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几天里,岳文还真的就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没有随处走动了。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发现自己,真的是回到了五年前,岳家被灭门之前的日子。

  至少在适应之前,还不能轻举妄动,先且不说自己前世的日子是浑浑噩噩渡过的,就说现在岳文武徒一品的修为,走出去也只有是被秒杀的份。

  而狐小媚见此,脸上一直都洋溢着笑容,少爷能够安心养病,这比什么都好。

  这几日,岳文一直享受着狐小媚的照顾,又在询问中了解了天阳城的一些现状,渐渐理清思绪后,便也开始了自己重生后的修炼。

  现在的岳文已然知晓,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大陆,实力才是一切的主导。

  狐小媚虽然对岳文开始修炼感到惊讶,但也并没有打扰岳文,而是每当岳文修炼的时候,便自己一个人静静的退了出去。

  由于前世的记忆,岳文在修炼的时候,也是按照“神荒枪”里得知的炼气方式,修炼速度自然也非同一般,很快便突破了武徒一品升到了武徒二品,又很快的从武徒二品,进阶到了武徒三品!

  酷*匠网J2正版首!6发\i

  妖族对气息的变化极为敏感,在门外守着的狐小媚猛地一惊,赶紧把头探进房里,在看清楚果然是岳文进阶之后,讶然的捂住了小嘴,不过随即嫣然一笑,“看你们这些人以后还敢骂少爷是废物,少爷要是修炼起来,可不是你们能够想象的!哼哼!”

  然后还鼓着嘴巴挥舞了两下拳头,又缓缓的带上了房门。

  岳文此时也感觉到了一阵狂喜,当他正要继续冲击武徒三品进阶武徒四品的时候,突然一怔,猛然间感受到自己丹田处传来一阵极度饥饿的感觉,或者说,是一阵很迫切,很迫切需要力量的感觉。

  岳文再次猛地一怔!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修炼久了忘了时间……肚子饿了?

  但肚子饿也应该是胃里难受,为什么连丹田也觉得饿了?那种感觉如同潮水般涌来,岳文的丹田之中,也像是炸开了锅一般。

  以岳文的定力,竟然也是绝对无法忍受的!

  额头上的细汗涔涔流下,岳文实在忍不住,心神沉浸,运起功力内视过去,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岳文险些惊呼出来!

  在自己的丹田的中间,竟然出现了一杆虚无的金色长枪的影子,色泽虽然还黯淡,只有一根手指大小,枪身之上,满是裂痕。

  这杆枪的模样虽然有些怪异,但对于岳文来说,确实无比的熟悉!

  虽然满身伤痕,枪身残旧,但就仅仅是这个虚无缥缈的影子,也无形之中散发出一种震天慑地的霸气!

  这,这不是神荒枪吗?怎么会在自己的丹田之中?那家族禁地里的神荒枪又当如何?

  一时间,岳文目瞪口呆,坐在床上的身子晃了两晃,差点又震惊的晕了过去。

  此时,那种极度饥饿的感觉再次泛起,岳文仔仔细细的感觉了一番。果然,不到一会儿功夫,那丹田之中的黯淡的神荒枪再次发出一种震天慑地的气势……

  神荒枪似乎是一个饿的不行了的嗷嗷待哺的婴儿,正四处极力寻找着母亲的哺乳。岳文被自己心中泛起的这种感觉汗颜了一下,这种离谱的感觉是怎么产生的?

  意念一接触,那黯淡的神荒枪影子发出一种淡淡的抗拒和好奇,就如同是一个刚刚睁开眼睛的婴儿,用着纯洁无辜的眼神看着自己,那眼神中有着渴望,有着陌生,好像还有着一丝期待……

  岳文心中顿时没由来的生出一种怜爱之意,很是轻柔的用起自己的意念想要把它包裹起来。

  这次那枪影只是轻微的抗拒了一下,就解除了防备,在岳文欣喜若狂的同时,却也明白了这东西是怎么来的了……

  这看似与神荒枪相似的枪影,其实并不是神荒枪,但它却也是神荒枪……确切地说,这是神荒枪的枪魂,或者说是神荒枪的意念!

  自己前世最后一战,自己也记不大清楚了,不过也许正是因为神荒枪的缘故,自己才有机会重生回来吧?

  岳文并不知道的是,这正是神荒枪其中的一个神秘之处。

  历代神荒枪主,都是按照神荒枪里指引的修炼方式去修炼,而最终却得不到神荒枪的认可。因为,那是枪的修炼方式,若是完全将自己当作一杆枪来修炼……最终能得到的是什么?

  枪,本就是杀人的利器,所以在神荒枪的驱使之下,自然而然的就会走上一条杀戮之道,无情之道!

  最终被枪所侵蚀……

  所以,历代神荒枪主,不过都是“枪奴”而已。包括岳文的前世,也仅仅是枪奴,枪的奴隶!

