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文静静地仰面浮在水面上,整个身体平躺着,只靠着两手两脚不时地轻轻动作,使身体不致沉下去,不禁大感惬意。

  完全洗去了身上那厚厚的污垢,岳文感觉自己仿佛是从茅坑里爬出来了一般,那叫一个神清气爽。

  守在水池外面的家丁远远的看到自家少爷就这么漂浮在水面上,一动不动的却又沉不下去,不由得纷纷等大了眼睛,少爷这修炼的是什么神功啊?居然就这么平稳的飘在水面上?

  他们虽然都是武徒三四品的修为,但身为岳家的家丁,见识肯定不少,这若是要按照修为来解释的话,至少也得武者,不,武师级别才能够吧?

  泡了一会儿,岳文便赶紧的上了岸,身体确实是清爽了,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虚弱,一种极度虚弱的感觉,仿佛身体被抽空了似的。

  毕竟人族修妖,必先炼体,此是长期的过程,一夜之间完成,再加上岳文的身体本来就是一副空架子,现在又经过这样的强制修炼,还硬生生的把妖修拔到了三品!

  没有昏迷个几天几夜的已经算是意志力超强了。

  强行支撑着回到房间,岳文换上了一袭轻柔的白袍,端起娇俏可爱的小狐狸狐小媚送来的燕窝粥,嘴角不由得噙起一丝柔和的笑容。

  “小媚,你有没有觉得少爷我显得更加亲和了?”

  喝完燕窝粥,岳文一边把空碗递过去,一边调笑道,毕竟他现在也是妖修了,妖族对自己应该有所感应吧?

  狐小媚扑哧一笑,“少爷你说什么呢,你一直都很亲和呀,该不会是你脑子还没好吧?”

  岳文两眼一瞪,“好哇,你竟敢这么说我,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岳三少便挽起袖子张牙舞爪的向着狐小媚扑去。

  “呀,少爷,别闹啦!”狐小媚惊叫一声,媚笑的向后躲闪,然后又俏皮的转了转眼珠子,“你别说,还真的不一样啦!”

  “哦?那你说说,究竟是哪里不一样了?”看着狐小媚那贼兮兮的眼珠子,岳文便知道她又在鬼灵精怪了。

  “啊?这个呀……”狐小媚眨巴眨巴眼睛,“咦?少爷你变漂亮了!”

  “变漂亮?!”岳文长大了嘴巴,无语道。

  就算是夸他,也该夸自己变帅了啊,怎么会说变漂亮了?

  讶然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突然一愣,奇怪,自己的脸怎么这么嫩了?

  惊讶之下,捋起衣袖一看,岳文顿时无奈了,这,这还是一个大老爷们的手臂吗?肌肤雪白细嫩,就算是一个大姑娘的手臂,也是绝对比不上自己肌肤的细滑。

  不理会狐小媚的惊疑,岳文忙不迭的跑到铜镜前面,终于连死的心都有了……

  脸,还是原来的那张脸,不过却明显的白嫩的许多,这样的面孔,就是传说中的……小白脸吧。

  卧槽,真是活见鬼了!

  岳文目瞪口呆,不过转而一想,自己重生回来本就是活见鬼的事情,这么一丁点大的事,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过也难怪妖族之人都是男俊女俏,原来妖族心法居然还有驻颜的作用啊。

  “我说的没错吧?”狐小媚的脑袋突然从岳文的背后伸了出来,笑嘻嘻的说道:“少爷呀,你好漂亮呀!这脸蛋,这皮肤,可是连小媚都羡慕的要紧呀!”

  “你还说?!”岳文瞪了她一眼,不过仔细一看,还真是这样,自己的肌肤几乎都和狐小媚不相伯仲了。

  “哦,我知道了,少爷是早就知道了,所以才这样问吧?”狐小媚自己扶住下巴,眼睛微眯着盯着岳文,做出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

  “得,三天不打,你还上房揭瓦了不是?嗯?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说着,岳文就作势挽起袖子,努力的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但由于岳文看起来细皮嫩肉的,身体又非常孱弱,就好比一个柔弱书生拿着书本准备打架一样,那样子好不滑稽。

  狐小媚忍不住扑哧一笑,却还是很配合的逃开,连连讨饶道:“啊!少爷,你饶了小媚吧,小媚再也不敢啦,哈哈,再也不敢啦!”

  “站住,别跑!”

  “嘻嘻,抓不住我,抓不住我……”

  “嗯哼,竟然敢看不起少爷我,今儿个要是让我逮着你了,我让你好看!”

  “嘻嘻,那一会少爷一定要让小媚好看呀!”

  “哈哈哈……”岳文哈哈大笑着。

  两人在房里不停的追逐打闹,岳文也是乐在其中,每当看着如此天真烂漫的狐小媚时,岳文就会感慨,为何人族和妖族就是水火不容呢?非要打来打去拼个你死我活,千年来也不曾缓和过,和平相处难道不行吗?

  人族数落妖族阴险,妖族道尽人族奸诈。

  但又有哪个种族是纯善的呢?

