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岳文的这话一说出来,气氛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狐小媚惊愕的抬起头看向岳文,两个水汪汪的桃花眼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

  而岳震则是愣愣的长大了嘴巴,向后退了一步,仔细的打量着岳文,许久才道:“完了完了,看来是真的被打傻了……你说你干什么不好,你看看你,说你笨,你也不笨,就是不喜修炼,如若是你修炼了,又怎会被杨武打成这样?现在又是你死缠着梦阳郡主,才挑起的事端,可是让爷爷那如何帮你说理去?”

  岳震痛感惋惜,这自己的孙子,怎么偏偏就这么不争气啊。

  “……”

  岳文好像并没有把岳震的话听进去,自顾自的道,“梦阳公主也死了么?唉……大家都死了,又都以这种方式重见,真是滑稽。”

  “你……”

  岳震指着岳文,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随即又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文儿啊……你放心,爷爷有个老友是炼药师,本来已经销声匿迹多年,但最近却突然出现,并且找到了我,听他的口气,好像已经能够炼制黄级上品丹药了……”

  “炼药师?”岳文的脸上顿时挂满了惊讶之色。

  “没错。”岳老爷子点了点头,“你放心,爷爷一定请他治好你!不过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哪也别去,爷爷自然会给你讨回一个公道的,只是那梦阳郡主……就别再去招惹了吧……”

  说着,岳震又看向狐小媚,狐小媚赶紧低下头,岳震道:“你一定要看住文儿,要是文儿再出什么事,我唯你是问!”

  “是,岳爷爷……”

  “哼。”岳震瞪了狐小媚一眼,轻哼一声,正欲拂袖离去,却突然被岳文叫住了,“爷爷,请等一下。”

  岳震步伐一顿,转头问道:“何事?”

  在听岳老爷子讲的话后,他突然想起当初岳家惨遭灭门之后,就察觉到有炼丹师一直在暗中帮助自己,每当他身受重伤,都会毫无缘由的前来帮自己疗伤,而且视各种高阶丹药为粪土。

  但岳文却一直不知其真实身份,此人修为极高,不仅仅是炼丹术,就连一身修为也是深不可测的,不然以岳文尊级的实力,也不会这般被动。

  记得有次,岳文在他临走前,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此人没有说话,只是头也不回的用丹火在空气中写下了两个字,“云老。”

  云老似是不会说话,岳文与他熟络之后,皆是有问必答,但都是以丹火在空气中写字的方式交流,而当岳文问起为何要这般帮助他的时候,云老便沉默了。

  “此人可是和爷爷身材相似,体型微胖,常年带着一个黑色斗笠,从不以真面目示人,自称……云老?”岳文问道。

  “……”岳震猛地一惊,迅速地向着岳文靠近了几步,惊讶的问道,“你是如何得知?”

  岳老爷子起先还并没有在意,炼药师在神荒大陆是很吃香的,皆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而体型也不能证明什么,但是“云老”这两个字就像是重锤一般的在岳震的脑海中砸响了!

  看着爷爷的反应,岳文心中也更加笃定了,但他没想到的是,云老竟然是自己爷爷的老友。

  或许是云老自责吧,所以每当自己问及此事的时候,都是缄口不言。

  但是……如此深不可测的云老,竟然也死了?

  果真是世事难料啊,岳文也叹了口气,“云老何时能到?我得当面给他道谢才是。”

  “道谢?!”岳震更惊讶了,眼珠子一瞪,“文儿你告诉爷爷,你是何时认识那老东西的?”

  他是越发的惊讶,据他所知,以云老的怪脾气,会主动接触自己孙子?这才是他最感到意外的地方。

  狐小媚也是疑惑的抬起头看向岳文,多年来,她几乎和岳文形影不离,她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物?

  “何时……我只记得那时我的修为赏浅,时常受伤,多亏了云老一直给我疗伤,不然我早就撑不下去了……若说时间的话……”岳文皱眉想了想,然后抬起了头,认真的说道,“大概就是我岳家灭门之后三个来月吧。”

  “呃……”

  此话一出,岳震和狐小媚脸上同时一脸黑线,岳老爷子的老脸都拧在了一起,眼角不停的抽搐着。

  见此,狐小媚担忧的看向岳文,又怯怯的看向岳老爷子,她自然是知道岳家现如今的处境,也知道岳老爷子对这类话题是视为禁忌,在岳家是严禁谈论的。

  以前有两个家丁在闲事谈起此事,被岳老爷子听到后,把他们扫地出门了不说,还同时挑了他们的手筋和脚筋。

  虽然岳老爷子不会对岳文这样,但教训是免不了的。

  狐小媚又见岳文好像丝毫不担心的样子,不由得紧张的咬紧了下唇,双手攥得紧紧的,而且双脚微微挪动,有冲上去的趋势,若是岳震要对岳文大打出手的话,她一定会率先冲过去挡住。

  岳老爷子望天,平复了一下情绪,“看你小子被打傻了份上,就原谅你一次……”

  闻言后,狐小媚这才大舒了一口气,可岳文接下来的话,又让刚刚放下心来的狐小媚再一次紧张起来,“爷爷,我看是你傻了吧,还有,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何和我们岳家一模一样?难道人死后的世界和原来的世界都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那我早知道就早点死了,也能早点和你们相见啊……”

  岳文顿时倍感惋惜,要是早知道这样,何必苦苦一人在那个世界挣扎那么多年。

  “你……”岳老爷子怒不可遏,当下便要冲上去,作势打他,“你这个不肖子!”

  见此,狐小媚大惊,她早已做好了准备,赶紧上前拦住,“岳爷爷手下留情!”