  这是枪在驱使人,而是不人在使用枪!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现在,这神荒枪的枪魂,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正迫切的需要得到修复,和这天地灵气的滋养!

  而武徒三品正好唤醒了它,所以才会发出这种迫切的情绪,也正是催促着岳文,找寻神荒枪所需要的东西……

  岳文把自己的心神沉入丹田,用自己的心神,将那杆黯淡的枪魂包裹住,全心全意的付出抚慰之意……

  起先枪魂还有些许的抗拒,但过了一会,神荒枪魂似乎是感受到了岳文的真心,渐渐的平稳了下来,虽然感觉还是有些许不情愿的意味,但却不再发出那种极度渴望的召唤了。

  就好像是一个得不到自己心爱玩具的孩童,却又懂事的不在吵闹一般,只是扁着嘴,委屈的望着自己的父母那样……

  这神荒枪魂,倒还真像是一个小孩子一般惹人怜爱。

  岳文心中顿时浮起一阵怜惜之意,在这样的情绪之下,居然心中有一股惭愧的意思涌了上来……似乎在这一刻,岳文一时间都忘记了,这个感觉像是人畜无害的孩子,却是一个驱使了几代人的杀戮之魂。

  控制内心的这种激动,岳文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此时岳文的修为还是在武徒三品,但是现在的他也懒得继续修炼了,而是要去感受一下神荒枪的威力是否一如前世!

  岳文刚刚下了床,门外的狐小媚两只耳朵俏皮的动了动,便快速把头又探了进来,小脑袋一歪,问道,“少爷?你修炼完啦?”

  “嗯。”岳文看着狐小媚,笑着点了点头,“今天就先练到到这里吧。”

  “哦……可是少爷,现在时辰还早啊……”狐小媚长长的哦了一声,又叮叮当当的跳到岳文面前,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俏皮道,“要不……你在继续修炼一会,我去给你准备吃的?”

  岳文哑然失笑,他如何不知道狐小媚打的什么注意,就是听从岳震的吩咐,不想让自己出去罢了。

  “你这丫头,是你自己想吃了吧?”岳文笑着打趣道。

  “哪有!明明就是时辰还早嘛!”狐小媚不满的鼓着嘴巴,同时身体还左右摇了几下,模样煞是可爱,但那戴在她手上和脚上的铁链却不识时务的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

  岳文眉头轻微一蹙,他知道,这铁链是岳震为了自己的安全才给狐小媚戴上的。

  狐小媚会不会伤害自己,岳文心里自然有数,但是以他现在的实力,还根本还不能打开这千年玄铁打造的铁链,而且就算自己现如今去求岳震,岳震显然也不可能答应。

  于是,便就只有等自己实力达到一定境界,才能让小媚重获自由了。

  此事先暂不提及,岳文想到时候直接给狐小媚一个惊喜,于是道,“小媚,我是不会出去的,只是今日技痒,想去练武场操练操练。”

  “练武场?”狐小媚本来还准备连连摇头说不行的,但听见岳文竟然说是要去练武场,蓦地一愣,但又想起刚才岳文修炼时的场景,便也释然了。

  歪着脑袋想了想,鼓着嘴巴说道,“那好吧,我们先说好了,只是去练武场而已,其他地方哪也不去!”

  “好好好,都听你的!”岳文摇头失笑。

  ……

  岳家在天阳城建立前,乃是攻城掠地的大家族,岳家族人各个骁勇善战,修为强悍,且十八般兵器样样皆精,是天阳城各大家族里最强大的家族,虽然现如今门庭寥落,但练武场的设备却依旧是每日都安排有专人打扫,即便不在像往昔那般人山人海,气势滔天,却也不失当年那充满野性的气势!

  岳文走在一个个武器台前,观摩着练武场搁置的各种武器,无论是枪、棍、刀、剑等各式各样的武器应有尽有,且皆属上品。

  狐小媚怕岳文不了解这些武器,便跟在后面给岳文一一介绍着。

  前世的岳文不喜练武,对这些武器自然不是很了解,但现在岳文可不是前世的岳文,对于杀戮用的武器,可谓是了如指掌!

  但令岳文大为惊讶的是,狐小媚对这里面的各种武器都是极为通晓,甚至对有些武器的认知,比自己都还了解的多,因此岳文也并没有出言阻止,而是静静的在前面走着,听着狐小媚的阐述。

  当他们走到一杆七尺长枪前面时,岳文脚步突然停了下来,仔细的打量起这杆枪来,狐小媚正准备介绍,却被岳文打断了,“七尺长枪,乃枪中之祖,各种枪类皆是由长枪演变出来的,不过正所谓万变不离其宗,长枪,才是真正的枪中之王!”

  听着岳文说的头头是道,狐小媚眼神中流露出一丝讶然。

  突然,一道冷峭的声音传了过来,“真没想到,我们岳家混吃等死的三世祖岳文,竟然也有心来练武场研究武器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