了上去,他现在已经可以肯定这个妖艳动人的女子,正是他抢夺蛇灵草时遇到的那条美杜莎。

  似乎觉得岳文已经对她的眼神没了丝毫的惧意,或者是出现不适的情绪,轻哼了一声,便没有继续看他了。

  轻柔的拿起定锤,然后敲击了一下。

  叮——

  在寂静如无人的拍卖会上,这一声清脆的锤音,似乎变得特别的悠长,在众人的耳边久久的回荡,迟迟未曾停歇。

  "、酷$匠网永D久免(。费1看3小4R说

  仿佛是到美杜莎红唇轻启,道出悦耳动听的声音后,才被击散了。

  “十四万五千块灵石一次。”她已经没有再问‘有没有更高的出价者了’,在美杜莎的心中,也已经笃定了不会再有人继续竞拍了。

  叮——

  “十四万五千块灵石两次。”

  也许是因为职业素养,亦或者是职业病的原因,美杜莎习惯性的扫视了一下众人,眼神中不自觉的流露出一种希望看到更高出价者的意味。

  众人见此,纷纷羞愧的掩面。

  谁也不希望在一个如此佳人面前失了面子,但可惜的是,即使他们有资本去竞争,也没实力去竞争啊。

  来人几乎都是为了碰碰运气,如果说自己惹不起的人放弃的物品,正好是自己所需要的,那样他们便可以肆无忌惮的抢拍了。

  如今这个结果,是在情理之中,也是在意料之中,除了半路杀出来的晓骸让他们都有些意外,但毕竟有钱的才是大爷,有钱人说话时,腰板儿都是挺直的,所以这个意外,也是在情理之中。

  叮——

  最后一次的敲击干脆利落,定锤没有再被拿起。

  “十四万五千块灵石三次,成交!”

  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也没有丝毫的唏嘘,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过是会被众人理解为土豪胡乱洒金,不在乎这点灵石罢了。

  因而也没有人在讨论这回的拍卖,只是都在期待下一件的拍卖品了。

  邬志兴不例外,岳文也不在其内,阎洪也理清了整件事的一些线索,点了点头,唯独巫马宁柔却是有些纠结,但看了阎洪的表情后,张了张嘴,把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心中这样想道:罢了罢了,不过是一门心法罢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岳文将巫马宁柔的表情尽收眼底,也大概明白了他心中的想法,只是摇摇头,不知道后面得到这本心法时,会是怎样的表情,应该很精彩吧?

  后面的拍卖品,几乎都是俗物,只是有些较为上品的丹药,被巫马家还有其他包间里的大家族中人采购了去,也有很多人都是悻悻然,空手而归。

  拍卖会结束后,就在邬志兴准备告诉岳文,他要离开一会儿,问约定在何处相会的时候,晓骸那稚嫩的声音,顿时悠悠传了过来。

  “岳兄弟,不知可否赏脸,一起去吃个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