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时,岳文心越发的感觉到一种震撼!

  看来,岳平养伤的这些年,也从未停止过修炼,虽然自己现在只有武徒三品的境界,但这种无意识迸发出来的气势,岳文也能感受到了他的修为,竟然是达到了武王境界!

  武王一品!

  虽然还是一品,但在他这个年龄,却是非常的难能可贵了。

  整个天阳城,一共才几位武王境界的高手?

  自己三叔能够在三旬之龄就突破武师的瓶颈,冲到武王境界,已经可以说是天纵奇才了,更何况,他这还是带残修炼……如若岳平没有这身体上的缺陷,他的实力势必会达到更高深的层次!

  岳文的胳膊发出咔咔的声响,几乎是被岳平强大的力量抓裂,但他脸上依旧风轻云淡,这种痛苦对他而言,已然是家常便饭了,但狐小媚可不这么认为,当她听到岳文胳膊有动静后,顿时就惊叫了出来,“啊,少爷!你的手!”

  狐小媚的惊呼声让岳平突然醒悟过来,连忙松开了手,看着自己的手,脸上顿时露出一股疑惑之色,抬头看着岳文,惊讶道,“你不痛?为什么没叫出来?”

  “当然痛!”岳文淡然道,“但叫出来就不痛了吗?如果真是这样,我倒很是乐意叫出声来。”

  看着岳文淡然的神情,岳平大大的一怔,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突然爽朗的大笑,“哈哈哈……好!文儿,你竟然让我信,你有本事能治好我了。”

  岳平暗忖,这个侄儿,似乎和往昔有所不同了,是自己一直都看走了眼?还是自己这个侄儿真的醒悟了?

  “希望不大,但若是三叔你信得过我,倒也可以试上一试。”

  岳文语气平静的说道,“眼下要做的是,每隔两个时辰就让下人给你做一个全身按摩,最好是有一定修为的下人,顺着你的全身经脉进行按摩,不可放过任何一处,持续一个时辰,在做完这之后,又用滚烫的热水浸泡一个时辰,夜晚也是如此,且不能因为太过艰苦而间断,就这样坚持一些时日,我也需要准备一下,然后就可以着手开始治疗,三叔你看如何?”

  岳文笑了笑,语气平淡。

  但是在他们听起来,他的这些话,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不仅是狐小媚听得杏目圆瞪,就连身经百战的岳平,都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按摩倒也罢了,找几个有一定修为的下人也不难,但滚烫的热水,就算是外修皮肤的修炼者,也难以忍受这其中的痛楚啊……而且是日夜不间断!

  岳平清晰慢慢的平息了下来,重重的点头,“好!文儿,三叔我信你!”

  双手慢慢的握成拳头,岳平缓缓的说道,“纵然是竹篮打水,我也认了。”他后面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纵然你又是在耍我,我也认了。

  希望,才是让人活下去的理由。有一线希望,总比自怨自艾的好。

  “这些年来,难道三叔你就没有求过医吗?”岳文有些奇怪,在为岳平检查了一遍后,发现情况还真的不容乐观,腰部经脉被完全封堵。

  而且,似乎还有一种奇特的药物正逐渐侵蚀着其他部位的经脉,若不是岳平一直坚持修炼,怕是早就卧床不起了,那样的话可就真的废了,没有恢复的可能了。

  “何止!帝国所有知名的医者,几乎都来看过了。我这是被人用阴毒的手法封住了经脉,然后又被一种不知名的慢性毒药控制住,这才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岳平的语气有些不甘,“父亲曾多次尝试,但最终也无法解开这种封脉手法,而且这种慢性毒药,更是无法化解,唯一能做的,便是用强大的内气将它逼出来,这或许是唯一一种可以治愈我的办法了……”

  “就算爷爷不行,可我听说爷爷还有个炼药师朋友,难道就没有请来看看吗?”对于这种病症,若是有高明的医者,就算无法对症下药,检查出个所以然来也不是不行。

  而且如果云老这样的人物出马的话,即便不能根治,也能保持病情不再恶化,这才是另岳文费解的地方。

  “炼药师?”岳平惊讶了一下,旋即恢复了正常,“暗算我的人,早在十年前便是武宗境界的高手了,想要解开他的封印,再则逼出剧毒,得武尊境界的大能全力出手方见成效!但这武尊境界的高手在如今本就是传说中的存在了,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先且不说能不能遇到,就算能,这位为我治疗的武尊境界高手便会失去不止一半的实力,而且没有恢复的可能性!”

