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一出,众人再也忍不住了,皆是停止了窃笑,纷纷哈哈大笑起来。

  傅老这时候真的有撞墙的冲动了,这……这是无赖吗?

  就死抓住这一点不放!

  无奈之下,傅老只有一拂长袖,重重地哼了一声,然后大步向外走去,待他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顿住了脚步,瞥了眼依旧坐在地上的牛程,又是重重地一哼,才愤愤离去。

  虽说和他争执的一直是岳文,但若不是牛程那么一句话,又怎会把话题牵引到这上面?

  这也是大家族之人的优越感所在,加上自恃人老权重,做出一些倚老卖老的行为,他们永远不会从自己身上寻找错误。傅老他没想过自己要是不针对牛程,又怎会激起反抗?都说狮子缚兔亦用全力,毕竟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

  牛程被傅老的那一哼,吓得浑身上下颤抖不已,在一旁直哆嗦,若不是双手还扶着门边,怕是已经倒下去了。

  见他这样,牛老气得不行,和岳老爷子说了两句,便向牛程大步走去,在经过岳文身边的时候,但并没有驻足,只是随意的偏头颇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向牛程走去。

  到了牛程身边后,没好气的踢了他一脚,说道:“还想坐到什么时候?起来!跟我回去!”

  “可是爷爷,我……”牛程不敢忤逆自己爷爷的话,但是他此次前行的目的,可是找岳文帮自己说情的啊,这要是跟了自己爷爷回去,又得何时才能出得来?

  “你什么啊你?还嫌不够丢人!?给我起!!”牛老一把抓住牛程的衣领,二话不说,拖着就走。

  “哎……爷爷,爷爷,我是真的有事啊……一会儿回去成吗?成吗?”不论牛程怎么说,牛老也是完全不理会,眼见着就要出岳府门了,牛程连忙大喊道:“岳三少!那件事儿就当我牛程欠你一个人情,你可一定要帮帮我啊!”

  然后,没声了。

  谁也不曾想到,岳文这一帮,不仅解决了牛程的问题,还助他成为了以后富甲天阳城的第一首富,让牛程欠的人情越来越多,往后一旦岳文陷入困境,需要钱解决问题的时候,牛程二话不说,即使倾家荡产都会穷尽全力的去帮。

  因为他认为,他所得到的一切,都是岳文给的。

  傅老和牛老的先后离去,李老和杨老自然也没有继续待下去的理由了,纷纷告辞。

  待人都散尽后,不等岳老爷子发言,岳文率先问道:“爷爷,他们这次如此兴师动众前来,究竟所为何事?”

  !'最新=w章?节#◎上¤l酷匠jz网i8

  “你不知道?”岳老爷子惊疑了一下,旋即又抚须点头继续道,“也是,你应该不知道。”

  “……”

  听着自己爷爷这般自言自语,岳文是一个头两个大,他是真的摸不明白这些老家主们为何会如此兴师动众。

  听自己爷爷这口气,好像问题出在自己身上。

  难道他们此次前来是为了我?

  但又为何见了我也都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哈哈哈哈,文儿,这个暂且不提,你快给爷爷仔细说说,那天你是如何打赢杨武那小子的。”岳老爷子顿时大笑起来,然后把岳文拉到一旁坐下,说道,“若是我没看错的话,你现在应该是武徒三品的修为?”

  “是的,爷爷,我现在的确只有武徒三品的修为。”岳文点点头说道。

  “咦,那就奇怪了,杨武虽说没有傅莽修为高,但至少也应该有武徒七品修为,你一个小小的三品,何如抗衡?”岳老爷子疑惑的问道。

  “难道爷爷认为,修为高的,就真的能够稳赢吗?”岳文笑着道。

  “这……”岳老爷子沉吟道:“若是悬殊不大的话,一切都不好说。”继续摇了摇头,“不好说。”

  “是的,那爷爷认为,三品和七品真的悬殊很大?”岳文又问道。

  “其实……在武徒级别,差距都不是很大。”岳老爷子摇了摇头。

  “那既然如此,我能取胜……难道很奇怪吗?”岳文笑问道。

  “……”

  岳老爷子一阵无语,不奇怪?

  不奇怪就怪了!

  这小子,上次被杨武打伤前,大概只有武徒一品的修为,且放下几天就连升两品不说,就拿管家老王日日夜夜,不停不休的给他带来的消息,都让岳震自己许久都回不过神来。

  “那长枪自己动了是怎么回事?”这个问题是最让岳老爷子疑惑的了。

  “爷爷。”岳文这次并没有正面回答,收起了嬉皮笑脸的模样,转而是一脸严肃。

  “嗯?”岳老爷子蓦地一怔,这小子又要闹什么名堂。

  “你平日里使枪,到底是枪使你,还是你使枪?”岳文沉吟了片刻,问道。

  “呃……”岳老爷子被岳文这话问的懵了,“什么意思?难道不是你用枪杀敌,还是枪用你杀敌了?”

  “那又有什么不可能呢?”岳文心里苦笑不已,前世自己,可是被枪驱使了整整五年,“枪和刀剑不同,它的问世,就仅仅是为了战争,本就是一种充满了杀戮的武器,不,成为凶器也不为过。本身戾气过重,平常人根本驾驭不了,却总以为是自己使用了枪,却不想到头来,还是枪的戾气侵蚀了使用者本身……”

  闻言后,岳老爷子仔细斟酌着岳文的话,思索片刻后,才道:“你说……枪,本身就充满了戾气,使用者也和枪不停地开展着拉锯战,一旦使用者被枪的戾气侵蚀了,就成了枪使人了?”

  “对,也不对。”

  岳文摇了摇头,继续道:“在枪这种武器出现之后,便有人研究过到底是枪使人厉害,还是人使枪更强,结果虽然是人使枪胜出,但效率过低,欲要练成,非但要天赋异禀,还需要很长的时间。而那时正值两国交战,烽火狼烟,战斗迫在眉睫,于是大家就选择了最快练成的枪使人,以战争背景下问世的杀人利器来驱使士兵,获得强大的战力,从而提升军队总体水平。”

  “那……如此一来,我们岂不是都走了捷径,违背了修炼之道?”岳文的这一番话,直让让岳老爷子听的胆战心惊,这些言论和信息,他可是从来都没有想过,难道他一直以来,都修炼错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