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一般不会杀人

  “铿!”

  杨武试图伸手去抓住飞来的长枪,但却不曾想到,这长枪的速度竟然快过了他的反应,直接从他耳边瞬间“咻”地一声掠过,并且“铿”的一声插进了地板三尺有余,枪尾还不停的在晃动,发出“嗡嗡”的声音。

  “这……”杨武顿时瞪大了眼睛,转过身去,不可思议的指着枪尾还在不停颤动的长枪,心中暗忖,难不成岳文的修为比自己更高?!

  不可能!

  杨武瞬间否定了自己这个猜想,如今他已经是武徒七品修为,放在整个天阳帝国年轻一辈中也是出类拔萃的,凭岳文这样一个不学无术的人,如何能比自己还厉害?

  只是……如今的现象当如何解释?

  肯定是长枪有问题!

  “哼,看你还如何解释!”杨武心中这样想道,便释然了,一把抓住长枪,然后猛地拔了出来,并且自己审视着手里的长枪。

  但就在他仔细打量枪身的时候。

  “咦?”杨武惊疑一声,因为他发现,这杆长枪不仅没有任何问题,更奇怪的是,纵然这杆长枪的质量是上品,枪身一旦被钩镰勾住,而且岳文还从自己手中夺走钩镰枪,那样的力度不可能不会留下痕迹!

  但此时这杆长枪的枪身上,却没有丝毫被割破的迹象,反而像是刚从武器作坊里面新出来的一般。

  这……难道他还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掉包?

  “看出什么问题了吗?”岳文笑眯眯的问道。

  神荒之力的作用实在太多了,多的连使用者自己都不清楚里面究竟有多少秘密,就如同岳文与杨武对枪的时候,长枪就像是有意识的自己在战斗一般,而且还能恢复枪类武器的磨损度,即使杨武看出了什么不对劲,也决计不会问出傻子才会说的问题吧?

  “这枪……”杨武抽了抽嘴角,最后还是忍住了,“没问题。”

  “嗯,我就说没问题嘛,解除误会了就好,可是……这场比赛我们都没赢啊……”岳文沉思着,抱着手中的钩镰枪为难的挠了挠后脑,又抬起头试探性的说道:“那就……算平局了?”

  “……”闻言后,杨武牙关紧咬,额头上的青筋猛地暴跳了几下。

  平局?

  他没想到岳文竟然会提出这样的结果,两招就打败自己,他是输的太彻底了!

  现在又说是平局,这是何等的羞辱!

  平复了一下心情,他说道:“岳兄,杨武在此先谢过了!”

  杨武自己也知道,若是传了出去,自己竟然被岳文两招击败,先不说杨家的脸面过不去,就连他自己的面子还真是没地儿搁了。

  把长枪扔给了岳文,便径直的走下了比武台,途径岳平面前的时候,拱手施了一礼,便脚步飞快的走了出去。

  岳文笑着走下比武台,把两杆枪归位后,便也径直的走到了岳平面前,拱手笑道:“三叔,对不起,我没有赢。”

  “哈哈,你小子,平局,平的好!这才是我岳家的男儿!”说完,岳平又继续大笑起来,看向岳文的眼神充满了精光,仿佛是想要看透眼前这个侄儿。

  “恭喜少爷,只要是少爷出马,一定能打败杨武那混蛋的!”狐小媚叮叮当当的跳到岳文面前,开心的笑道。

  “你这丫头,刚才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吧?”岳文笑着敲了一下狐小媚的额头。

  狐小媚哎哟一声捂住被敲打的地方,嘟着嘴嗔怪道:“少爷你别打小媚的头,会变笨的!”

  “哈哈哈哈……”岳文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没事,不都说物极必反嘛,你这么笨,说不定打一打就变聪明了呢。”

  “讨厌!少爷我不理你了!”狐小媚哼唧一声,转过身背对着岳文,不过眼神中尽是流露出笑意。

  就在岳文想要继续逗逗狐小媚的时候,一声重重的干咳顿时让他们惊醒过来。

  岳文顿时背冒冷汗,我靠,这可是在三叔面前啊,自己竟然忘了。

  “你们两个,打情骂俏也不知道挑个时候,这可是练武场,可是将士们练兵的地方!岂能由你们胡来?!”岳平瞪着他们低沉的声音说道。

  同时他心中却是担忧了起来,文儿该不会真是喜欢上这个狐妖了吧?若真是如此,那可就大大不妙了,岳平心中暗忖,可得趁着这星星之火还未燎原前,迅速的将其掐灭了的好。

  “对不起,三叔(岳……)。”岳文和狐小媚同时低下头,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般,不过狐小媚还是纠结着不知该喊什么合适,所以也就没有把称谓一同喊出来。

  岳平点点头,看了狐小媚一眼,说道,“和文儿一样,你也叫我三叔就好了,虽然你不姓岳,但也在我岳家生活了这么多年了,若总是排挤你,只怕外人就要道我岳家不近人情了。”

  奇怪,岳平此时有些纳闷,为何自己会突然对这个狐妖产生了一种好感?确切地说,是没有先前觉得那么讨厌了。

  “啊?”闻言后,狐小媚顿时愣住了,以为自己听错了,岳文见此,快速的戳了戳她的后背,“快叫啊!”

