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不是你还能有谁?

  翌日,清晨。

  天还是灰蒙蒙的,但岳家内外已经是挤满了人,除了各大家族的人以外,还有很多不明所以跟风凑热闹的。

  正在打坐修炼岳文和狐小媚两人的耳朵同时动了一下,几乎是同一时刻睁开眼睛,自语道:“有人来了?”

  但更让狐小媚惊讶的是,她发现隔壁房间里,岳文也醒了,连忙跳下床跑了过去。

  以前没见少爷这么容易被惊醒,再加上入睡不久,少爷也不可能会醒的这么早的。

  狐小媚走路时,铁链都会叮叮当当的作响,即使岳文没有修炼妖族宝典,也会清晰的感觉到她的靠近,看着狐小媚怯怯的探进头来,岳文不由笑道:“你这鬼灵精,快进来吧。”

  狐小媚吐了吐舌头,打开房门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又小心翼翼的关上,这才转过身看着岳文,两只手都不知该往哪放,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被发现了一般,“少爷,你醒啦?”

  岳文哭笑不得,“我没醒,还在梦游呢。”

  狐小媚:“……”

  “行了,不逗你玩了,咱说正事吧,你是听到了什么动静吗?”岳文正了正脸色,问道。

  “嗯!”狐小媚重重的点了点头,“我听到家里好像来了好多人的样子,往常岳家几个月能上门几人就算不错了,这次突然来了这么多人,肯定不对!”

  岳文颔首,自己的感觉没有错,微微凝眉,抬起头看向狐小媚,问:“会不会是杨家的人?毕竟昨日那般羞辱了杨武,以他的个性应该不会就此罢休的吧。”

  虽然岳文已经一只脚踏入了妖修的门槛,但却还是没有纯妖的感应能力强。

  狐小媚眨巴眨巴眼睛,便昂起脑袋,皱了皱鼻子,然后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岳文一脸黑线,无语道:“你这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究竟什么意思?”

  狐小媚顿时委屈的道:“小媚的意思是,来人之中,有杨家的人没错,但……”

  “不全是?还有其他家族?”岳文快速的说道。

  “是的,而且……”说到这里,狐小媚露出一副担忧的神色,言语间有些迟疑,支支吾吾一直没说出来。

  “所有家族都来了?”岳文接口道。

  狐小媚一愣,然后忙不迭的点头,“嗯,杨家、傅家、李家还有牛家的人都来了。”

  “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岳文微微眯起双眼,他确实感觉到了有很多人进了岳家,但他第一时间猜的却是杨家之人,但又看到狐小媚如此表情后,又想到杨家不可能带这么多人前来,而且高手颇多,便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少爷,要不你先出去躲躲吧,小媚感觉他们都是冲着少爷你来的,我怕……”

  狐小媚还没说完,岳文便摇头道:“不行,现在是别人声势浩大的上门,而且是聚众前来,显然有目的的,爷爷虽还是岳家家主,但年龄已去,若是我作为岳家少主如今都不出面,岂不是让他们真以为我岳家真的衰败了?”

  闻言后,狐小媚蓦地一怔,眼中闪过一抹讶色,但想到岳文这几天的改变,随即便释然了,“可是……”

  “不必多说了!”岳文凝眉,伸手打断道:“此事我自有主张,无需多言,小媚,你现在应当做的并不是劝我躲避,而是选择信任我,相信我能行。”

  如今岳文才知道,前世的自己,活的真是有够失败的,连贴身丫头都这般不信任自己。

  不过说到底也是自己的原因,不该因此而对狐小媚发火,便又解释道:“小媚,我不是那个意思,其实我……”

  “少爷你不需要解释的。”狐小媚笑着摇了摇头,没想一丝一毫作假,“没错,以前是小媚不相信少爷,但是,自从上次少爷醒来之后,小媚就发现少爷真的变了好多,多的差点让人觉得你不是少爷了……看来是小媚还不够不了解少爷呀。”

  “小媚……”岳文一咬牙,顿时心生愧疚,他没想到自己的那句话,居然让事情会发展到这样的局面,刚想作出解释,狐小媚便又摇了摇头,微笑道:“但是少爷,小媚刚才想说的是,你衣服都没换,如何去见客人呀?”

  \{更新最h…快上0酷#i匠As网

  “……啊?”岳文突然愣住了,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啊什么啊,快去换衣服啦,嘻嘻。”狐小媚笑着把岳文推到衣柜前,几乎想是都没想的便从其中很熟稔的取出了一件镶着金线的白袍。

  岳文暗自感叹,这丫头可真够细心的,自己如今是要孤身一人面对各大家族的人,穿上镶着金线的白袍后,既不会显得太张扬,又能在无形之中提升自己的气势。

  “少爷,小媚是狐妖之身,就不能一同前去了,所以少爷你……一切要小心,注意别乱说话,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了岳家的脸面,还有,不要和他们发生正面冲突,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和他们闹僵了,对少爷你以后的发展可能会有阻碍,还有,你还要记住……”

  狐小媚一边给岳文整理衣服,一边喋喋不休的叮嘱着,这番情景就好像是一对新婚燕尔的夫妻,妻子正为准备出征的丈夫临行密语一般,岳文也很享受这样的感觉。

  就在这时,两人的耳朵又动了一下,同时抬起头来说道,“有人来这了?”

