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岳文这一进入藏书阁,竟然整整一天都没有出来。

  “老爷,少爷和小狐狸去了练武场后,便和三爷说了会儿话,看上去是相谈甚欢,三爷也许久没有这般开心过了……”在岳震的书房里,一个老者躬着身躯在岳震面前汇报着岳文的日常举动。

  “什么?”岳震古井不波的面容上顿时一阵愕然。

  这叔侄二人近几年来一向是水火不容,见面了也是互相冷嘲热讽,一人看另一人皆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今儿个怎地凑在一起聊天了?而且还聊的很高兴?

  好吧,这聊天也就算了,毕竟是叔侄嘛,但最主要的是,老三居然还会开心?这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简直能称其诡异了。

  “然后呢,他们聊了些什么?”岳震喝了口茶,似乎是很随意的问道。

  “然后杨家的二少爷又突然闯了进来,又和少爷比试了枪法,而且少爷竟然以两招完胜了杨二少。”那老者恭敬的回答道。

  “什么!才接了两招,这小子,他……”岳老爷子突然一愣,在回想了一下这位老者的话,不确定的问道:“是……文儿赢了?”

  “是的,而且只用了两招。”老者淡淡的回答道。

  岳震一吹胡子,险些没爆粗口,“这怎么可能?那小子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再者说,杨家那小子闯进练武场,老三岂会放过他?还会让文儿去与他比试?”

  “此事确实千真万确!近年来,三爷残而不废,内力也雄厚了许多,已臻武宗一品,属下不敢靠近太多,所以也听不见他们的对话内容,但他们的表情动作却是尽数落在属下眼中,而且少爷和三爷分开后,又给那小狐狸交代了几句,便径直的去了藏书阁,到现在还没出来,藏书阁里少有外物,想来也无事,倒是少爷今日之举动甚是怪异,所以属下便速速前来向老爷禀报此事!”

  “嗯,你做的很对,不过杨家那小子少说也有武徒六七品的实力了吧?竟然会被文儿两招击败,真是……”岳震口中喃喃自语,突然,他的胡须一阵抖动,两眼大张,“你刚刚说什么?那小王八蛋去了藏……书阁?!而不是迎春阁、丽园阁、忘乡阁之类的……那啥?”

  老者用力地点头,“老爷您没听错的,就是藏书阁!”

  但他心中却是这样想,老爷您知道的阁……还真多……

  “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岳震在书房里来回的踱步,平日里的沉稳儒雅霎时间不知去向,呲牙咧嘴的扯着自己的胡子皱眉,“老王,你说那小王八蛋去藏书阁干什么?难道……”

  突然猛地一怔,“该不会是去放火吧?!”

  “咳咳……”老王差点被口水呛到,想笑却又不敢笑,“少爷在里面看书,一直多很安静,只怕一时半会不会离开,故我才放心回来的。”

  “看书?!”岳震又是一声惊叫,死死地揪着自己黑白相间的胡子,硬生生地揪了一缕下来,恍若未觉,只是疼的咧了咧嘴,“真的只是看书?”

  “是的,老爷。”老王点点头道。

  沉吟了半晌,岳震一摆手,“看书也是好事,那就暂时不要打搅他了,等他离开后,将他所看过的书统统拿来,我倒要看看,这小王八蛋究竟在看什么?”

  /更新Y最m&快y上酷匠X网

  “嘶……”突然,他倒抽一口冷气,“你说他不会是去找淫-书吧?”

  “老爷……”此时,老王的额头上布满黑线,难道藏书阁有淫-书吗老爷……莫不是您藏进去的?

  不过随后岳老爷子又摆了摆手,“唔……就算找淫-书也没关系,想当年我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咳咳,那个老王啊,禁止任何人打扰那小子!”

  “是的,老爷。”老王颔首,赶紧迅速的退了出去,若是在留在这里听老爷说下去,怕是他真的会忍不住捶地了。

  岳震又在原地踱了两圈,仰首望天,翘着胡子自个儿琢磨起来,暗自想道:“莫不是那只小狐狸……不会不会,还是说他幡然醒悟?来了一个浪子回头?”

  摇了摇头,长叹一声,“若真是那样,老夫就真的要烧高香膜拜告慰祖宗显灵了……”

  直到了子时打更时分,管家老王前去收集岳文所看过的书,居然抱了几十本过来。

  岳震一本本的放在桌子上,皱着眉头,口中一一细数道,“《神荒大陆势力分布图》、《大陆奇闻轶事录》、《大陆地形图》、《风云人物榜》、《论帝国战争》、《岳家兵法》、《岳家枪术大全》……”

  花了整整一夜翻看着今日自己孙子所阅览过的书籍,神色变换,又迷茫,有惊喜,时而感慨,时而叹气,一会又是点头,一会又是摇头,估计大半辈子的表情,在这一晚就全用光了……

  接下来的几天,岳文依旧没有出门,早晨一起床给狐小媚交待一声,便直奔藏书阁,然后一呆就是一整天,无一例外。

  凡是他翻过的书,岳老爷子照例都会全搬过去,在分析一次,然后又是点头、摇头、感慨、叹气、迷茫、惊喜,然后渐渐的变得惊愕起来,原来表情还是没有用光啊……

  另外,岳家的下人们发现了这位小少爷又多了一个古怪的嗜好,白天钻进藏书阁一天不出来也就罢了,晚上还不在房间里呆着,竟然是跑到院子里坐着,而且是坐在几个大小相差甚大的石头上面,身体倾斜着,好像是在睡觉?

