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你有办法治好我?

  岳文和狐小媚同时转身看去,他们的眼前,出现了一张轮椅,上面一个约三十来岁的身材消瘦的中年男人斜斜的靠坐在上面,两条腿上,盖上了一张厚厚的褥子。

  此人正是岳文那下身残疾的三叔——岳平。

  岳平微眯着那双似清明,似混浊的眼睛,戏谑的看着岳文,浓密的双眉如利剑一般斜飞入鬓,很是自然的流露出一种莫名冷厉的肃杀之气!眼如鹰隼,厉光闪烁,眼神的深处,隐隐带着一丝鄙夷和不屑,虽然不多,但却十分明显!

  若是岳平没有身带残疾,定当是一个顶天立地的伟丈夫,真豪杰,铁骨铮铮的血汉子!仅仅从其眉宇间残留的气势来看,当年必然是一位杀伐果断,大将之才!

  “三叔。”岳文语气非常的恭敬。

  虽然前世自己三叔一直不待见自己,但在最后那一刻,无论是自己爷爷还是眼前这个身带残疾的三叔,都是率先考虑到自己的死活,拼死都要让自己活下来。

  不说这些,就单从岳平是自己三叔这一点,岳文就应当表现出应有的恭敬。

  狐小媚显然有些害怕岳平,声音颤抖的道:“三……”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岳平那阴鸷的眼神冷冷的瞪了一眼,狐小媚的声音戛然而止。

  此刻,岳文才从自己的三叔身上感受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这股气息,令人毛骨悚然!

  杀气!

  这是令前世被人称为“枪中毒尊”的岳文,都足矣动容的杀气!

  唯有常年身经百战,踩着无数尸体,在血海中拼杀出来的人才会有这等的锋锐的气魄!

  就像是一杆纵然被折断,也绝对不会被风沙消磨殆尽它的坚毅的方天画戟,散发着咄咄逼人的锐气!

  前世,岳家出事之前,岳文也只是见过两三个此等人物而已,这种肃杀之气,并不像岳文前世所杀之人那样充满的都是戾气,而这种是只有手握重军的铁血悍将才拥有的一种真正的铁血之气!

  其岳老爷子岳震,也是这一流的人物,只是岳震随着年岁的渐长,把这种气息已然练到了一种返璞归真的境地,处处深藏不露,且前世岳文与自己爷爷相处时间甚短,一时忽略了而已。

  但岳平还没有达到这等韬光养晦,需要休养生息的时候,整个人时时都如长枪立地,红缨飘絮,时刻都有着枪指敌军,冲锋陷阵的准备。

  当然,也需要有如今的岳文的眼力才能辨别,等闲人,如前世的岳文,是打死他也分辨不出的。

  绝世长枪,虽静静的立在一旁,但在孤寂的深夜如同一条藏龙,低声吟啸,这是从骨子里散发出的一种嗜血!

  “难得你还叫肯我一声三叔。”岳平抬起头,深邃的眼神充满讥诮的看着自己这唯一的侄儿,“文儿,你想要修炼?”

  刚说完,岳平就兀自叹了口气,暗道自己今天究竟是怎么了,为何会跟这个扶不上墙的烂泥有了说话的兴致?

  岳文则是看了他半天,却是着重看着他下身残疾的双腿,突然笑了起来,“三叔说笑了,我岳家历代都是骁勇善战之辈,修炼是我们岳家男儿必须做的!若是明知道自己能修炼而不去修炼,这才是最大的禁忌!”

  嗯?这小子今天说话的口气怎么变了?虽然言语中有些狂妄,但却完全没了往日的嚣张跋扈。

  岳平眼睛一睁,他对于岳文的回答感到大出意料,霎时间眼神中闪出一道锐利的锋芒,就像是一道闪电突然划破了死寂的夜空,突然哈哈大笑,边笑边摇头,“你可知修炼一途,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可能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哦?大不了动辄不动便有性命之忧,最大不过一死,不然还会怎样?”岳文挑了挑眉,言中带刺。

  前世五年间,他可是一直都在生与死的边缘渡过的,而且自己都死过一回了,怎会不知其中酸苦?

  只是岳文看到自己三叔眼中电闪雷轰般的目光一闪,顿时觉得自己三叔这等铁血男儿若是继续这般消沉下去,定是人生的一大遗憾!

  岳平的眼中闪过一丝苦涩和不甘,只是稍纵即逝,干瘦的右手抚在自己残腿上,说抬头道,“此言大谬!如何不会怎么样?性命如何是关键?是,人一旦没了性命,便没了一切,但是……人若是还残存着性命,却无法继续修炼,亦或是修炼了,却无法施展,这才是最大的代价!”