  若真的天下太平,没有了邪恶面,大陆的平衡就会因此而被破坏。所谓正邪,其实也并没有明文上的规定,在如今这个以实力为尊的大陆,总有那种修炼迅速的,实力高人一等的,他们会不自主的衍生出一种畸形的自尊心,成为正义的邪恶,那些觊觎神荒枪的正义人士便是如此。

  也有那种实力强大的,心中只想着平平淡淡,与世无争,却总是遭人妒嫉,在众说云云的舆论之下,便成为了世人口中所谓的恶人,前世的岳文就算是这一类。

  ……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都已经累得坐在了地上,抬头相视一眼,都是扑哧一笑,虽然知道岳文是让着自己的,但狐小媚依旧昂起脑袋道:“怎么样,我厉害吧?”

  岳文不禁哑然失笑,“好好好,你厉害,小媚最厉害了,今天就放过你好了。”

  “哼哼,明明抓不住我,还大言不惭的说放过我。”狐小媚鼓着腮帮挥舞着粉拳,颇为不满的道。

  “行……”岳文拉长着声音道,然后对着狐小媚跪坐着,双手合在一起,放在头顶,“狐小姐在上,请受小岳一拜……”

  然后拜了下去。

  “这还差不多……”狐小媚哼哼唧唧的笑道。

  “再拜……”岳文又拜了下去。

  “啊?少爷你还来呀?”

  “三拜……”

  “哎呀!少爷你别玩啦,小媚这可受不起呀……”一拜是拜朋友,开开玩笑便是,二拜就是拜父母,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但三拜可就是拜祖宗了!

  这可把狐小媚吓坏了,赶紧也对着岳文跪坐着,双手合在一起放在头上,居然和岳三少对拜了起来。

  岳文强忍住笑,拉长了声音大声道:“夫妻对拜……”

  “哎呀!”狐小媚一听,顿时吓得一个趔趄向着床边倒去。

  岳文一把扶住狐小媚,调笑道,“这还没送入洞房呢,你这丫头怎就如此着急?”

  “我……我……”狐小媚眼里含着泪水,渲然欲滴,委屈的不行。

  都说狐狸妖媚,易动情,此话果然不假,看着狐小媚那俏脸红红的,双目含春,真是魅惑极了。

  “你怎么了?”这声音充满了磁性,让狐小媚突然怔住了,说话的同时,岳文的眼神也产生了一丝变化,瞳孔里不停闪烁了着星辰之光。

  “父王?”狐小媚突然惊道。

  《酷匠r网t,正"版=…首发CG

  “嗯?”岳文蓦地一愣,眼神随即恢复了往常,“小媚你刚才说什么?”

  父王?

  以岳文如今的耳力,决计不会听错,在妖族里能以父王作为称号的,也只有上等妖族了。如此说来,小媚居然可能是上等妖族之后?

  狐小媚的眼神有些躲闪,似是并不想提起此事,吃吃地说道:“没,没什么……定是少爷你听错了……”

  连谎话都不会说,岳文摇了摇头,“既然你现在不想说,那我也不勉强你……”

  闻言,狐小媚顿时松了口气。

  “不过……”岳文这话锋一转,让刚刚舒缓下来的狐小媚身体再次紧绷起来,狐小媚怯怯的问道:“不,不过什么?”

  岳文忍不住伸出手,在狐小媚的脑袋上轻轻的拍了拍,笑了笑,“不过……等你想说的时候,你一定要第一个告诉我!”

  “嗯?”狐小媚倏然抬起头,张着那双水汪汪的桃花眼紧紧的盯着岳文,随即嫣然一笑,然后重重的点点头,立即答应道:“嗯!”

  但她心中却想:少爷是何时变得如此善解人意了?

  “时候不早了,你先去休息吧。”暗自叹了口气,岳文说道。

  两世为人,自己前一世就忽略了这个小丫头,到最后连狐小媚身在何处都不知道,最后还在妖族受伏,所以这一世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狐小媚受到任何委屈。

  “那少爷你?”

  “我今天累了一天,也要休息了。”

  “那小媚为少爷宽衣吧?”

  “啊?不用了不用了……”岳文连连摆手,“这天都快亮了,我就这样修炼一会就是了,你快去休息吧。”

  “噢……”狐小媚点点头,这才退了下去,只是临关上门前,还颇为疑惑的看了岳文一眼,才缓缓的带上房门。

  刚才和狐小媚在一起时,竟然产生了共鸣,不自主的运转起了妖族心法,这也难怪狐小媚疑惑了,但这丫头有事总会憋在心里,要是说出来,不是更好吗?

  不过岳文也有自己的办法告诉小媚,他摇摇头走到窗前,长吸了一口气,任由体内气流转动,并主动运转起妖族心法,开始对周围的事物进行外视。

  所谓外视,顾名思义,就是与内视相反的,用神识去探测外界的事物。

  此时的岳文,无论是视觉、听觉、嗅觉、感觉都扩大了比原来的三倍不止!

  三丈之内,哪怕是地上的一只蚂蚁,都能看得清楚它们的腿;耳朵也清楚的听到几丈之内草丛里有小虫爬来爬去,甚至还能听到地底下蚯蚓蠕动的声音;地下新鲜红薯的香味都能清晰的闻到,整个世界在自己眼中,似乎也变了样子。

  体内还是那微弱的气流,只不过连贯了许多,像这样的气流,若是用来侦查还行,但若真动起武来,怕是坚持不了片刻的。

  这种气息,也只有妖族之人才会敏锐的察觉到。

  隔壁房间里,狐小媚突然睁开眼睛,捂住自己的丹田处,震惊道:“是妖族宝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