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剑上的温度低的已经让胤轩再次失去了手臂但一点痛苦都没有感受到,伤口直接被麻痹住了。

  给一手一腿紧紧抓住的他丝毫不能动弹,静静地看着自己最后的手臂失去,毫无还手之力可谓悲凉至极。

  在他眼中我就是恶魔,将他的四肢都一一切掉,打算留下一个身躯给他,原本嚣张怒气的他看着自己最后的手臂也没了,心神已经进入到颓废状态,将来的他即使还剩下一条腿,生活也将过的无比凄凉,比残疾人还要残疾。

  我的目的达到也就没必要继续抓住他了,腿上一松,他整个身子就往地面掉去,两眼中早已变的黑暗空白。

  “他的神器到手了。”抓着刚切下来的手臂我眼神中有点兴奋的笑了一下,但在别人眼中我的笑容就是血腥残暴,毫无一点人性可言,留下一条腿给别人。

  其实我也不想的,谁叫他之前不乖乖让我切了他的右手臂下来,这样的话他也就只有断一条手臂了。

  将这条手臂上的衣衫尽数震碎,露出那完整的手臂,手臂上有着一个金色符文,这就是在胤轩身上的神器-石纹!

  神器并不是没把都像九宝玲珑塔、晨腥开天斧、魂鄢勾这种像武器一样的状态,各种各样的状态都有,在四十九把神器里还有类似人、宠物、气体等等的状态。

  而这个石纹是类似于给予某人的一种能力,手臂上的金色符文正是如此,它给予了胤轩能够掌控大地的力量。

  他召唤出的土岩巨人正是石纹所给予的力量,只要靠近大地它就能发挥无尽的力量,土岩巨人连接在地面时,靠着大地提供源源不断的能量,我一打碎它,它就立刻恢复,而且是越战越强,所以当时我对付它是先让它离开了大地,我才有机会一次性打碎。

  在这大殿的地面上都有着石砖,连接不到大地,所以胤轩在这里才不能发挥出石纹的力量,不然对付起来还是很棘手的。

  k酷匠TM网首发

  而且石纹是只有土元素者才能使用,并能增加土元素者的控制能力,让他创造出了了“牢困星域”这种强悍的元技,靠着源源不断的能量困住我。

  “虽然我不能使用,但以后肯定有用的上的机会的。”看着这条手臂,充满喜色地笑了一下,就欲把它放回辉匣,打算改天再找个机会把石纹弄出来,却给居老一声喝住。

  “给我把手臂放下!”

  只停顿了一下的我又继续动了起来,眉心一闪,手中胤轩的手臂就消失了,进入了辉匣里。

  见我不听一言,居老的脸憋的老绿了,第一次遇见在表明了戴家的背景居然还敢如此嚣张的人,想着我难道有着比戴家更强大的背景?

  比戴家实力还要强的可不超过十根手指头,在且我之前所表现出的素质完全不像是大家族的人,让他又疑又信。

  最重要的是他很明白胤轩手臂上那东西的重要性,那是戴家之宝,若不是石纹只肯选择胤轩当主人,家族中的人也不会将如此重要的东西给予他。

  给家族中的人知道在他面前石纹给别人带走,回去受到的族规可不是一般的重啊。

  “小子,有些东西可不该拿,识相的就赶紧将胤轩的手臂交出来。”居老冷声喝道,他必须追回石纹。

  心中早已知道他并不是想要手臂,而是手臂上的神器-石纹,但我装作不知道,指着地上躺着的胤轩,说:“干嘛呀?一条手臂而已,你随便再找条手臂给他接上不就得了,这条手臂我要拿走,当做给他一个教训。”

  肯特意切走那条手臂居老怎么会不知道我已经发现了手臂上的石纹,冷眼看着我说:“小子,你这是在装傻?”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耸耸肩,道。

  “那我亲自拿回!”冷喝一声,他整个身影就消失在原地,接着就出现在我眼前,速度蛮快的。

  看这实力他比胤轩要高上一个级别,胤轩只不过是“圣”境中期,而他则是达到了“圣”境后期,还是金元素者。

  大手一聚,无数把长剑就出现在他背后,密密麻麻的,对我一挥就全都向我射来。

  挥动手中的冰剑挡在前面,但冰的硬度怎么可能硬的过铁,很快我的冰剑上就出现了裂痕,要彻底碎掉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玄棱境,出!”

