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个老头还是个高手?”坐在房间里的床沿边,岳文皱眉疑惑不解的自言自语道:“可是,也不对啊……”妖族心法能够越级探测对方的位置,而岳文现在的神识等级少说也有王级七品,即使是宗级高手,也不能完全避开岳文的感应。

  难道这个老头已臻尊级?

  不可能!

  岳文当下便否定了自己这个猜想,前世自己被神荒枪侵蚀心神,走了枪使人的捷径后,修为才急剧提升到了枪尊一品,被天下大能追杀,为何又从没听说过这个老头。

  亦或是他根本不稀罕神荒枪?

  那为何住一晚上就要一枚灵石?

  “笃笃笃……”正当岳文思来想去,快要陷入思维僵局的时候,敲门声顿起。

  “谁?”

  岳文蓦地一惊,他又没有感应到门外有人接近,此刻的敲门声差点没让他从床上蹦起来。

  若前世也如此,他不知都死了多少回。

  “是我,年轻人,我做了点宵夜,一个人也吃不完,就想着给你送点过来。”

  原来如此,虽说是那个老人的声音,但岳文并没有丝毫的放松警惕,慢慢起身踱到门口,缓缓的拆掉门闩。

  嘎吱——

  打开门,岳文全身处于紧绷状态,但就在门开的那一刻,岳文倏然眼睛瞪大,因为他发现门外……连个人影多没有!飞快的探出头,左右张望,却也四处不见人影。

  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突兀的从岳文身后传了过来,直把他惊出一身冷汗。

  “这里许久都没人来过,这顿夜宵,不收你灵石……不过,房钱还是要给的。”

  闻言,岳文蓦地一惊,豁然转过身,只见老人正在房间中央的桌子旁边,慢腾腾的从旁边的篮子里取出一盘盘各式各样的菜。

  老人最后取出了一瓶酒,才提上篮子,转过身来,对着还处于震惊中的岳文说道:“这些菜是有毒的,吃与不吃权在你,反正在这荒郊野外,死一个人也不会有人理会……”

  “……”

  岳文不禁一愣,什么意思?

  那到底还让不让他吃了?

  ——不对。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老头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我只是提醒你一下,这里真的很久很久都没有人来过了……”神秘老人将“人”字咬得很重,但一般人也听不出来其中的言外之意。说完,迈着艰难的步伐,步履蹒跚的向外走去,刚出门,他头也不回的补充道:“萱儿,还不快跟爷爷走?”

  “!!!”

  闻言后,岳文又是一惊,难道还有人自己发现不了?

  猛然转过身去,只是四处空空如也,哪里见着什么人,除了桌上的菜还冒着热气,再也没了其他动静……

  “大爷您,说笑的……吧……”

  最后一个“吧”字岳文是干巴巴的低吼出来的,就他在一边说着,一边转回身去看向门外的时候,岳文再次愣住了,老人又不见了踪影。

  这一次,岳文破天荒的有些后怕了,头皮阵阵发麻,这老头神出鬼没的和鬼一般,完全超出了岳文的认知。不论什么人,他有多大的能力,只要出现了他从未接触过,听说过的未知事物,都会产生恐惧的心理。

  现在,岳文就是如此,不过好在他只在这里住上一晚,明日打早就走。

  ——等等。

  灵石从哪里来?

  岳文翻遍全身,都没有找到任何一个能够代替一枚灵石的东西,苦笑一声,看来明日真得“打早”离开了。

  “喵~”

  “什么东西!?”

  刚放松的神经再次紧绷起来,他瞬间锁定声源处,只见餐桌上,出现了一只浑身洁白,眼睛发着淡淡蓝光的猫。这只白猫看见岳文在看它后,眯着眼睛舔了舔爪子,又“喵”的叫了一声。

  “原来是只猫……”

  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岳文暗忖道,要是自己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恐怕都会成疯子。若是他在这里常住的话,只有两种结果,一是成为像那个老头子那样的怪物,二是除了英年早逝,还是英年早逝。

  也许是修炼了妖族宝典的缘故,他对动物有着无形的亲和力。

  在向白猫走去的时候,白猫轻轻一跃便跳到了岳文的肩上,然后很是悠然的半眯着眼睛,微笑的表情,像是离家多年的孩子找到了归属一样。

  “要吃吗?”

  坐在餐桌前,岳文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在白猫的嘴边,白猫连闻都没闻,“喵呜”了一声,脖子一缩,便把头伸到了岳文的脑后,接着又很是调皮的探头出来,茫然的眨着那双泛着淡蓝光的眼睛。

  “肉都不吃?难道真像那老头说的一样,有毒?”

  “喵~!”

  “得,你不吃我吃,老子孑然一身,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谁会想害我?”

  说着,便是将红烧肉往嘴里塞去,白猫突然嘶鸣一声,“咻”的一下向着红烧肉飞跃过去,一爪子打掉了这块红烧肉,然后安稳的落在了餐桌上,干巴巴的望着岳文一边摇头,一边不停地喵呜。

  “难道真的有毒?”岳文疑惑的问道。

  “喵~”白猫点了点头。

  岳文问道:“那其他的菜都不能吃?”

  “喵~”

  白猫两只前爪子分别抬起来向后挪了一点,然后晃了晃头,“喵呜”一声。

  这时候岳文才突然想起老人临走前说的那句话,“这些菜是有毒的,吃与不吃权在你,反正在这荒郊野外,死一个人也不会有人理会……”

  想到这里,岳文拿起一瓶酒,对白猫笑问道:“菜不能吃,酒总能喝吧?”

  “喵~!”

  白猫点了点头,喵呜道。

  看来是这样了,岳文抿唇,打开瓶塞,伸过去闻了闻,笑道:“这酒虽然未曾喝过,但仅凭这一闻就能知道,绝对是好酒!”

  “喵~喵~喵~”

  白猫又分别向前挪动了一下爪子,伸了伸脑袋,欢快的喵呜不停,像是很赞同岳文说的话。

  “你要喝吗?”

  岳文看着白猫,指了指手中的酒瓶说道。

  SM酷!!匠E1网h~永4U久s*免#Z费…看\J小说!

  “喵~!”

  白猫喵呜一声,直接蹦了起来,原地旋转了一圈,然后前爪不停乱动,点了头,“喵呜”个不停。

  笑了笑,岳文拿起一个酒杯,往里倒了一滴,然后推到白猫面前。它抬起一只爪子,扳了扳杯沿,小脑袋歪着像里面看了一眼,然后很嫌弃的推倒了酒杯,不满的喵呜直叫。

  见此,岳文顿时目露精光,如此通灵的猫,决计不会是普通的猫,他心中暗忖,这只白猫,应该是快要踏入“妖”的门槛了,即将成为真正的妖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