  说到这里,岳平突然惨笑起来,“试问天下间,有哪一位武尊境界高手会为了我做出如此大的牺牲?文儿,修炼一途本就艰难无比,而且修炼到武尊境界更是难如登天!若非至亲之人,又有谁会为了别人将自己的修为生生砍去一半呢?”

  2酷A匠网EZ首MU发,U

  “……真够狠!让你明知道有救治的希望,但却也是虚无缥缈的念头……”岳文摇了摇头,感叹的说道,“既然他十年前就已然是武宗境界,要是抹杀你简直易如反掌,但却是用这等阴毒的方法来折磨你,看来这人恨你还不是一般的恨啊!”

  突然,岳文不经意的问道,“这是我岳家的世仇吗?”

  岳文对岳家的事情真的一点都不了解,用难听点话来讲,叫做白活了十八年!

  “文儿,你……是从何处得知治疗我的方法的?”对于岳文的问题,岳平目中掠过一抹痛色,可以回避不提,只是看着岳文,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今日的你,为何像是变了一个人?”

  “三叔的病,我一直都记挂在心啊……”岳文汗颜了一下,又说道,“我是无意间得到了一个偏方,而且很有效,就想拿来试一试。三叔,千万别说那些见外的话,说实在的,我希望三叔早日好起来,也是为了我自己而已,有了三叔的庇护,我才能安稳的修炼不是?”

  “呵,你这臭小子!”岳平笑着骂了一句,突然神色凝重的说,“文儿,无论此次成功与否,三叔都承你的情!”此话,掷地有声。

  “三叔,你就等着给我当遮风挡雨的大树吧,哈哈哈……”岳文再次检查了一遍,心中大定。

  只要将自己的实力提升上去,配以自己独有的神荒之力,再用从云老那里偷师学来的炼药术炼出几份配药,三管齐下,治疗岳平的伤势完全不在话下。

  之所以让岳平先用那几种奇葩的方法慢慢恢复,其实大部分都是故弄玄虚罢了。因为他现在不过是武徒三品的修为,也只是比普通人的体质好上一点。

  而神荒之力和炼药术都需要精湛的修为才能支撑的。

  岳平眼睛一亮,听出了岳文话中带着的强大自信,颇有深意的笑道,“文儿,你只有区区武徒三品的修为,比普通人也就强上那么一点,但却能经受得住我那一抓之力!甚至面色淡然,神情自若,你……隐藏的可不是一般的深啊。”

  岳平很清楚,他那无意识的一抓,虽然没有使出全力,但以他武王境界的力量,岂是常人能够忍受得住的?怕是武师境界的高手,也要微微皱眉。

  但岳文这个明显只有武徒三品实力的不入流的人物竟然能够承受下来,甚至完全没有动用本身微薄的实力去抵抗。

  这其中要承受多大的痛苦,岳平也是深有体会,那种毫无防备之下的痛苦,从容不迫,面不改色,这心性……

  唉,可惜了!

  看着岳文,岳平心中长叹一声,可惜了岳文如今年龄已经不小了,甚至可以说偏大了,就算再能吃苦,今生要想修炼到强大的境界也是无望了……

  如若不然,以他这份坚忍来看,只怕岳家还真的能出现一个实力强大的高手来,岳家也不会落得如此田地。

  “三叔,关于你的病,特别是那些给你做全身按摩的人,一定是你绝对能够信任的人,而且最好不要让其他人知道。若是万一不成,你我叔侄的脸面上,都不好看。”想了想,岳文还是慎重的叮嘱道。

  “哈哈哈,你三叔是绝不会说出去的,我也不是蠢人,你是怕这件事给你带来麻烦吧?再说了,退一万步来讲,如果你治好了我的病,对于我岳家来说,无论你我便都成了最好的底牌,这层含义我如何不知?做大事者,何拘小节?你这小子,偏偏还扯到脸面上去了。”

  哈哈一笑,又顺手在岳文的脸上捏了一把,但却突然又怔住了,蓦然想起了眼前这小子也曾是自己最疼爱的侄儿,自己究竟是有多久没有和他这般亲昵了?

  或者正是因为自己许久没有与他这样谈过心了,亦或者自己是习惯了他这么多年的纨绔外表之下,此时此刻才会有这种熟悉有陌生的感触吧。

  难道他还隐藏着另一副面孔不成?

  岳平看着岳文转身过去的背影,心中竟然有了一阵隐隐的期待,期待自己的伤能够痊愈,更期待着,自己的这个侄儿是不是真的有……另外一面?

  而就在这时,狐小媚的耳朵俏皮的动了动,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突然说道,“少爷,杨武好像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