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铿锵有力的声音刚一喊出来,岳平和狐小媚的脸部表情瞬间变得精彩起来,纷纷错愕的看向了发出声音的人,自然是岳文无他了。

  而杨武则是露出一副阴谋得逞的笑容,颇为戏谑的盯着岳文,仿佛是在说,就知道你沉不住气!

  岳平也不清楚岳文究竟在想什么,但就目前的形势而言,也不该这样发展下去,于是问道,“文儿你……”

  “三叔不必多言,我自有分寸!”岳文的言语间一直都透着强烈的自信,也许是先前发生的事情让岳平对他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信任,便也不再多言,只是点点头叮嘱了一声,“一切小心!”

  “是,三叔。”

  酷匠$网唯一正y版,l其●他#都8是盗-◎版

  岳文点点头,然后便把视线直接转移到了杨武的身上。

  虽然杨武一直没有展露自己的实力,但凭着往昔的经验,也能猜出个一二,杨武至少拥有武徒七品的实力。

  虽然看似不高,但对于岳文武徒三品的实力修为来讲,已然是天差地别了。

  “杨兄,练武场,讲究的是武道精髓,以武技定胜负,你看如何?”凭实力肯定是拼不过的,所以岳文便提出以不用内力的方式进行比试,这样一来,岳文赢起来也就不会显得吃力了。

  “好,如你所愿,哈哈……”杨武哈哈一笑,“不过这次你可别又晕过去了,那可就没了比试的趣味了……”

  “放心!”岳文淡淡的说道,“这次我会让杨兄你玩的很久,很尽兴,就算杨兄玩的不想玩了,我也得想办法让你多玩一会啊……”

  杨武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岳文给坑了,很是得意的道,“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

  杨武一拍手,顿时大笑起来,“好,痛快!那便请吧!”

  “请……”

  岳文一脸淡然的侧身给杨武让开一条道,杨武便径直的向着比武台上走去,临上台的时候很是随意的抽走了一杆战场上被称为“阴险之枪”的——钩镰枪。

  然后毅然持枪站立,冷冷的眼光投向了岳文。

  虽然看着岳文一脸自信,岳平也在那么一瞬间信任了岳文,但越到后面,岳平的心里越发的没底儿,自己这个侄儿究竟何时练过枪法?

  或者说,何时练过武技?就算双方都不懂用内力,也不见得岳文能够赢得了杨武啊。

  “三叔放心,即使他动用内力,胜利……”仿佛是知晓岳平心中所想一般,岳文轻声道,“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岳平一脸无语,此时竟然不知该用什么话来回答,片刻后,点了点头,提醒道,“一有危险,别顾及面子,赶紧跑!”

  闻言,狐小媚也是一个劲儿的点头。

  岳文苦笑。

  这也难怪,自己前世本就是一个不学无术,好逸恶劳的公子哥,能让三叔同意自己上去都是特赦了,至于还想赢?岳文自己都不相信。

  岳文缓缓走到刚刚那杆七尺长枪前,打量了片刻,然后猛地出掌一拍兵器架,七尺长枪如同一条长龙贯出,岳文一把抓住枪尾处,来了一个神龙摆尾,另一只手抓住枪杆中央,靠着惯性在自己背后旋转了几圈,适才“铿”的一声把枪尾扎在地上!

  这一幕,让在场所有人的表情瞬间变得精彩了,杨武冷笑,狐小媚担忧,岳平眼角不停抽搐,但他们惊讶的并不是岳文这取枪姿势有多帅,而是惊讶岳文选择这样的武器是有多么的无知!

  众所周知,七尺长枪,本来是用于在战马之上才能发挥全力的武器,如与人平地对枪,只会显得缚手缚脚,不能展现实力!

  但岳文不同,神荒枪本就是一杆七尺长枪,且修炼方式也与普通长枪大不相同,即使在平地,也能产生与战马之上使用媲美的战斗力。

  岳文表情漠然的持枪走上了比武台,无视杨武冷笑的表情,开口问道,“如何判输赢?”

  “三招之内!”杨武飞快的回答,言语中透尽了不屑。

  “……”岳文皱了皱眉,“你确定?会不会太多了?对付你一招就够了啊……”

  “那便一招!”杨武暗道不爽,该死,本来说三招已经够抬举你了,没想到你还想自取其辱,那就别怪我杨武不留情面了。

  “嗯。”

  岳文点点头,表示同意,他本意也是如此,现如今以自己孱弱的身躯,持久战决计不是万全之策,速战速决方是上上策。

  台下,狐小媚在一旁急的捶胸跺足的,一脸担忧的望着比武台上。岳平则只是两只眼睛微微眯起,缓缓地攥紧了拳头。要说不担心,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可以开始了吗?”杨武摆好了姿势后,看着岳文依旧持枪站立着,忍不住开口问道。