  不过,仆人倒也不是很在意,比起这位少爷以前的作为,如今可是好太多了。

  这一晚,岳文再度坐在那几个石头上面,享受着黑夜的寂静,心中突然升起一种安全感,没错,是安全。

  对于岳文这个前世总是在独自一人躲避杀手的人来说,最安全的莫过于现在这种环境了,在前世,唯有家人,才是岳文现在最想要的。

  而如今有了,岳文要做的就是不再失去。

  仰望星空,岳文突然有了一种自己正在梦境中的微妙感觉。

  这几日岳文把神荒大陆有关的书籍大致翻了个遍,也弥补了前世对这个大陆的不了解之处,但越是了解,岳文越是迷惑起来。

  那些书里的记载,和自己前世所了解的大相径庭,自己所知的神荒大陆,是一个充满了黑暗的大陆,是一个只有仇恨、杀戮的世界。

  若不是自己眼前所熟悉的人物和事物,单看那白纸黑字清清楚楚的记载,岳文几乎就以为自己来到了自己所不熟知的地方。

  书籍里面的记录,实在是……太光明了,里面全部都是神荒大陆的正面信息,即使有负面的,也仅仅是一笔带过而已。

  岳文不住低吟一声,将脑袋插在了自己的双腿之间,双手紧紧的抱住后脑勺,痛苦的想道:为什么?为什么现如今这个世界和自己的认知全然不同?难道是神荒枪的出世才导致大陆的变化吗?

  神荒枪,神荒枪,你可真是一个害人的东西。

  岳文脸色如同冷硬的石头,腮边肌肉痛苦的鼓起一道棱,顿时有一种想要指着苍天破口大骂的冲动!

  突然,就在这一刻,由于岳文的情绪的极度激动,蓦地感觉到丹田处一阵剧烈的疼痛,即使是以岳文那种超乎常人的忍耐力也骤然承受不住了,闷哼一声,接着,便感觉到了一阵天旋地转……

  从眼中看去,似乎整个世界都在剧烈的盘旋之中,迷蒙的夜色也似乎是在疯狂吞吐着漫天星辰,整个世界突然间变得是如此的虚幻,不真实。

  岳文痛苦的穿着气,死死地咬着牙,嘴唇已经浸出血渍,眼球暴起似是要突出眼眶,其痛苦可见一斑,但他还是强行忍住,不让自己发出哪怕是一点儿的声音。

  丹田么?

  可是那神荒枪魂又在蠢蠢欲动了?

  该死,既然我岳文重新回来了,就不会让你再次控制我了,即使在痛苦,我岳文也不会向你屈服!

  杀杀杀杀杀!用我的道路,杀出一番成就,杀破这天,杀破这地!

  这一世,唯吾独尊!只有我控制你!!

  岳文神思朦胧间,似乎觉得自己的丹田中快要爆炸了一般,而他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陌生的声音。

  “咦?竟然不能控制心神了?区区徒级三品,怎么……不对,不对不对!绝对有问题,这小子和前世不一样了?嘶……你竟然!”这个陌生的声音突然倒抽一口冷气,然后又变得窃喜起来,“哈哈,看来你真的是神荒枪的有缘人,本以为挑错了,却不曾想到是这一世,有意思,有意思……哈哈哈……”

  “你,你是……”岳文的身体早已麻木,四肢早已麻痹了,意识也慢慢开始模糊了,最后一个“谁”字还没来得及说出来,便实在撑不住而晕过去了。

  岳文的丹田处开始金光大烁,一个光点缓缓的从他丹田处飞了出来,光点迅速的大,最后竟然变成了一杆金灿灿的七尺长枪!

  这竟然是神荒枪!

  其散发出来的光芒瞬间照亮了整个漆黑的院子,这时候,一个衣袂飘飘的俊逸男子突然从神荒枪里冒了出来,也是浑身金光乍现,并且手持神荒枪道,“想我枪魂历经千年,历代枪主我都记不清有多少个了,没想到会让你在那时触动了连我都不知道的秘密,竟然回到了五年前的现在!”

  “哈哈,看来你果然与众不同,这一世我就不打算控制你了,也许你正是我要等待的那个人呢。”枪魂仰天大笑一声,又看着昏在地上的岳文,“虽是如此,但我也会想方设法的给你制造麻烦,提升你的实力,你如今的修为实在是……不堪入目。”

  “今夜的金光乍现,定会引起骚动,你就等着享受接下来的麻烦吧,这样你才会快速崛起,有意思,有意思,哈哈哈哈……”枪魂仰天大笑不止,又连说了好几个“有意思”,然后一个纵身进入了神荒枪,枪身迅速缩小,变回了光点,然后回到了岳文体内。

  金色光芒也缓缓的消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