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我也不敢往下定论,毕竟我现在也还没有走出枪使人的死胡同,毕竟传承了近千年,想要改变,谈何容易?”岳文摇了摇头,如是道。

  岳文也虽不敢断言神荒大陆上绝对没有这样的人存在,但他能肯定的是,即使有这样的,超脱了枪使人束缚的人存在,也不会轻易临世,至少……也得是神级强者吧?

  摇了摇头,放下了这些不切实际的猜想,毕竟前世通过枪使人的捷径达到了尊级,也不敢想象皇级的力量有多强,更别说神级和更上面的至尊级了。

  “那……文儿,难道人使枪,就是枪可以按照自己的意识行动?”岳老爷子这个大胆的猜想,也是来源于岳文和杨武的那场对决,而杨老来的时候也并没有向他提起这件事,显然是杨武自己也不相信,更加不好意思用这个当作借口。

  毕竟枪能自己动,实在是太过惊世骇俗了。

  “不知。”

  岳文摇了摇头,然后神情极为认真的道:“但是爷爷,我刚才也说了,枪的本身就是为了战争而生的,充满了戾气,这也就形成了和刀剑最大的不同之处,那便是它拥有……灵魂!”

  “灵魂?”

  岳老爷子突然站了起来,惊道:“枪魂?真有这个东西的存在?”

  “爷爷你知道?”看到岳老爷子的表情,岳文也是有些疑惑,枪魂这件事,原来是大家都知道,只是都不相信而已么……

  岳老爷子眼神有些闪烁,“我只是曾听你祖父说过……在我们岳家祖上曾有过一位能够与枪交流的前辈,这位前辈成天都对着自己的枪自言自语,别人都以为他是疯子,但都不敢说出来。虽然他的修为不高,但却能越级杀人,那杆枪如同有灵魂一般,能够让他随心所欲的操纵,总能杀人于出其不意,令人防不胜防……”

  说到这里,岳老爷子突然停了下来,岳文追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呵呵,可悲啊……”岳老爷子摇摇头,“由于这位前辈只和枪交流,拒绝和人交流,渐渐的,所有人都疏远了他,也没人原意和他比武,他的修为一直提不上去,便独自一人闯入了妖族……便再也没了消息……后来,世人也逐渐忘了这么一号人物……只是因为这位前辈曾在家族青年大赛上连续多年取得了第一的名次,所以也就载入了岳家的族谱……”

  闻言后,岳文突然沉默了下来,原来岳家祖上早有人知道了枪魂的存在,只是被众人看成了异类,受到了歧视,即使在家族青年大赛上获得第一的名次,也……

  突然,岳文蓦地一怔,猛地一抬头,问道:“爷爷,家族青年大赛什么时候举行?”

  岳老爷子被岳文的举动吓了一跳,“是七日之后在皇宫举行……呃?”突然,他瞪大了眼睛,惊诧道,“你想参加?”

  “是!”岳文郑重的点头。

  因为前世的岳文是个十足的废物,从没参与过,也没关心过家族之间的活动,所以根本不清楚这家族青年大赛是何时开始。

  而这一次,他又有什么理由错过呢?

  这不正是可以快速名扬岳家威名的机会么?

  也难怪自己爷爷会如此惊讶,毕竟岳震潜意识里还依旧把岳文当作了一个废柴。

  不过随即岳老爷子便回过神来,点点头说道:“也是,若是一直闭门造车的话,是不会有太大提升的,该去锻炼锻炼,即使没有名次也无所谓……”

  虽然岳文最近给他带来了太多的震惊,但他也绝不相信凭着武徒三品的修为能够在青年大赛上取得名次。

  “放心吧爷爷,我不会让您失望的。”岳文知道现在不管自己说什么,爷爷也不会相信,那便用行动来证明吧。

  “嗯,你去吧。”岳老爷子点了点头道。

  “对了爷爷,我们岳家练武场里的兵器,都是由谁打造的?”就在岳文要走出大厅的时候,突然转头问道。

  “嗯?你问这个做什么?”岳老爷子疑惑道。

  “毕竟要参加家族青年大赛,若没有一个趁手的兵器如何说得过去?”岳文笑着道。

  “也是……”岳老爷子点头道,“其实我们天阳城大家族的兵器,都是由天阳山脚下的一家铸造房打造的,那里的兵器可谓坚固又耐用,特别是它的用材,那简直是……”

  v看(正版PF章u节/!上酷匠md网%)

  “好了爷爷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了!”不等岳老爷子说完,岳文撒腿就跑,速度之快,堪比发情的公牛突然看见了母牛。

  若是让他这么继续说下去,太阳都要落山了。

  岳老爷子连忙起身说道:“去马厩把我的千里马牵上吧!”

  “不用了!”

  岳老爷子跑到门口望着岳文的背影大声喊道,“早去早回!”

  “知道了!”

  然后便没了声儿。

  “……”岳老爷子苦笑不已,回到座椅上后,他兀自感叹道:“这小子可有罪受了,不过如此一来也好,就当作是给他的一个历练吧。”突然呵呵一笑,“要想徒步到天阳山?”

  紧接着便是久久不停的笑而不语。

  ……

  天阳山看似近在眼前,岳文以自己的脚程估计,自己大概能在一个时辰内赶达。可让岳文万万没想到的是,“望山跑死马”这句名言警句在他身上完美的体现了出来。

  眼见着太阳就要落山了,可天阳山依旧还是近在眼前的样子。

  就在这时,岳文停下了脚步,张着大嘴微喘着气,双手叉腰望着天阳山的方向,一脸郁闷。此时夕阳已经在天阳山的那边藏住了一半的身子。

  难道自己要连夜赶路?

  或者住破庙?

  望着不远处的一个破烂不堪的庙宇,岳文眼角抽了抽,而且这天似乎也快要下雨的样子,若是今晚住在这里。

  作死吧这是。

  岳文一路狂奔不曾歇息也没抱怨半分,此刻也忍不住爆了粗口。

  舔了舔嘴唇,回想起来往后退五里地左右有一个村庄的样子,岳文当下便有了决定,立即转身向着村庄赶了回去。

  至少,先把这一晚度过去再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