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虎两眼渐渐发白,发出颤抖的声音:“你...你到底做了...什么?”

  逐渐失去生机的地虎那掐住我脖子的手也是渐渐没了力气,从他手上脱开掉落在了地上,咳了几下,刚刚给他掐着就连呼吸都有点困难。

  我没有回答地虎的问题,他的身子上渐渐地出现了一些小冰晶,并且不断地在增多,慢慢地那无数的小冰晶就是为了一层厚厚的冰层覆盖在他身上,结成了一个大冰雕,脸上还保持着那想要知道答案的脸色。

  刚刚的血源之迹是我的底牌之一,连元素者身体里最重要的本源之力都是添加了进去,威力不会毁天灭地,但是会对人的精神造成毁灭般的打击。

  使用了本源之力的我脸色苍白,头脑里的世界都在转,晕眩眩的,晃了两下就躺在地上了,望着那苍蓝的天空嘴中自言自语道:“艾琳,帮你复仇的道路我又前进一步了,你等着,我会把那些害你的人通通杀掉的!”

  最后一句双眼释放出浓浓的杀意。

  “嘿嘿嘿,别放出这么浓的杀意啊,我都有点害怕了。”天空上传来一道嘻嘻的笑声。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现的,只不过他一出现之后这片天地的温度都是上升了很多,地虎身上的那冰层都是出现了些许融化。

  “靠!你能不能收敛一下你身上的火焰,很热的好不好。”我没好气的对着上空的那人说道。

  天上的那人脚踏巨龙浮在空中,巨龙浑身散发着火焰,头颚上还有着一根长长的角,煽动巨大的翅膀,在它的背上站着一个相貌年龄和我差不多的青年。

  酷h匠网正gF版首发6

  一头红色短发,长的一副像猴子的脸,穿着一身红色长袍,最突出的是他的两只眼睛,两只眼睛都是不同的颜色,右边是红色的眼球,而左眼则是十分奇异,眼瞳里拥有者三个黑色的四棱体同时指着中间的一个黑色圆圈,紫色的背景,霎是奇异,我曾经有问过他这只眼睛是怎么回事,但他从不肯跟我说。

  眼前的这个青年是我交情极深的朋友,说是兄弟也是不为过,他叫黄焱,与我是同一代的元素者,我和他在达到“皇”境的时候就拥有着与“帝”境相媲美的实力,所以我们两人也因此给人们称为最强“皇”境者,冰皇与炎皇。

  这时一个能修炼元力的世界,在这个世界每个人都会在九岁那年进行一个仪式-元素觉醒,能将人身体里的元力唤醒:火、水、金、木、土、雷、冰、光八种元素,唤醒其中一种。

  觉醒了元素,人们身体里就会接触到元力,并且学会开始修炼,从天地间吸取,万物中提炼,战斗中萃取,让自己达到更强的境界。

  “者”境、“士”境、“王”境、“皇”境、“帝”境、“圣”境、“天”境、“分神”境、“真神”境,还有堪称超越神一般的存在,最强的境界-“弑神”!

  “哟系!”黄炎从炎龙上跳了下来,蹲在我旁边用手在我面前挥动“嘻嘻,真没想到现在的你居然还敢来找小老虎开打啊,不愧是称为“冰皇”的男人。”

  我一手打开他的手,手指指着地虎凌气然然的说道:“区区一只壁虎而已,有什么好怕的,早揍,你看他现在那个傻逼样。”

  黄炎摸着下巴看着地虎,说:“不错,不错,拿回家辟下邪倒也不错。”

  紧接着,黄炎一拳轻打在了我的胸前,虽然只不过是轻轻一拳,但对于现在的我都是胸口一闷啊。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可是连血源之迹那招都用了吧,如果是以前的你灭他也就只不过一根手指而已,而现在居然要弄到这种地步,真是风水轮流转啊。”我焱站起身子环顾四周“瞧把这附近弄的,啥都没了。”

  突然黄焱望向了北方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异样,但很快就掩饰下去了,并没有让我发现。

  我也没有反驳,毕竟按照以前的我的确是一根手指就能将这小壁虎给灭了的,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不得不说是种悲催啊。

  “快说吧,你来这里是干什么的,总不可能来这是观光的吧,我现在已经累的不行了,等等我要陷入沉睡修养一段时间了,咳咳。”累的动弹不得的我眼皮已经开始沉重了起来,废了好大的力气才说出了这一段话。

  “我刚想说来观光的呢。”

  “......”

  “也没什么啦,就是来看看你,看你会不会给小老虎抓伤,嘻嘻。”黄炎笑嘻嘻回道,说了又和没说一样,并且还在那舒动着身骨,然后看着天空并且小声的道:“或许你还可以因为这次疗伤而逃过一劫呢。”

  “嗯?刚刚你有说什么吗?”躺在地上看到了黄焱的嘴型动了一下。

  黄焱转头对我微微一笑:“有吗?”

  我狐疑地看了他一眼,随即,也不多废话了,和他多说了几句,最后说:“不多说了,真的好累,已经撑不住了,我要开始疗伤了,你离我远点,你身上那火元素会影响到我的。”挥动着手臂让他离我远点。

  接着,我那沉重的眼皮开始缓缓闭合了,身体上慢慢地结出了小冰晶然后凝聚出了一层寒冰,如果是换做一个人的话那肯定是会冻死的,但是现在却是我,这对我根本没有什么影响,相反还有点舒适感。

  几块小冰境隐藏在上空中,利用光的折射导致我沉睡的地方完全看不出这里发生的变化,寒冰逐渐结到了脖子上,我那沉重的眼睛只剩下一条裂缝,最后一眼我看见黄焱汇聚了大量火元素集与身上,我向开口问他他在干什么,但是已经无力开口,慢慢地最后一条裂缝也是闭合了起来,寒冰覆盖了我整个脸部,将我笼罩进其中。

  而黄焱之所以汇聚大量火元素于身上也是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因为我是他兄弟。

  全身覆盖着冰层的我缓缓陷入了地底里,就这样我就开始了我漫长的疗伤旅途。

  见我沉睡之后,黄焱脚下微风一吹将自己托起,再一次站在了炎龙身上,双臂怀抱在前,眼神静静地望着北方。

  等待了一会,黄焱面前的空间突然开始扭曲了起来,从中闪现出了三个身影,三人浑身都散发铲除阴森森的气息,其中一人率先开口说话:“啧啧,这片涂点还真是荒寮啊。”

  对于这三人的出现,黄焱并没有出现意外的表情,好像早就料到了他们的出,与刚刚和我说话时完全不一样的眼神,嘴中淡淡道:“给你们三秒,立刻离开这里,不然后果自负。”

  “啧啧,这不是瞳族的那野小子吗,怎么在这呢?还这么嚣张,啧啧,野小子,你知不知道我们是谁啊?”一开始开口的那人回道。

  “我不管你们是哪里的杂虫,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牛鬼蛇神在干什么,现在我再喝你们说一遍,不想死就赶紧滚!”黄焱再次对他们发起警告,脚下炎龙的嘴中隐隐约约喷出了些许火焰,使得周围的温度立刻上升了不少。

  “啧啧,真是狂妄啊!今天就让我们教教你到底什么叫做礼貌!”话音刚落,三人的手中瞬间出现了一条黑色锁链闪电般的就是虫向黄焱。

  黄焱轻轻撇了一眼下方:“耀司,希望你真的能够拯救这里吧。”

  嘴中喃喃说完,眼神之中涌现出火苗,立刻就迎上了那三个人,战斗,一触即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