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叫你自己不争气啊。”岳文听了牛程的话,被逗的笑了出来。

  这种无厘头的逻辑也能说的这般有理有据,岳文不忍直视的又看了眼长满各种充满喜剧性的牛程,暗忖,这丫的脑子里长得都是肌肉么?

  “哎哟岳三少啊,我不跟你磨叽了,我今天找你来是想求你一件事的,你无论如何都要帮帮我,不然我就真的死定了,要是你不帮我,以后世上将会没了我牛程这号人物了,那罪魁祸首就是你岳三少啊,你看我多好心,为了让你良心上过得去,专门跑来告诉你这个消息,你说,你说我是不是对你最好了?”

  牛程说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其大概意思就是,让岳文去他老爹那里给他说说情,别再折磨他了,前面倒还好,可越到后面,怎么感觉听起来瘆得慌呢?

  岳文一脸黑线,“我说……”

  牛程忙不迭的点头,“嗯你说!”

  “……你别打岔。”岳文忍不住抽了抽眼角,“现在我没空搭理你,我岳文就住在这里,又跑不了,何必急于这一时?如果你要实在是等不及了的话,有两个选择。”

  没等牛程开口,岳文便竖起一根手指打断了他,说道:“第一,你留在这里,等我一会回来。”然后又竖起第二根手指,“第二,跟我走一趟,我们一起回来。”

  最后摊着手掌指向牛程,“请选择。”

  牛程:“……”

  {更!新最6Z快上@f酷匠Y网

  闻言后,牛程蓦地长大了嘴巴,努力的撑开臃肿的眼睛上那条艰难的黑线,拼命做出一副很惊讶的模样。

  这滑稽的动作让在岳文身后的狐小媚忍不住扑哧一笑,脸红红的转过了身去,但那对柔肩依旧上下耸动着。

  “快选吧,我可没时间跟你在这里耗。”岳文道。

  牛程突然很委屈,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表情幽怨的道:“呃这……”

  岳文平生最讨厌之一,就是优柔寡断的人了,现在想想,当初是自己是傻到什么境界了才和他做了朋友?

  “小媚,我先走了,若是牛大少在这等我的话,可要好好款待款待,不过看他体型,不知道库存够不够……”岳文转头看向狐小媚,轻声嘱咐道。

  狐小媚扑哧一笑,点了点头,“知道了少爷,一切小心!”

  “嗯。”岳文点了点头,又揉了揉她的头,便直接转身从牛程身边走了过去。

  还在愣神中的牛程蓦然惊醒,看了看狐小媚,然后又看了看已经走远的岳文,“哎呀”一声,一拍大腿连忙拖着庞然的身躯,一边跑一边追喊道:“诶诶……岳三少,等一等,我跟你一起去……”

  牛程今日一大早就听说自己爷爷就说要来岳府,平时脑袋瓜一直不开窍的他,一下子就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并死皮赖脸,抱着自己爷爷大腿,哭着喊着要跟着一起来。

  迷糊的牛程,也许根本没有猜到岳文究竟是干什么去,看着岳府里面的各大家族的人,稍稍有些惊讶,但还是不知道他们的来意,于是他问道:“岳三少,怎么这里还有杨家和傅家的人?”

  在疾步行走中的岳文蓦地顿了顿,头也不回的说道:“还有李家。”

  然后继续向着大厅快速走去。

  这一路上虽然不长,不过要让牛程跟上岳文的脚步,也累得够呛,等到了大厅门口的时候,他已经累的抓着门边,滴着汗,喘着粗气,瘫跪在地上不停的直呼:“不行了,我不行了……”

  话还没说完,刚一抬起头,牛程的声音戛然而止,脸色一阵煞白,直接愣在了原地。

  大厅内坐着的人,平时只要见到其中一个,都够让他心惊胆颤的了,如今被自己爷爷、傅老和李老齐齐的瞪住,本来大汗淋漓的他,现在是汗如雨下了。

  而另外两个,岳老爷子和杨老则是同时看向了岳文。

  不过与牛程截然不同的是,岳文显得极为镇定,和牛程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毕竟这场面换在岳文前世来讲,早已司空见惯了。

  “你怎么来了!?”

