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岳文的脚程很快,所以经过这个村庄的时候也没有仔细看,这不看还好,一看……他还真觉得不如先前那个破庙。

  街道上一个行人也没有,冷风刮过,只听得见枯叶沙沙刮地的声音。

  “当当当!”岳文来到一房顶还算完整的房子门前,轻轻的敲了几下门,对着里面喊道:“有人在吗?”

  等了片刻,屋内也没有反应。

  “磅磅磅!!”岳文又使劲的拍了三下,嗓门也提高了几分,“里面有没有人!?”

  这时,房顶上的乌鸦受了惊,一边大叫着,一边扑腾扑腾的扇动着翅膀,飞走一片。

  屋内还是没有反应。

  一阵冷风刮起,岳文有些郁闷了,一个粗口爆了出来。按理说,一般情况下,村子里的人,这个时间应该才刚刚停止劳作回家歇息吧?

  怎么连个鬼都没见着。

  老子是鬼见愁么?

  想到这里,岳文不由得自嘲起来,前世得他……还真是一个“鬼”见愁。

  私闯民宅也不是他岳文能干出来的,摇摇头转过身,正当他准备放弃,另寻住处的时候,那门忽然慢悠悠的“嘎吱”一声……开了。

  豁然转过身,岳文只见一个枯瘦的老人,手里端着一盏油灯,那微弱的焰光照耀在他的脸上,把老人那如枯树般褶皱的老脸,衬显得更为阴森。

  “你是谁……来此地……有事?”老人的声音极为低沉,木门在风的推动下,缓慢的“嘎吱”作响,再配上当下的环境和气氛,岳文只感觉头皮一阵发麻。

  “大爷,我是从天阳城来的,是想去天阳山,途经此地,见天色已晚,无处栖身,不知大爷可否让我借宿一宿?”岳文非常有礼貌的道。

  “你说什么?”老人一手端着油灯,一手放在耳郭后面,“大点声儿,我耳朵不好使,听不清!”

  “……”岳文愣愣的眨巴了几下眼睛,然后靠近老人,并把双手放在嘴边做出一个喇叭形状,然后大声道:“大爷!我是从天阳城来的!准备去天阳山!但是天色已晚!想在您这里住一晚!您看……”

  酷匠》Q网。q首\、发

  “停!停停停!!”老人有些痛苦的皱着眉头,眉心处的褶皱格外醒目,他揉了揉耳朵抱怨道:“我耳朵好使着呢!用得着那么大声么?”

  岳文:“……”

  传说中的自相矛盾,恐怕也不过如此吧。

  但若是你真和一个老头较真,那才是输了,旋即摇了摇头,站在一旁静候着。据他估计,这个村子极有可能是一个废弃的村庄,除了眼前这个房屋,都是极为破烂,根本无法入住。

  “进来吧,这里本就是一间客栈,只是有好几年都没人住了……”

  老人慢慢的转过身,把佝偻的背脊对着岳文,缓缓的向里面走去,岳文紧随其后,只是在刚进门的那一刻,脸被一丝蜘蛛网粘住了,赶紧退后整理了一下,然后一边向里走,一边用手在眼前挥舞着。

  见此,老人笑道:“呵呵,你们年轻人啊,连这点蜘蛛丝都受不了,还想徒步到天阳山,真是自不量力……”

  “你怎么知道我是徒步前行的?”岳文蓦地一愣,脱口问道,但问完后就感到有些后悔,怎么问出这么一个白痴问题。

  “天阳城到天阳山虽然不远,但若是想不搭乘坐骑,距离会无限放大,这是自然的力量,我老头子也不好解释,但是……”老人突然转过了那被焰光照亮了的半张枯瘦褶皱的脸,嘿嘿笑道:“你是不是觉得,天阳山一直看似近在眼前,却又一直都到不了?”

  “……嗯?”听老人这样问,岳文也疑惑了起来,点了点头,问道:“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玄机?”

  这时候,老人已经取出了一串尘埃满布的钥匙,递给岳文,说道:“看你的装扮,也应该是大户人家,难道出行前,长辈都没让你骑上一匹马什么的吗?”

  “呃……其实爷爷在我临走前是说过的……”岳文想了想,是才记起当时他爷爷在他临走之前说的那句话,不过他并没有听进去。

  常言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此言果真不假。

  一天时间内,岳文已经用亲身经历印证了两个名言警句。

  “唉,现在的年轻人呐……楼上最里面的房间,你自己上去吧。”老人一边摇头,一边说道。

  “嗯,多谢了。”

  道谢完毕,见老人渐渐走远,他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但却一时间说不上来,直到他上了二楼后,才突然想起,赶紧“蹬蹬蹬”的跑下楼,嘴上一边喊道:“大爷,在这里住一晚,需要多少银两?”

  寂静无声。

  无人回答。

  岳文皱眉,暗忖,这老头怎么神出鬼没的。

  闭上双眼,开始运行妖族心法,片刻后,岳文猛地睁开眼睛,双瞳迸发出异样的光芒,开始搜寻老人。

  “奇怪……”再次闭上双眼,然后又睁开,瞳孔中的光芒更甚,变成了两束光迸射了出去,在屋子里四处寻找了一圈后,岳文才疑惑的收起了妖族心法,自语道:“这老头还能人间蒸发了不成?”

  摇了摇头,岳文也放弃了,可就在他刚刚转过头的那一瞬间,一个阴森的脸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吓!”

  岳文下意识的一拳挥出,就在他的拳头快要达到这张脸时,突然停了下来。拳风让老人的胡须和头发都根根向后直立。

  定眼一看,正是刚才那个老人。

  眼见着手中的灯焰在拳风下即将熄灭,老人枯瘦的手忽然出现在烛台前,挡住了风,火焰才恢复了正常。

  岳文此刻真的愣住了,他是什么时候站到我身后的?而且这个老头刚才在用手挡风的时候,他根本没有看到手的行动轨迹!

  是他速度太快,还是自己反应迟钝了?

  “对了……我刚刚忘记跟你说,住一晚,一枚灵石就行了,客栈免费供应夜宵,明日走的时候一起结付……”就在这时,老人缓缓的开口,如是道。

  “灵石?难道你这里不收银子?”

  岳文突然愣住了,要知道,灵石这东西,可是极为珍贵的,修者在突破的时遇到瓶颈,就能借它突破,不仅能够提高成功率,还能大大加快吸收灵气的速度,这个东西在整个天阳帝国都是有价无市,这里住一晚竟然要……一枚灵石!?

  “记住,晚上不要出门,不管你听到什么动静都别出来。”老人仿佛没有听见岳文的疑问,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旋即再度隐没在黑夜之中。

  而就在他说这句话的那一刻,岳文的时间仿佛是停滞了一般,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说不出来,直到老人离开了岳文的视线,岳文才恢复了行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