  狐小媚这才惊醒过来,“岳……”

  看:2正:版章;节上酷\(匠网

  “嗯?”

  “是,三叔!”

  “嗯。”岳平点了点头,“以后见到我也不必拘谨,诚如你刚才所说,男子汉敢作敢为,应当拿得起,放的下,我岳某也不是一个小肚鸡肠之辈,更不会因个人偏见而感情用事,你可明白?”

  这时,岳平才突然想到,也许正是因为狐小媚斥责杨武时的那番话,才让他有所改观的吧?

  “谢过三叔。”狐小媚眼中顿时流露出惊喜的神色,这是她在岳家第一次有除了岳文以外,有岳家的人认同了自己,重重的点了点头。

  “嗯。”岳平点点头,便把视线投向了岳文,问道,“文儿,你告诉我,你的那种枪法,究竟是什么时候学的?在哪里学的?跟谁学的?”

  心中烦惑的岳平,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特别是他这种即使下身残疾,也要成天呆在练武场的武痴,更是抵挡不住如此精妙的枪法的诱惑。

  “这个枪法,没有名字,是我临时想出来的。”岳文面不红耳不赤的摇了摇头,他也并非刻意撒谎,只是现如今时机尚未成熟,不可道出其中秘密,更何况,就连自己也不知道这奇象该如何解释。

  “临时想的!?”岳平和狐小媚都是猛地一怔,若不是岳平双腿不便,怕是都跳起来了,愣愣的盯着岳文,有些不确定的道,“你再说一次,你这枪法……”

  “是我临时想出来的。”岳文接口道。

  “……果然是你临时想出来的。”在得到肯定答案后,岳平看着岳文,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可见这件事给他带来的震惊非同一般,许久后他才说道:“能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想出如此精妙的枪法,真是……”

  岳平一阵唏嘘,刚才一时间也有过这样的猜想,不过立即就被自己否决了,但却不曾想到,事实竟然真是这样。

  “是啊,刚才杨武那钩镰枪攻过来的时候,我还真不知所措了,这都是运气啊……”岳文也唏嘘的道。

  “运气也是一种实力……不对!”突然,岳平像是想起了什么,死死地盯着岳文,“你上比武台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岳文眼角一抽,“什么话?”

  “少装蒜!就是你说的,即使他动用内力,胜利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的那句。”岳平眯起双眼,盯着岳文就像是在审视一个犯人一般,“你是早就有了胜利的把握,但你现在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企图蒙骗我这个残废不成?!”

  “三叔息怒,三叔息怒……”岳文冷汗顿时就下来了,自己一时口快的话,竟然被自己三叔记住了。

  岳文连忙解释道:“我那话是说我有胜利的把握,但我现在不也没赢嘛,可见我方才信誓旦旦的话也不尽然,是便是,非便非,再者说,我岳文蒙骗谁也不会蒙骗三叔您啊……”

  “狡辩!”岳平瞪了他一眼,悠悠的闭上眼睛,“既然你现在不想说,那便等你想说的时候再告诉我吧。”

  “呃,三叔,我不是不想说,是真的没有什么啊……”岳文顿时举起双手,做出一副很是无辜的样子,但心中却暗笑,嘿嘿,想这样套我话,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是啊是啊,少爷可不会撒谎的,小媚可以作证!”狐小媚也立即俏皮的举起小手,急急地为岳文解释道。

  闻言后,岳文心中都快乐开了花,还是小媚贴心。

  岳文瞧着岳平憋屈的脸色,赶紧笑着对着岳平拱手鞠躬,说道:“那就谢过三叔了……”

  狐小媚见此,也跟着岳文一起对着岳平施了一礼,“谢过三叔。”

  岳平没好气的瞪了他们一眼,在深深的看了岳文一眼后,缓缓开口说道:“你想要走的路,我不清楚,但切记,在实力未达到一定程度前……不要杀人。”

  不免岳平会这般叮嘱,毕竟现如今他行动不便,岳震一人支撑整个岳家,抽不开身,若是岳文把这样的对战天赋早早的暴露出去,怕只会身命不保。

  “我知道,但我只能这样给三叔承诺,我一般不会杀人。”岳文笑了笑,随便杀人,岂不是疯子?

  同时岳文也在心中默念没有说出来的话,前提是,别惹我!

  他现在,只对修炼感兴趣,只有修为提升了,在别人面前才能抬起头来,所以在和狐小媚一起送岳平回到房间,又给狐小媚叮嘱了一声后,便独自一个人半途一转身,钻进了藏书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