  这句话是由两个人同时说出来的,一个是岳文的爷爷,而另一个自然是牛程的爷爷了。

  “我……”牛程被问的一滞,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了岳文,只见岳文镇定如斯,没有显出丝毫的不适,他艰难的呃吞了口唾沫,壮着胆说道:“我是跟岳,岳三少一起来的!”

  “……”闻言,岳文眉头一皱,这话说的,实在是太没水平了,别了这么久说出来这句,不仅把自己推向了风尖浪口,还扫了牛老的面子。

  果不其然,一个身材硕健的老人站了起来,笑着说道:“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啊,而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好小子,你爹当年都没本事收了牛家少爷做小弟,够强!”

  此人正是傅家的老家主,让岳文无言的是,这糟老头子说话也不中听,这一句话不仅嘲讽了自己,还把牛家上下都挖苦了个遍。

  不过奈何别人仗着有实力,说了也就说了,别人也只有听着的份。

  傅老说完后,杨老立即就接口道:“是啊,外界传闻岳三少不学无术,在家混吃等死,看来传言就是传言,可信度很低啊。”

  听了傅老和杨老在那一唱一和的,牛老本就是一个暴脾气,当下便忍不住了,怒道:“傅老,亏你都活了大半辈子了,居然如此不明事理,你哪只眼睛看见了还是那只耳朵听见了,我家牛程是岳小子的小弟了?”

  傅老两眼一瞪,指着牛老,“你……”

  不等傅老反驳,牛老哼了一声,又指着杨老继续道:“杨老,现如今天阳城内,上至皇上,下至黎民百姓,杨成大败岳小子的事迹可谓是家喻户晓,你说这话就不怕打脸么?”

  杨老也被气得脸红脖子粗,两眼一瞪,“你……!”

  不得不说,牛老虽然看似冲动的,但每句话都是打在别人要害上,令别人无话可说。不愧是生意人,说话做事都有条不紊,还给外界展现出假象,别人也不会把焦点放在这类人身上。

  虽然他们都是不请自来,但岳老爷子作为主人,自然就要充当和事佬这个角色,岳震说道:“好了好了,这都多大点事儿,有必要这样争吵不休的吗?”

  “牛老,你先回去坐下,消消气。”岳老爷子把牛老拉回座位上去,牛老自然不会说什么,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说话了。

  “傅老,像你心胸这么宽广的人,肯定不会为这点小事争吵吧?”知道傅老是什么样的人,也并非心胸狭窄,就是脑子里全都长满了肌肉,典型的傻b,适当的夸一下,就会飘飘然。

  果然,傅老听了岳老爷子这话后,果然笑呵呵的回去坐下了。

  “还有你,杨老,外界谣传而已,你又何必当真?小辈们的事就让小辈们自己去处理吧,我们也是功成身退的时候了不是么?”

  当然,岳老爷子这话听起来像是在安慰,其实也是一种变相的讽刺挖苦,你家小子把我家文儿打伤,我还要给你面子?这不开玩笑么。

  闻言后,杨老顿时怒从心中起,瞪着岳震,眼珠子差点没喷出火来,但他现在若是奋起反驳,岂不是正中下怀,自己跳进坑里么。

  无奈之下,杨老也只有憋屈着坐了回去。

  岳老爷子笑了笑,然后也回到了座位上,看着岳文说道:“愣在那里着干嘛,还不快走?”

  “爷爷,我并非无意间闯进来的,所以我也没打算要走。”说完后,岳文在牛程的目瞪口呆下,在众人的疑惑下,笑着跨进了门槛,正式的进入了大厅内,“其实最应该发恼骚的是我和牛程才对,从一开始就是在讨论我们,可有想过我们的感受?”

  岳文转头看向傻在门外的牛程,又道:“是不是啊,牛大少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