  下一刻,狐小媚微微蹙眉,闭上眼睛探测了片刻后,又道,“是牛公子。”

  “牛公子?”

  不得不说是,岳家的家丁效率也是极快的,就在这时,门外立即便传来了一个家丁的声音,“少爷,牛公子来了,属下们拦都拦不住,便速速前来禀报。”

  “快请!”岳文迅速的回想了一下,当下便道,说完,岳文和狐小媚一同出了房间。

  一出房间,远远的便看见一个黑的不能再黑的……球滚了过来,一边滚一边喊,声音略带凄惨,“三少,岳文兄弟,可算是见着你了,你这足不出户的,当起了大家闺秀,可是把我老牛给害惨了啊……”

  岳文瞪着眼睛,张大了嘴巴,错愕的看着眼前滚来的这个黑球,实在难以想象,一个肉球也能说话?直到这个黑球滚到岳文面前,然后颤巍巍的站直了身子,岳文才发现这居然是个……人?

  此人脖子是没有的,至少以岳三少的眼力是没有看出来,肩膀既宽且厚,手臂极短又粗,身体的曲线实乃惊人,可惜是向外凸出的,身子上的肉垂下,两条腿能瞧见的部分不过几尺之长,但粗却足足一抱!

  先不说走路,就连站在这里稍稍一动,浑身的肥肉如同海波,那叫个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大腿上啊。

  总而言之,你说他像什么都行,不过就是不太像……人啊……

  从院门口到这里,貌似也没有几步路,居然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不停地抹汗,显然已经累得不行了。

  更何况,他哪里是走来的?分明是滚过来的啊!要是让他走过来的话,岂不是还没到自己面前,都已经累趴下了?!

  “牛……牛程?”岳文有些不太确信的问道,“你确定?”然后又看向狐小媚:“小媚,他是牛程?牛大少?”

  狐小媚茫然的眨了眨眼睛,“应该……是吧?”

  她被岳文这么一问,反倒是迟疑起来了,你们不是死党么?难道还不认识?

  “呃……”岳文顿时无语,在他的记忆中,他前世的死党牛晚,牛家大少爷,虽然黑是黑了点,胖是胖了点……但也没这么夸张啊……

  “少,少给我装傻,你,你这招……”牛大少很是愤慨,努力将眼睛从肥肉中睁开一条缝,重重的喘着粗气,然后又使劲吞了口唾沫,“没用!本少爷今天不吃你这套!”

  “牛大少爷,你这是怎么了?你也说了,我这几日一直没出去过,怎么我招你惹你了?”岳文嘴角抽了抽,打了个哈哈说道。

  “他奶奶的,要不是你把杨武那小子打赢了,我又何必遭这罪?”

  牛大少愤然道:“也不知道咋地了,我老子和我老子的老子今儿个一大早就说要来你家,老子今天也就好不容易解放了一天,要是不来找你说道说道,老子还真不甘心!”

  得,这丫的还把“老子”给用顺溜了。

  “你这说了半天,还是没把你造什么罪说出来啊,再说了,我和杨武打的是平手,何来我赢了之说?”岳文无语的摊开双手,表示无奈又无辜。

  “嘿,这事儿你糊弄的了谁?”牛大少冷笑一声,“所谓一传十,十传百,传着传着就变了,现在外面可早就传疯了,有说你岳三少和杨二少实力旗鼓相当的,有说你岳三少以长枪两招大败杨二少的钩镰枪的,还有说你岳三少只是一个眼神就把杨二少吓得噗滚尿流的,茶坊谈笑间,各个版本层出不穷,舆论的力量可不是一般的强啊,岳三少,虽然按照规矩是平手,但你以为外人会这么认为?”

  “当真如此?”岳文听着听着,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细缝,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机,只是稍纵即逝,所有人都没察觉到。

  这事儿显然不可能是杨武自己说出去的,他那样好面子的人如何说的出口?狐小媚这几天一直和自己在一起,即使自己三叔腿脚健全,也不可能说出对岳家不利的话来。

  如此一来就只有一种可能了,岳家里面由有内鬼!

  “那你以为呢,特别是还有说你……”说到这里,牛大少还想继续说什么,但下一刻却突然愣住了,一句粗口爆了出来,“我靠!老子可不是来找你闲聊的,老子可是来找你算账的!听好了,岳文,不说那些没用的,大家都知道咱俩交情不浅,成天都厮混在一块,我老子一听说你变得这么厉害,一下子就不满意了,二话不说就把我抓去修炼,我日啊……你也知道我这身子,哪里经受得住那般摧残?!”

  牛大少不停地用手背拍手心,有条有理的说道:“你说!你说!不是你岳三少害了我,还能有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