  “但如今岳家式微,你爷爷已经老了,而你爷爷之上,你已经没有可以乘凉的大树,所以,就算你现如今有心开始修炼,只怕也有些来不及了,你以后的人生只怕是会非常艰难!人一旦死了,倒是可以不负责的撒手不管,得到解脱,但生之艰难,甚不如死,这岂不是比失去性命更为大的代价吗?”

  岳平说着,本来仅仅是为了还击岳文的那句“最大不过一死”,但说到后来,心里竟然生出一种莫名的悲凉之意,偌大的岳家,难道真的就要这样完了吗?曾经一是鼎盛,一家之威令帝国都不敢直视的岳家,竟然沦落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自己的大哥二哥相继战死沙场,自己又身带残疾,唯一两个有点盼头的侄儿,也同样如此……岳家的血脉,就只剩下眼前这个如同草包一般的废物岳文!

  想到这里,岳平瞬间兴致全无,悲叹一声,连话也不想说了。

  0看x@正…版章节%上~v酷匠rW网{

  狐小媚在一旁深深蹙眉,眼神担忧的望着岳文,她不想少爷经历这样的痛苦。她紧咬着下唇,手指摩挲着戴在手上的铁链,心中暗道:若是真到了那个地步,自己说什么也不能让少爷受到伤害。

  岳文沉默着,突然仰天大声一笑,然后说道,“其实,我也可以慢慢修炼的,而且也可以不用付出这样的代价。”

  三叔的话,他又何尝不懂?之所以要岳平道出这样的话来,实则是旨在为了他接下来的说辞。

  “哦?”岳平眼皮都没有抬,懒心无常的问道。

  岳文笑吟吟的说道,“不用爷爷给我乘凉,若是三叔你为我的大树,撑起一片阴凉,我就不是可以慢慢的修炼了吗?”

  岳平眼中闪过一抹怒色,低沉着声音,“岳文,你又在嘲讽你三叔吗?”岳文的话,深深的刺痛了岳平的内心。

  “腿上可还有知觉?”岳文打量着他,问道。

  “无!”岳平直接把头扭向一边,心中对这个侄儿是越来越讨厌,明知道他最忌讳别人在他面前提及自己残废一事,却再三提及,之前倒还较为隐晦,现如今竟是当面直问!

  如此不懂得尊敬长辈的侄儿,有不如无!

  “盆骨和腰骨可有碎裂?”

  “无!”岳平勃然大怒,“混帐东西!盆骨碎了,我岂能安然坐着?若是腰骨碎了,我还能活到今日吗?!”

  “也就是说,三叔你顶多是经脉受损,被人下了阴手而已?”岳文眼前一亮,正所谓暗箭伤人,防不胜防。前世的自己就经常被人暗算,且每每都是命中要害。

  但岳文主要是以从神荒枪中修炼出的神荒之力进行自我修复,加上云老的从旁协助,竟然每次都安然无恙,恢复速度和成效就连云老都觉得很是费解。

  都说久病成良医,而像这种经脉被人截断,或者是用了阴毒的手法侵蚀导致萎缩了,不用云老协助,以自己现如今的医道,都还有几分希望,应该还有机会救治。

  不管眼前是不是自己的三叔,只要自己有能力,就应该让他站起来!

  而打动岳文的,则是那一份铁血男儿的真性情!

  岳文看着他,缓缓地的开口说道,“听说你以前是在战场上受的伤,但是在战场上,直接取你性命可比用此等阴毒手法要容易的多,为何会这样?是不是你以前的宿敌故意要整你,才将你变成这样生不如死,半死不活的样子?!”

  “你……”这一句话,再一次的捅到了痛处,岳平紧咬牙关,额头上的青筋暴跳了几下,呼哧呼哧的大喘了几口粗气,才勉强控制住激动,“这关你什么事?”

  见此,岳文便知道自己猜对了,晒然一笑,缓缓地走到岳平的轮椅前,伸手扶在轮椅之上,凑过头去神秘的说道,“三叔你想不想报仇?”

  “我这副模样还谈什么报仇?!”岳平消瘦的脸上显露出一丝潮红,眼中神色复杂,最终定格在一道恨极的光芒,良久,才颓丧的叹了一口气,“如今我只是一个废人而已了……”

  岳文笑了笑,低头附在自己三叔的耳边,“若是我有办法能让三叔你重新站起来呢?”

  轰!

  这句话,如同一到惊雷炸响!

  蓦然间,岳平瞬间双目大睁,浑身顿时散发出一种逼人的气势,一把抓住岳文的胳膊,急切的问道,“文儿,难道你有办法治好我?”

  此言一出,狐小媚瞬间转头看向岳文,眼神中尽是流露出不可思议,她的耳力虽好,但岳文刚才说的话只有岳平一人能够听见,所以当岳平问出这样的话后,也瞬间被惊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