  “滚开!”岳震瞪着眼前的狐小媚,大吼道,“不然我连你一起打!”

  狐小媚吓得紧闭双眼,缩着脑袋,但却依旧没有退后,执拗的挡着岳震。

  岳文不禁皱眉,“小媚,退下!”

  狐小媚转头看向岳文,咬了咬唇,“可是少爷……”

  “你没听见我说的话吗?”

  “我……”

  “退下!”

  “是……”

  狐小媚这才缓缓的退到了一旁,但她依旧警惕的盯着岳震,即使他是岳文的爷爷,但只要伤害岳文,她不顾岳文警告也会冲上去拦住的。

  岳文微眯双眼,“我哪里说错了吗?”

  “你还说你没傻?”岳老爷子重重的喘了几口粗气,然后叹了口气,“罢了罢了,你先在此好好休养一番。”

  说着,又看向狐小媚,“看住文儿!别再出什么事。”

  “是,岳爷爷。”

  “诶,爷爷……”这一次,岳老爷子根本不理会岳文,大步流星的出了房间。

  自己孙子傻了让他如何不急?护短是人的天性,即使对方是老虎,也得在它的屁股上摸上一把!不然难泄心头之恨!

  自己爷爷走了后,虽然还有很多事不明,但岳文可先不管那么多,随即起身下了床,好不容易离开了那个充满杀戮的世界,现在可是要好好享受一番自由的空气了,特别是还有家人陪伴。

  狐小媚见此,惊呼一声,赶紧上前,“少爷,你身体不适,得多休息啊,快躺下。”

  说着,狐小媚便不由分说的就想要把岳文按回床上。

  岳文笑着按住狐小媚的肩膀,看着狐小媚绝美的面容,捏了捏她红扑扑的脸颊,说道,“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少,少爷,你说什么呢……”狐小媚顿时羞了个大红脸,一跺脚,嗔怒道,“叫你回去躺下!”

  “哈哈哈……”岳文突然开心的仰头大笑起来,现在真是越发的后悔当初没早点死了。

  狐小媚见此,顿时两个大大的桃花眼再次盈满泪花,颤声说道,“少爷,你可别吓小媚啊……小媚害怕……”

  妖族天性魅惑,而其中最为厉害就属狐族,狐小媚不过十五六岁年纪,已然是身材妖娆,前凸后翘,特别是那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就像是要把人的魂都要勾走了似的。记得前世有好几次岳文都把持不住了,但只要看见狐小媚那纯净的眼神,岳文的火气顿时就散了。

  狐族本就对交欢之事最为敏感,因为人族与妖族本就是不同种族,用神荒大陆上的话来讲就是,“非我族类,岂能媾和?”

  而且,妖族通常都以交欢的方式吸取他族修者的精气从而得到修为上的提升,岳震也自然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也早早就做好了准备,在狐小媚经脉上动了手脚,除非是达到妖宗级别,是无法动情的。

  “小媚,你别担心,我没事的,真的!”岳文直直的看着狐小媚的眼睛,可又见狐小媚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又问,“那要我怎么做你才相信?”

  狐小媚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挥舞着小手,铁链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指着床上,“少爷回床上躺着,小媚就相信!”

  “好好好……我这就去躺着……”岳文躺下后,眯笑的望着狐小媚,“这下满意了吧?”他现在很享受这样的生活,看着眼前这个调皮可爱的小狐狸,心里有着一种莫名的欢喜。

  “嗯!”狐小媚重重的点了点头,“岳爷爷刚刚交代过了,现在少爷你什么都不用做,吃饭也躺在床上,一步也不要离开,就等着岳爷爷给少爷你讨回公道吧。”

  岳文大叫冤屈,“不是吧……这样我该如何修炼啊?”

  狐小媚顿时惊呼出来,“啊!少爷你想修炼了吗?”

  岳文看着狐小媚,认真的点了点头,“拜托,本少爷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纨绔大少了,我现在已经是尊级修为了,而且还是枪修!”

  `A更新最‘5快¤上z"酷.匠c网

  闻言后,狐小媚扑哧一笑,“少爷你真的傻了,要是你尊级修为的话,还会被杨武打晕过去吗?真是的,真不知道你那自信从哪来的。”

  “我是真的……”话还没说完,岳文就愣住了,因为他内视了一下自身修为,发现竟然只有……武徒一品?!

  武徒一品。

  这可是最低级啊,难道人死后修为不能带走吗?

  看着岳文愣愣的样子,狐小媚又安慰说道,“天阳城城主为梦阳郡主招亲,各大家族皆有参与,而且不仅仅是比试武艺,得要文武双全者,少爷虽然修为不高,但文采斐然,即使不能抱得美人归,也能给岳家长长脸面不是?”

  “梦阳郡主招亲?!”没等岳文震惊过来,又一记重磅消息放出,岳文豁然抬起头,问,“小媚,今日是什么年间?”

  “啊?”狐小媚疑惑的眨巴了一下眼睛,鼓了鼓腮帮,“具体是多少年小媚也不记得了,不过今年是天阳城建立的十八年啊,少爷你出生那年正是天阳城刚刚建立,难道你忘啦?”

  “卧槽……”岳文顿时抱头大叫一声,瞬间蒙住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岳文不是死了?而是老天看我凄苦,这才让我回到了五年前……自己十八岁的时候?

  “哎呀!少爷你又怎么了?”狐小媚见岳文这般,一下子又惶恐了起来顿时手无所措起来。

  “我怎么了?呵呵……呵呵呵呵……”岳文连连傻笑,饶是他已然到了枪尊境界,也不禁一时间接受不过来,“我要晕啊……”

  随即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