  “来吧。”岳文淡淡的道,可他并没有做出迎战的准备,站在那里上下打量,仔细琢磨着长枪。

  “……”杨武浅皱眉头,提醒了一句,“你不摆好姿势,可是轻视对方。”

  “你来不来啊?反正都是一招,打完了我还要和小媚去吃饭呢。”岳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耐烦的用空闲的手挖了挖耳朵,而闻言后,狐小媚的俏脸“腾”的一下就红透了。

  岳平则是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狐小媚,默不作声。

  “你……”杨武顿时气急,死死地瞪着岳文,咬牙切齿道,“好,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看招!”杨武一跺脚,瞬间向着岳文冲来。

  “来得好!”看着标准的杨家枪姿势,岳文不禁叫好,杨武把这枪法已经练得算是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就连岳平看了也是暗暗点头。

  说时迟,那时快,杨武手持钩镰枪一个箭步的冲向了岳文,枪头直接从岳文的脖颈处擦过,岳文把长枪尾向后擦了一截,稳住侧倒的身躯,同时一个单脚侧踢,直奔杨武脚踝。

  杨武瞬间跳了起来,同时旋转钩镰枪,并迅速抽回!

  此时的岳文身体已经失去平衡,根本没有办法站起身来,支力点也只有长枪一处,这一记钩镰,绝对会把岳文的整个头都削掉!

  但杨武仅仅是冷笑一声,并没有就此收手的意思。

  “小心!!”台下的岳平和狐小媚同时惊呼出声来。

  岳文根本无视身后的钩镰,直接用起神荒之力,长枪瞬间就像是自己长了脚似的,枪头自动向着杨武的方向飞速移动,而岳文的身体也同时躲开了这一记回钩,并且让钩镰卡在了长枪的枪身之上。

  铿!

  岳文突然站起身来,让杨武猛地一惊,眼睛顿时瞪大。

  “撒手!”

  岳文一声大喝,然后把长枪猛地向后一拉,直接把钩镰枪从杨武的手中夺了下来,钩镰枪由于惯性,在长枪枪身上转了半圈,便被岳文一把抓住,然后再是顺着岳文的手转了半圈,一个翻转,才“铿”的一声立住。

  “你……”杨武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然后又不可置信的指着岳文,愣愣的说不出话来。

  “我怎么了?”岳文茫然的问,突然恍然大悟,“哦对了!这已经是两招了,看来我没赢啊,唉……”

  又重重的叹了口气。

  见此,狐小媚最先欢呼了起来:“耶!少爷你是最棒的!杨武什么的都去死吧,这么阴险的招式都没赢,功夫底子真是弱到家了!”

  而岳平则是暗自咋舌,一脸惊容。

  他自然是看出了其中的端倪,但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刚刚明明就是死棋,长枪必败!

  但竟然在关键时刻,长枪竟然像自己长了脚似的……动了?而且这一动可不是没有目的性的,从一开始的变动方式就是为了卡住钩镰,并且夺下武器。

  这……这究竟是什么武技?

  不对,我岳家绝对没有如此高深的长枪武技,至少我岳老三生平未曾见过!难道是……文儿自己琢磨出来的?还是说方才的随机应变?

  岳平顿时被自己这个猜想吓到了,赶紧晃了晃头让自己清醒过来,不过现如今最主要的是,这场比试,岳文赢了。

  “……”听到狐小媚的欢呼声,杨武一阵胸闷,险些没一口血喷出来,指着岳文大声叫嚣,“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是啊,我也觉得不可能啊……”岳文点点头,沉吟道。

  “此事绝对有猫腻,这长枪怎么会自己动起来了?!”突然,杨武像是猛地醒悟过来,指着岳文手中的长枪,大声叫道,“肯定是这杆长枪有问题!不公平!这场比试我没输!”

  岳文还没说话,狐小媚就开始为他抱不平了,“输了就是输了,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拿得起放的下,敢作敢当,较一时之输赢,不是君子所为!”

  闻言后,岳平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虽然他现在也弄不清楚,但此事绝对可以往后再论,不必急于这一时。

  但杨武听到狐小媚的话后,便断章取义,对着岳文大声道,“对!男子汉大丈夫,就该敢作敢当,你敢做,还不敢当了吗?!”

  岳文冷冷一笑,紧了紧手中的长枪,“哦?那你是想要检查?”没错,有问题不假,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但绝对不是这杆长枪的问题。

  杨武昂着头反问道,“你敢让我检查吗?”他见岳文紧了紧长枪,心中便已经笃定这杆长枪有问题了。

  “哼,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你要检查,给你便是!”岳文冷哼一声,便举起长枪,猛地一挥手臂,长枪径直的飞向了杨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