  轻喝一声,六边形的境片挡在前面,其硬度能比的上居老随手一聚的长剑,长剑打在上面发出铛铛的响声。

  正专心挡着这般密密麻麻的攻击,居老趁势绕到我后方,手中再聚,一把锋利的长剑出现在手中,往我的心脏出刺来。

  “元灵甲,出!”

  紫黑色的元灵甲附在身上挡住了他的这一剑,发出铛的一声响。

  “好高资质的元灵甲。”看着我元灵甲的颜色居老都不禁赞叹了一声,第一次见到如此高资质的元灵甲。

  “寒冰掌!”

  趁着他这暗叹的一丝缝隙,转身对他一掌,活了大半辈子的他立刻就反应到,但已经来不及躲开,只剩下要求对碰。

  “荒掌!”

  与胤轩一样的元技,两掌对碰,狂暴的能量劲风再次散开。

  论劲道我的寒冰掌比不上他的荒掌,但论内道就是我占上风!

  冰冷的寒气悄然钻进他手心里,一开始居老还没有发现,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寒气涌进,这般低温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这是在侵蚀我的身体!

  立刻反应过来想要与我脱手但我哪会给他这个机会,在两掌之间悄然形成了一层薄冰,将两人紧紧相连,让我的寒气继续侵蚀入他的身体。

  如果一直持续下去的话,寒气会弥漫他全身,到时候他的生死就会由我来掌控。

  察觉到这一点居老牙齿一咬,另外一只手一掌拍在与我对掌的那只手臂上,一股劲道给排进他手臂力,一口气将我与他之间连接的薄冰给震碎,接着快速拉开了距离。

  拉开距离后的我揉了揉刚刚与他对掌的手掌心,这老头不愧是有着大半辈子的经验,借另一只手加大劲道将我震开,现在手掌心都还麻麻的。

  但是,他这么一做也会对自己造成不小的伤害,那股劲道是先到达他手臂上的,所以他应该伤的比我还重,恐怕给拍进劲道的那只手应该暂时不能动弹了。

  为了不让寒气侵蚀全身敢如此对待自己,这点我也不得不佩服。

  但暂时失去一只手的他我就更容易解决他了,更何况他身体里还有着我不少的寒气。

  嗜血地笑了一下,仿佛狮子盯着自己的猎物。

  感受到我的眼神居老微微退后了几步,原本他就很难打败我,现在还要失去了一只手,那么想要赢我的机会就更小了。

  “老头,既然你想要找我麻烦,就先让我找你麻烦吧。”轻笑了一下,就要出手。

  居老突然大喊了一声:“各位,现在我有难想要你们的帮助,不知道可否?”

  帮助?这群隔岸观火的家伙怎么可能会帮你。

  对于居老“愚蠢”的行为 我冷笑了一下,说了一声垂死挣扎。

  居老看着没一人站出来,又看了我一眼再次喊道:“各位,你们也知道他肯定是会阻拦我们杀这头怪物的,但你有没有想到他为什么要阻拦我们杀了这头怪物?”

  居老一说完在场的人就喧闹了起来,都投着疑惑看着居老,一股不详的预感涌起,暗骂糟糕。

  “老头,给我闭嘴!”用元力传了一句只有我们两人才能听到的话语给他。

  居老对我冷笑了一下,打算继续将事情说下去。

  既然你多嘴,就先毁了你张嘴巴!

  调动居老体内的寒气聚集到他的嘴上,打算冻住他的嘴巴,但是居老的右手结起了一层冰,最后出现一条条裂缝,爆裂开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